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杀希特勒 | 文化经纬 | DW | 05.10.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秒杀希特勒

电影系学生的毕业作品能引起社会广大关注是相当稀罕的事,而最近还真发生了:引发议论的是一部仅一分钟的广告片,故事情节涉及到一名德国独裁者、一辆德国车和一个死亡的孩子。

(德国之声中文网)影片场景:一辆摩登先进的奔驰轿车逐渐驶进19世纪末的一个德国小村庄,村民疑惑地注视着事态发展:当一群嘻耍的小女孩穿过马路时,轿车自动刹车…..稍晚,一名男童跑过街道,但车子没停,男孩儿被碾死。这时,孩子的母亲从家里冲出来,尖声大叫着"阿道夫!阿道夫!"(Adolf)。接着,村镇路标显示在画面上:茵河畔布劳瑙(Braunau am Inn)- 阿道夫·希特勒的出生地…..画面转为漆黑 - 奔驰轿车最新自动刹车辅助系统的广告辞显示出来:"防患于未然"。

Geburtshaus Adolf Hitler in Braunau

希特勒出生故居

广告片的蓝本

这个短片是德国巴符音乐学院(Deutschen Filmakademie Baden-Württemberg)应届毕业生的结业作品。上网一个多月来,在视频网站Youtube上的点击率已超过3百万次,引爆网络热议。

奔驰公司立即严词与此片划清界限。该公司发言人米勒(Tobias Mueller)表示:"我们确信,用一个人的死亡,甚至一个孩子的死亡,与涉及纳粹主义内容的题材做广告是不可取的,即使它只是虚构的。"

触怒奔驰所导致的后果,迅速在网上反映出来:该片被删除,新版本上清晰注明了"此广告片非奔驰公司授权制作"。

Nachwuchsregisseur Tobias Haase

后起之秀托比亚斯•哈泽

影片的拍摄手法之高明,确实令人一时间还以为是真正的广告片:该片蓝本是采用奔驰公司为促销新出台的自动刹车辅助系统而发动的一项广告攻势:就是汽车可通过电脑及雷达技术测知过街行人,而在驾驶人没能迅速就障碍物作出反应时,及时自动刹车。

但当遭遇幼年希特勒时,该刹车系统没有发生作用。这是以汽车作为篡改历史的工具?或间接替奔驰作广告?其实本片的导演 - 大学生托比亚斯·哈泽(Tobias Haase)另有目的,他说:"我们学院一般不拍广告片,广告片是客户出钱委托的产物,拍摄非商业目的的影片可以随心所欲。所以,我们拍片的目的是为自己作广告,我相信我们已经达到目的。"

激烈讨论

这部争议性片子现在还得奖了:这些德国电影学校的毕业生获得"新晋导演首步奖"(First Steps Award)中好几个类别的奖励。值得一提的是,"首步奖"的赞助者正是奔驰汽车公司,但公司发言人声称,该公司未对独立评审团施加影响。

评审团提出的颁奖理由是,哈泽的短片给人留下持久印象:"影片生动流畅,观众被迫形成意见。此外,创意产业需要像哈泽这样坚持理想的理念捍卫者。"

First Steps Awards 2013 Berlin Deutschland Filmpreis Medien Werbung

2013 “首步奖”得奖人合影

虽然如此,无法回避的一个疑问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品牌,是否允许通过虚构的短片成为决定生死的最终裁判者?哈泽的看法与此相同,但他不同意将影片的诠释局限于唯一一点上。他说:"这部仅60秒钟的短片所包含的内容之多,令人难以致信。它已远远超越了" 技术"论题。我一向认为,一部能引发讨论的影片才是成功的。但这并不表示,导演百分之百认同电影释放的思想内容。"

至于广告片是否允许采用纳粹主义为题材的问题,哈泽只简单表示:"以调侃方式处理希特勒比严肃对待更好。"

德国的"希特勒们"

Adolf Ich bin wieder da Film Still Walter Moers

瓦尔特·莫尔斯的动画作品

事实上艺术界早就出现各种形式的,以希特勒为题材的笑料作品。例如漫画家瓦尔特·莫尔斯(Walter Moers)让希特勒坐在马桶上高歌"我蹲在我的防空地窖上";德国喜剧演员赫尔戈·施耐德(Helge Schneider)也曾在"拜见希特勒"这部电影中把独裁者恶搞了一番;土耳其谐星索蒙久(Serdar Somuncu)朗读希特勒日记《我的奋斗》(Mein Kampf);甚至厕所卫生纸上印着希特勒的头像;2012年出版的畅销电子小说《他又回来了》(Er ist wieder da)的搞笑程度更属"登峰造极"之作。

批评者统称所有希特勒的摹仿者为"希特勒们",或认为他们将邪恶肤浅化。如记者艾尔克(Daniel Erk)在"少见众多希特勒"(So viel Hitler war selten)一书中问道"恶魔的邪恶性被消除的后果是什么?那就是使出没于媒体及电视屏幕的希特勒幽灵变成彩色贴纸,成为化解媒体中所有矛盾说法的重生者。"

Helge Schneider als Adolf Hitler in dem Film Mein Führer

电影“拜见希特勒”主角赫尔戈•施耐德

现在,一名电影系学生让希特勒在造成20世纪最严重的世界性灾难之前的童年,死于非命。其实哈泽对其作品所引发的另一个争议点也心知肚明,就是:在广告短片中杀死一个孩子合情合法吗?哈泽表示:"我知道,故事很残酷,但事实上我们只是拍电影,并没有伤害小生命。"

Youtube的一名女网友以另一种方式评论说:"故事是虚构的,历史真相才真正令人悲哀。"

作者:Silke Wünsch 编译:杨家华

责编:李鱼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