75年前:斯大林格勒战役结束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2.02.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新闻广角

75年前:斯大林格勒战役结束

75年后的今天是否已存在和解?在小范围是有的。1984年,德国联邦总理科尔和法国总统密特朗在凡尔登昔日的战场上手牵手,离这样的和解姿态,距离尚远。

Zweiter Weltkrieg Schlacht um Stalingrad (picture-alliance/AP Photo)

斯大林格勒战役 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鉴于后勤补给路途极长,保卢斯(Friedrich Paulus)将军指挥的第6集团军的攻势从一开始便隐含极大风险。攻势从1942年8月中旬开始,距德国入侵苏联正好一年后。希特勒当时称,俄罗斯人已然精疲力尽。然而,这一点将被证明是一个巨大错误。虽然,尽管遭遇强大抵抗,至11月中旬,德军仍得以攻占该市大部地区,但红军却开始了钳形攻势。11月底,第6集团军的全部以及对它驰援的第4坦克军的一部分,近30万人,陷入重围。但希特勒命令他们必须死守阵地。斯大利在7月份时也曾下过"不后退一步"的命令。

因为没有任何一方后退,产生了某种形式的"大锅"局面。在这个"大锅"里,局势急速恶化。经由大规模空中桥梁,士兵们在数星期时间里得到给养。不过,运输能力严重短缺。随着红军逐步推进,运到的给养也越来越少。进入冬季,温度会降至零下30摄氏度。因此,被困士兵中的大多数并非殒命于军事战场,而是死于饥、寒。一再许诺的所谓的"终极攻势"失败了。

Zweiter Weltkrieg Schlacht um Stalingrad (picture-alliance/akg-images)

斯大林格勒战役 资料图片

直到最后,保卢斯才抗命

尽管这样,保卢斯将军依然一直遵从希特勒"坚持到最后一个人"的死命令,并于1月8日拒绝了苏方提出可接受投降的建议。在局势已无可挽回的1月29日,他仍致电希特勒:"值此您掌权纪念日之际,第6集团军向元首致敬。斯大林格勒上空仍飘扬着卐字旗。愿我们的战斗成为这一代人及后代人的榜样,即使在绝境中也绝不投降,那样,德国将会胜利。祝福我的元首!"

然而,保卢斯的忠诚并非无边。1月31日,红军突入他设于一家百货大楼地下室的总指挥部,保卢斯司令俯首就擒。他此前还下令禁止手下军官们自杀,理由是,他们应与普通士兵们同命运。德军投降了。此前,这个"大锅"已被切成南北两块。一月底,南部德军缴械;2月 2日,北部德军也放下了武器。所有德军均成为俄军的俘虏。消息传来,希特勒暴跳如雷。

难以置信的伤亡数字

战役结果:苏联方面死者数量超过50万,其中大量平民。斯大林曾在长时间里阻止居民疏散。红军对本国公民也毫无顾忌。仅在最早数天,就有4万多平民在红军的空袭中丧生。熬过战事的约7.5万平民中,又有很多人饿死、冻死。根据不同估计,阵亡德军数量在15万至 25万之间。成为苏联俘虏的近10万德军官兵中,只有约6000人于 1956年回到德国,其中包括保卢斯。

对德国国防军而言,这还不是损失最惨重、在军事上最重要的战役。然而,美国新泽新州立罗格斯大学(Rutgers, The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Jersey)历史学家海尔贝克(Jochen Hellbeck)则表示,斯大林格勒在心理上的意义极大,这一点对战争起了决定性作用,而且,其原因也在于,"这一战役从一开始就被双方宣称为是决定性的"。将斯大林格勒战役德、俄老兵们的语言搜集于网页"正视斯大林格勒" (facing Stalingrad)的海尔贝克指出,从老兵们的话中可以看到,红军是向全世界表明,"它打败了世界上最训练有素的军队"。

Zweiter Weltkrieg Schlacht um Stalingrad (picture-alliance/dpa)

斯大林格勒战役 资料图片

1960年被改名为伏尔加格勒的斯大林格勒今天也满是对这一战役的记忆。斯大林格勒博物馆是俄罗斯参观人数最多的博览馆之一。这次战役的后果如何到今天也让人能强烈感受到,可以从英国喜剧片《斯大林之死》引发的争议中窥见一斑。这位独裁者要为数百万苏联公民的死亡负责,但他也代表着对纳粹德国的胜利。俄罗斯文化部长梅丁斯基(Wladimir Medinski)禁止该片在俄罗斯影院上演,理由是"很多人(……)会视它为对苏联历史的侮辱和嘲弄"。

尚无作出"凡尔登姿态"

75年后的今天是否已存在和解?在小范围是有的。70多万人-士兵和平民-在战役中丧生。在该市及其附近地区的建筑工地上,依然一再会挖掘出尸骨和整座群葬坑。其中当然也有德军官兵残骸。受惠于德国战争墓地护理人民联盟(Volksbund Deutscher Kriegsgräberfürsorge)和俄罗斯有关当局的合作,死者残骸被移葬到了正式的军人陵园,比如伏尔加格勒附近的罗索什卡(Rossoschka)。在那里,埋葬着德国国防军和苏联红军官兵的遗体,虽中间有一条路相隔,却属于同一座墓园。

1984年,德国联邦总理科尔和法国总统密特朗在凡尔登昔日的战场上手牵手,离这样的和解姿态,距离尚远。历史学家海尔贝克遗憾双方都缺乏这方面的愿望。在俄罗斯,保留态度依旧,在德国,也"没有相关愿望以及类似于对西方邻国 - 法国、英国或美国人的那种感受"。海尔贝克指出,应该认可他人的那一份独特的记忆,"不能视斯大林格勒战役为毫无意义的大规模残杀,并将此作为德 - 俄记忆的标准看法",因为,对俄方而言,该战役决非毫无意义。海尔贝克表示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一位德国政治家和一位俄罗斯总统越过斯大林格勒墓地向对方伸出手去的一幕。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