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感”并不可耻! | 文化经纬 | DW | 20.10.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羞耻感”并不可耻!

羞耻感是一种令人不适的情绪,然而这种情绪对个人或社会而言是重要而且有利的。但随着人们感到羞耻的“门槛”提高,厚脸皮的行为开始妨碍社会的的整体共存。

Symbolbild Fremdschämen (Colourbox)

心理和肢体语言是羞耻感的标准表现

(德国之声中文网)该死!在一场重要会议中,我突然发现自己刚才踩到狗屎,所有人都盯着我看。小侄女在哭泣,因为我在家庭聚会中不小心将她的玩具踩坏。到了电梯的镜子前我才注意到,刚才一路上嘴唇上都沾着巧克力渍。这些都是生活中的尴尬时刻。

我感到丢脸,甚至想钻到地洞里,但却只能满脸通红地接受众人的注目礼。这让我感觉更加丢脸。我的心跳加快,头垂得更低。

这样的心理和肢体语言是羞耻感的标准表现。体疗师、《羞耻和惭愧》(Vom Schämen und Beschämtwerden)一书作者乌多·巴耶(Dr. Udo Baer)表示:"羞耻其实就和其它感觉没有什么不同。它本能地调节与他人的关系。更重要的是,我们有天然的羞耻感,保护我们免受尴尬的困扰,免予暴露隐私及超越界线。"

 羞耻感有助社会和谐

羞耻或难堪是一种痛苦的经验。但羞耻感具有社会保护功能。它能保护尴尬的人免于在小组中颜面尽失甚至被逐出群体。

当一个人违反规则时会产生尴尬、痛苦之感,因此会尽量遵守规范,避免同样的情形发生。羞耻本身已经是一种惩罚,同时驱动人们遵守规则。一个群体可以决定"羞耻"所带来的惩罚是否已经足够。所以在进化论中,羞耻感保障了人与人的共存,最终保护了个人的生存。

羞耻感是人类独有的特征。不过动物也会有类似的行为模式,例如转开视线或皮肤泛红,但是这是屈服的表示,它决定了群体内的社会阶级。

Hund Kromfohrländer (picture alliance/blickwinkel/H. Schmidt-Roeger)

羞耻感是人类独有的特征,不过动物也会有类似的行为模式

人类的羞耻感是通过学习建立的。快乐、恐惧或愤怒是与生俱来的情绪,但幼儿要等到两岁后有了自我意识才会发展出羞耻感。

共通的情绪

在许多文化中,对一个群体的归属感代表了一种核心价值。由于不同的群体和文化具有各不相同的规范,对于羞耻感的界线也有很大的不同。

例如西方人会认为大声咂嘴是丢脸的行为,但在过去或其它文化中,大声咂嘴是正向的表现。如今在地铁里接吻或化妆已经不算太丢脸的事。不过要是有人在同样的地点剪脚趾甲或打饱嗝则会令人侧目。

在部分文化中,将盘中的餐点吃光是表达食物很美味,但也有些文化会视其为贪吃或贪婪的行为。英国人不爱在其他人的注视下打开礼物,以避免可能出现的尴尬场面。中国人则可能会留着礼物上的价格标签,以表示礼物的贵重与诚意。这在其它文化中则被视为非常丢脸的行为。

Bildkombo Nase schneuzen, Nudeln schlürfen (picture-alliance/dpa, Getty Images)

不同的群体和文化具有各不相同的规范,对于羞耻感的界线也有很大的不同

但羞耻感是一种共通的感受。体疗师巴耶表示:"就像人人都拥有的情绪恐惧、渴望或爱情。但是羞耻的表现以及在何种情况下感到羞耻,取决于文化。"

羞耻的"门槛"

如果羞耻感是如此重要的保护机制,为何还有许多人会做出可耻的行为?事实上,人们越来越常在公共场合中有意识的越过羞耻的界线。

在缺乏羞耻感的情况下,一个人可能会故意做出肆无忌惮的行为,忽视社会规范或期待。这样的"无耻"行径将侵犯其他人的私人空间,并给人尴尬、困窘、暴露或受辱的感觉,可能引发直接冲突。

