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新闻自由三建议 | 时事评论 | DW | 03.05.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事评论

评论:新闻自由三建议

今天,5月3日,我们庆祝新闻自由日。德国之声主编Ines Pohl指出,其实,我们并无庆祝理由。如何持续性强化新闻自由,她提出3个建议。

Symbolbild Pressefreiheit (Imago Images/IPON)

资料图片:呼吁新闻自由的一名示威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禁止出版、剥夺经济来源、投入监狱,-专制国家的此类行为方式人们早已熟知。它们就是以此在各自国家压制言论自由。

但现在,也存在着不那么容易觉察到的危险,-尤其来自互联网的病毒性结构:人、机器传布谎言、虚假视频和图片,有意混淆视听。假新闻、社交媒体上的误导信息战、诽谤和威胁成了家常便饭。人们越来越多地看到,交流高手在其中呼风唤雨。《今日俄罗斯》(RT)便是一个例子。惜乎,《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眼下也成了其中一员。它们的交流显得友善、有时甚至还相当幽默。面对一个复杂的世界,它们以提供简明的答案吸引受众。此外,在越来越多的国家,当局致力于将原本普世公开的互联网变成受到删锁的国内联网。在伊朗、中国,还有俄罗斯和土耳其,我们都能观察到这一现象。

对此,只有一种回答:人们必须学会区别谎言和真实,这一传媒资质必须成为学校教育的固有部分,对成人们,必须有具吸引力的产品。通过相关产品,受众得以了解到,最终,不仅传媒自由受到威胁,而且在"私人"空间不必忧虑受迫害的自由表达权也会受到潜在的威胁。

政治家有责任

来自全球、也来自欧洲和德国的民主政治家们竞相在中国那里争宠。至于这个国家不存在新闻自由、德国之声这样的境外传媒的独立产品受到封锁,对此,人们全不在乎。面对中国,经济界的代表们更多地想到的是做大生意而非人权。

Ines Pohl Kommentarbild App (DW/P. Böll)

德国之声主编Ines Pohl

涉及伊朗,人们讨论的更多的也是经济可能性,而非被关押在革命卫队监狱里的那20多名男女记者。在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博客写手如果对国内越来越猖獗的伊斯兰主义作批评性报道,常常要冒生命的危险。而来自境外的值得一提的支持少而又少。因为女性可以进影院、体育场、现在甚至被允许开车,沙特王储便受到整个世界的喝彩。但是,博客写手巴达维(Raif Badawi)依然还在沙特系狱,对此,愤怒的呼声何在?

名单还能更长。这是一份令人悲哀的名单。今天是有意义的日子,也给政治家们记一笔帐,看看他们针对越来越多的攻击新闻自由现象有何作为。他们向专制者们明确指出了我们的价值了吗?如果这样的价值受到严重侵犯,他们愿意放弃做生意吗?他们愿意将开发援助与人权和新闻自由境况相捆绑吗?

记者-决定性因素

然而,新闻自由并不只是上面恩宠或保障的结果。法律框架是一回事,每一个记者的内在立场则是另一回事。尤其是来自有着自由传媒制度的国家的记者们应为在艰难环境下从业的同行们做出表率。

观看视频 00:46

默克尔:中国政府应平等对待德国之声

对我来说,当记者意味着,始终要对自己的观点- 或者同事们的观点- 持疑问态度,并且,甚至总是能从某种不容怀疑的看法中提出问题。而且,是的,在这样做的时候,不害怕从错误的一方得到掌声。比如,我就对我们在德国到底是否该与右翼民粹主义的选项党对话这样的争论甚感忧虑。要是我们全然忽视不符合我们世界观的整个政治群体、不受待见的政治家或其他公众人物,那我们就会留下其他人会去填补的空档。

而这一来,我们最终就会损害我们今天原本要庆祝的新闻自由。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