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德国:圣马丁和德国好人的自作多情 | 非常德国之五花八门 | DW | 18.11.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之五花八门

闲话德国:圣马丁和德国好人的自作多情

一项民调显示,每十一个德国人里,有一人要求把圣马丁节改为“灯笼节”。专栏作者张丹红欣慰地看到,大多数德国人并没有打算放弃自己的基督教传统。

(德国之声中文网)2013年11月,编辑部派我去柏林出差。晚上采访结束正要走回酒店,突然听到街对面传来好听的童声:"我随灯笼走,灯笼随我行。天上星星闪烁,地上有我们照亮。"一群举着灯笼的小朋友唱着我最喜爱的圣马丁节歌曲。我突然意识到,这是女儿的最后一个圣马丁节(德国圣马丁游行截止到小学四年级),我竟不在她身边。泪水夺眶而出。

从那之后,每到圣马丁节的时候,我总是有种莫名的伤感。说起来令人不可思议:我这个华裔的无神论者却那么怀念一个天主教的节日。我的孩子们已经长大了。留给我的是无数圣马丁节的美好记忆:与其他父母一起做灯笼,在星空下、在清冷中和在毛毛雨伴随下的圣马丁游行,一年又一年,我先是推着坐童车的女儿,后来手领着她,再后来见不到她的踪影,因为她更愿意和小朋友一起紧跟着走在前面的骏马和骑在马上的红袍马丁,最后是嘶嘶篝火声和孩子们红红的脸蛋儿。

也是穆斯林的榜样

我愿意回忆圣马丁节日,在这一点上,德国穆斯林中央委员会主席艾曼-马兹克和我一样。几年前他接受德国"世界报"采访时说,他上小学的时候很愿意和母亲一起参加圣马丁游行。"圣马丁是所有人的榜样,包括穆斯林。"

Sankt Martin vor Kölner Dom (picture alliance/dpa/R. Vennenbernd)

圣马丁在历史上确有其人

这位图尔的大主教确实无可指摘。他于四世纪出生于今天的匈牙利,原籍意大利,在法国服兵役,他因此可以说是实践欧洲融合理念的第一人;他后来拒绝参战,成为和平主义者,这应当使他赢得所有左派和绿党政治家的拥护;而他在那个星光闪烁的晚上把自己的战袍一分为二,一半分给一名乞丐,受感动的不只是基督徒,而是所有人道主义者。很少有一个基督教的节日像圣马丁节一样让各种宗教和世界观的人都愿意参与。

不过,在一些好心德国人看来,偏偏是堪称楷模的马丁不再适合做节日的名字。几年来,一些左派地方政治家不断呼吁将圣马丁节改为"灯笼节"或"太阳月亮星星节"(一首著名马丁节歌曲的歌词),而一些幼儿园园长认为自己有权利修改一个上千年的传统。他们的理由是:不想让外来移民感到别扭,不想排斥穆斯林。

我要问问这些人:谁感到受排斥了呢?我这样的移民没有,大多数穆斯林没有。我上面提到了那位穆斯林中央委员会主席,穆斯林记者Menerva Hammad撰文呼吁德国人"不要再因为我们抛弃自己的传统"。

这些自认为关心外来移民的德国人把我们看成了什么人呢?是特别敏感、脆弱的一接触德国传统就彻底崩溃的人吗?他们担心我们受刺激,让我们远离带德国味道的东西。我认为这是对我们外国人的极端歧视和诬蔑。

很多决定来基督教德国生活的外国人都对德国情有独钟。我们心甘情愿地接受德国文化(也包括基督教这个欧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认识并喜爱上相关的习俗。有关取消或修改传统的建议是对良好融入德国的外来移民的一记耳光。

为什么某些德国人不肯放弃自己否定呢?有人说他们是预支服从。服从谁呢?是德国政府?不过,政府暂时还没在欢迎文化和自我抛弃之间划等号;也不是服从移民的大多数。那么只剩下对所有德国的和基督教的东西都持拒绝态度的少数移民。这些人或者应当回到自己的国家,或者足不出户,眼不见心不烦。

这样的预支服从并不会加强社会的团结,相反,它会加深部分德国人对穆斯林的仇恨,而这该不是那些"好心人"的初衷。这些用心良苦的人们应当考虑一下:孩提时代牢记马丁事迹的人长大以后不会去点燃无家可归者。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