许多人抱怨,社会上出现越来越多缺乏羞耻心的无耻行为,甚至在公共场合中亦然。这样的情况并不新鲜。真正新奇的是媒体如何传达这种厚脸皮的行为。

选秀节目上毫无天分的参赛者做出尴尬表演,评审在百万观众面前的无情批评,在脱口秀上的厚脸皮表现。上传此类尴尬或缺乏羞耻心的图片及视频,将隐私完全公诸在网络上-这一切不仅越界并且大大降低羞耻的门槛。

Wetten, dass...? Wette mit Hund 10.11.2007 (picture-alliance/Sven Simon/Malte Ossowski)

选秀节目的参赛者做出令人瞠目结舌的表演,大大降低了羞耻的门槛

"目前的趋势是,人们自曝其短,羞耻感已经无法再守护隐私,甚至变得可笑。"巴耶如实说。"羞耻的界线被超越,突然成为司空见惯的平常事。"

替他人感到羞耻

不仅笑容会感染旁人,哭泣和羞耻感同样有"传染性"。当我们在观察旁人做某件事时,镜像神经元会成为感同身受的基础,使我们对执行行为者产生同理心。

因此,在公共场合的尴尬或丢脸行为会使旁观者为其感到羞耻。马堡大学的学者甚至证实,为旁人感到羞耻时所激活的大脑区域,与看到他人受伤感到同情时相同。

巴耶表示:"感受到他人痛苦的这种同理心,具有促进文明的重要价值,因为它可以抑制暴力行为的发生,降低伤害的可能性。当我们能互相理解痛苦时,它会成为一块基石,使人们能尝试共存。"

他指出:"如果一个人无法感觉其他人的痛苦,他会变得残忍粗暴,毫无底线地伤害他人。"例如某个人在地铁站请一个年轻人将香烟熄灭,随即又动手殴打对方,并且将事件拍摄下来或拿来夸耀并乐在其中。

Beginn Prozess Revolution Chemnitz (picture-alliance/dpa/S. Kahnert)

当我们不遵守规范,或无法达到自己和他人的期望时会感到羞愧

 我可以有多厚脸皮?

虽然当羞耻的门槛降低低时,人们会变得越来越厚脸皮,但天然的羞耻感能帮助我们保护私人空间不受侵扰。"虽然日常中存在压力,要求你在网络、朋友圈、群聊中将自己的一切都公开。但另一方面又有另一个声音告诉你:啊,别烦我!我需要私人空间和个人隐私。"

天然的羞耻感会有意识地划出界限。脸皮薄或曾经遭受羞辱的人,难以接受在公共场合中的羞耻行为。

"有些人完全不想看电视等画面,因为他们会立刻感到羞耻,看到这些丢脸的图片或情况感觉受到攻击。"巴耶如是说。"尤其是那些在学校、爱情或工作等场合中有过尴尬或难堪经验者。"

与羞耻感共存

就算感觉羞耻的界线出现偏移,天然的羞耻感依旧存在。当我们不遵守规范,或无法达到自己和他人的期望时会感到羞愧。羞耻感有时是由潜意识中对无法达到期望的担忧所引起的。

美国休斯敦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布朗(Dr. Brené Brown)认为,特别是在女性群体中,羞耻感已经成为一种"社会流行病"。他分析,许多女性感到羞愧的原因包括担心自己不漂亮或不够性感、不是完美的母亲、无法达到高标准的期望。 

但治疗师巴耶不认为羞耻是女性独有的问题。在他担任治疗学家的30年间,"还未认识从未遭遇强烈羞耻经历的男性"。他指出,男性通常不会让这样的情绪外放,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必须坚强。"但如果稍微拨开表面的伪装,很快就能发现藏在底下的尴尬经验。我认为,女性能面对和表达出羞耻感,这样的模式较为健康。"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