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所能想象的最大不幸 | 评论分析 | DW | 16.01.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评论:所能想象的最大不幸

梅首相在议会的惨败完全是她本人造成的;英国脱欧释出巨大摧毁力。德国之声记者Barbara Wesel相信,无论这出英国剧结局如何,它造成的损失会长期存在。

Brexit Theresa May nach Abstimmungsniederlage

自己书写的败局,硬撑着也要演完

(德国之声中文网)梅在英国国会下院有关与欧盟的退出协定的表决中惨败。有了这样的历史性败绩,这位英国首相本应走人。然而,梅却将辞职问题扼杀于萌芽状态:她称,她当年之所以上任,乃是为履行英国脱欧,并将完成这一使命。她会安然度过反对派推动的不信任投票,因为,只要事关保守党把持权力,她所在的阵营便会保持一致。然而,对于英国政坛,梅的这种早已近乎偏执的不依不挠立场,却是一大灾难。

咎由自取

梅首相在议会失败完全是咎由自取。她的政府、议会和整个英国政界因脱欧问题而如此分裂、受阻,也是因为她那非同寻常的政治无能。这位政府首脑从一开始就只关注她的保守阵营、与本营垒内的强硬派对话、试图不惜一切代价实现全党一致。由此,她错过机会,建立联盟、向反对派伸出手去、寻求妥协可能。

Barbara Wesel Kommentarbild App *PROVISORISCH*

Barbara Wesel是德国之声驻布鲁塞尔记者

她针对欧盟劳工、反欧洲的敌视性言论更进一步加深了各阵营之间的壕沟。由此,她未能使欧洲同事们成为朋友;其实,在退盟进程以及在此之后,她本有赖于他们的支持。特雷莎·梅缺乏国家领袖资质。她不是出于对未来、对英国福祉的责任感而行动。作为政治家,她过于小家子气、眼光过于狭窄;对这个经由退欧而使国家面对的困难时代而言,她则过于冥顽不化、缺乏想象力。

英国人该有另外一位政府首脑。然而,反对派领导人科尔宾在本营垒内都被认为不够格。迄今为止,人们看不到有哪个人能接任这一角色。眼下的情形似乎是,健康的人类理性、妥协能力以及对国际角色和国家能力的历史认知,一夜之间已从英国政坛消失殆尽。

这还只是开始

真正的噩梦却是:围绕退盟的争执远未结束。政治机构展现出,它们无法应对挑战。政府岐见纷呈、尽显无能;议会迄今则只是反对现有的建议,却不能确定一条走出危机的路径。

本来,国会下院是避免退欧惨剧的唯一机会。议员们必须跳出政党藩篱,寻求多数。它可以是一种软脱盟,比如,继续留在内部市场;或者,第二次公投,假如工党领导人放弃其社会主义幻想的话。

这样的解决办法没一个能轻松达到,或者说,能保证结局良好。争议和阵营思维将继续存在,敌对情绪和痛苦感觉还会长期毒化英国政治。然而,英国脱欧的本质却由此暴露无遗:它具有想象不到的摧毁力,它炸不毁欧盟,却会崩裂英国。退欧是这个国家所能想象的最大不幸。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