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锦波之女当选乌坎村代表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1.02.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薛锦波之女当选乌坎村代表

2月11日,乌坎村以村民会议形式,选举出107名村代表,曾带领乌坎村民进行土地维权,后被警方抓捕后去世的薛锦波之女高票当选。

--- 2011_12_15_karte_china_wukan.psd

乌坎

(德国之声中文网)2月11日上午9时至下午15时,广东乌坎村民以村民会议的形式,一人一票,7个村民小组分别投票,选举出107名村民代表。

曾带领乌坎村进行土地维权,后被当地警方抓捕,疑被警方打死的薛锦波之女薛健婉,参选第四组村民代表并以最高票数455票当选。该村另外一位曾被地方当局打压的维权代表庄烈宏得384票,位列该组第二名。

WUKAN, China - More than 1,000 residents protest corruption involving a local Communist leader during a rally in the village of Wukan in Lufeng, Guangdong Province, China, on Dec. 13, 2011. (Kyodo)

2011年“乌坎起义”

2011年9月,村民质疑村委会和当地政府勾结、违规变卖土地并侵吞土地款。大批村民到陆丰市政府上访,在警民冲突中,多名村民受伤;11月21日上午,乌坎村4000多村民参加游行;12月11日,多名参与维权的村民被警方抓捕,其中薛锦波在当地公安局异常死亡引发大规模村民抗议行动,当局一度试图出动军警镇压。乌坎爆发起义行动后,迅速被世界范围内的媒体曝光,广东省为平息事态,承认征地存在问题,并表示不追究村民的抗议行为,事件渐以官民沟通的理性方式解决。中国当局也宣布,涉嫌贪腐和倒卖村民土地的乌坎村原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等正在接受调查。

1月15日,维权之后的乌坎村成立党支部,村民领袖林祖銮当选为村党支部书记,2月1日,乌坎全体村民7000余人进行自由投票,选举产生村民选举委员会。

"帮爸爸完成他未完成的事"

2月11日的选举结束后,薛健婉在新浪微博上发出简单的一条信息:"我当选村民代表了"

薛健婉向德国之声表示,她参选只是为了帮父亲完成心愿:"我参选的理由就是能有一个机会,让我去帮我爸完成他未完成的事情,我也不想把自己说得多伟大,这就是我参选最直接的目的。其实投我票的人并不是真正投我,是投给我爸的,而不是我。"

她也透露父亲去世后,当地政府还未就父亲的死亡给出明确的定性,但家人坚持不接受政府早前"病逝"说法。她也认为乌坎村走到今天,父亲是悲情而不幸的,但父亲的牺牲也是乌坎通往民主之路的代价。

"我爸的牺牲,只能说我们家太不幸运了,但只要我们村子达到胜利,对我们家也是胜利,只盼望我父亲能够早日入土为安,我们的心里也就好受一点了。"

"政府还是想要控制乌坎的事情"

谈及乌坎村从最初的维权到目前的民主选举,薛健婉认为对于乌坎的维权活动,每个村民都有义务、有权利去参加:"维护我们自己的权利每个人都应该去做,能走到今天民主选举这一步,也并不是归功于我爸,主要还是我们全村的人够团结,如果我们不够团结的话,我们也不会看到今天的局面。"她也认为在乌坎事件及至现在的选举,媒体报道向外界传递信息,使得官方作出让步和相对温和的处理方式。

对于公众和知识界热议的"乌坎模式会不会改变中国",薛健婉表示并不能确定,因为在乌坎村的选举过程中,她依然看到官方干预的现象:"在中国现在是有很多人以乌坎模式为典范进行维权,我只能说乌坎的影响是有一些,说到改变的话,还是不能确定,现在我所看到的有些政府人员还是想要控制乌坎的事情,还是有阻力。"

没有程序民主就没有实质民主

据北京新启蒙公民参与立法研究中心负责人熊伟对外发布的信息,2月10日,很多村民在村中张贴了温家宝关于村民自治的宣传材料。乌坎村民很关心温家宝的广州关于村民自治的讲话。村民以自己的行动在为"没有程序民主,就没有实质民主"这句话作注解。

熊伟也认为:"乌坎村民11日将要一人一票选举村民代表。在农村,如果村民代表能选好,大致相同的程序,也能把乡镇人大代表选好。如果乡镇人大代表能选好,也能把 县级人大代表选好。在城市,我们有一人一票选举居民代表的权力吗?有多少人能一人一票选举居委会主任?城市的知识分子,来乌坎向农民兄弟取经吧。"

2月11日,薛健婉、庄烈宏等人当选村民代表的结果出来后,有网友评价乌坎选举是"荒诞的世道,不灭的人心!"

作者:吴雨

责编:李鱼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