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尔德累斯顿演讲:两德统一道路上的里程碑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9.12.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科尔德累斯顿演讲:两德统一道路上的里程碑

柏林墙倒塌六周后,时任西德总理科尔来到东德的德累斯顿。在当时的紧张局势下,这一天成为德国统一进程中关键的一天。

(德国之声中文网)诺大的广场上,小小的演讲台显得有些孤零零的。讲台后面是1945年毁于战火的德累斯顿圣母教堂残留的废墟。它承载着历史的沉浮与沧桑,既是不能忘却的记忆,也是一个警醒。讲台前面飘扬着许多黑红金三色联邦德国国旗,人们高呼"统一,统一","赫尔穆特,赫尔穆特"。

这次讲演后来被科尔称为其政治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次。他说,"因为人们在期待一个讯息,不仅是在广场上,而且是在全国各地,不仅在这里,也在联邦德国。当然还有成百上千万海外人士在倾听、在注视,他们的担心也必须受到重视。"

气氛紧张

30年前的12月19号前夕,气氛空前紧张。科尔和他的代表团在12月19日当天飞往德累斯顿,开始了柏林墙倒塌后首次东德之行。他们想和东德总理汉斯·莫德罗(Hans Modrow)会面,讨论两个德国的未来。

"飞机里鸦雀无声",时任联邦德国德内关系部长的多罗特·威尔姆斯(Dorothee Wilms)回忆说,"科尔再次警告大家,在德累斯顿要尽全力避免气氛太火爆。"

科尔深知盟国会密切观察他的一举一动。数周前,他提出了德国统一《十点计划》,而且除了美国总统外事先没有告诉任何人,这让其他二战胜利国大吃一惊。柏林墙倒塌后德国会变什么样呢?科尔的十点计划没有提出具体的时间表,据他自己估计,德国统一尚需三到四年。

东德的局势也很紧张。向西方开放后,人们不知道东德的社会主义社会模式会发生怎样的变化。科尔访问德累斯顿前的一项调查显示,大多数人反对德国统一。

Dresden | Bundeskanzler Helmut Kohl mit Ministerpraesident Hans Modrow (Imago Images/photothek/T. Imo)

科尔和东德总理默德罗

和默德罗谈不通

科尔在机场受到群众和合唱团的迎接。在乘坐轿车去市区的路上也受到市民们夹道欢迎。人们都想看一看这位西德总理。

在和部长们会谈并与莫德罗单独会晤后,西德代表团很快明白,不能把希望寄托在默德罗政府身上。科尔的外交政策顾问霍斯特·特尔切克(Horst Teltschik)回忆说:"我的期望是,他(默德罗)告诉我们,告诉总理科尔,他准备引进什么样的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但他什么也没说。"在共同记者会上,默德罗再次强调,他相信既有的两个德国可以作为主权国家继续各自独立存在。

"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天"

于是就有了12月19日当天下午在圣母教堂前的即兴演讲。科尔的遗孀麦珂·科尔·雷希特(Maike Kohl-Richter)说,"如果把这一天重复一遍:早上,人们呼喊统一统一,赫尔穆特,赫尔穆特。如果作为政治家不做出回答,不向人们说点什么,那么就有负于自己的职责。"她说,从感情上讲,这当属科尔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天。

科尔做了近15分钟的演讲。他对东德市民的勇气和和平起义表示感谢,并告诫说,关于德国的未来,今后还必须和欧洲邻国商量。他同时放眼未来表示:"我的目标仍然是,如果历史时刻允许,实现国家统一。"人群爆发出欢呼声,唱起了"这一天,和今天一样美丽"。在告别时,科尔动容地说:"上帝保佑我们的祖国德国"。

Bundeskanzler Helmut Kohl in Dresden 1989 (Imago Images/U. Hässler)

“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天”

"他们想要统一"

德累斯顿人权活动家、后来的市长赫尔伯特·瓦格纳(Herbert Wagner)30年前的这一天在演讲现场。他回忆说:"很明显,东德公民不想要第三次社会主义尝试,他们要的是德国统一。"

但是,激情中也夹杂着疑问。德累斯顿公民活动家、东德社会民主党(SDP)创始人之一安娜玛丽亚·米勒(Annemarie Müller)当天也在现场。她说:"我当时想,如果我开口质疑,肯定会挨打。人们如此激情澎拜,根本没有讨论的余地。米勒和和平运动人的一些人一样,设想东德会有一个民主的、自己的未来。

关键时刻

德累斯顿的这一天成为德国历史上最重要的时刻,让德国统一在不到一年后便成为现实。但对另一些人来说,即便在30年后的今天,仍有疑虑没有消除。德国是重新统一了,但尤其是德东人民,他们感到自己受到重视了吗?

1990年3月,东德举行了首次自由选举。社民党政治家马库斯·梅克尔(Markus Meckel)是选举后首届政府成员,并作为东德代表参加了德国统一谈判。今天,他对科尔所扮演的角色提出了质疑:"我所属的民德政府在1990年后所受的待遇令人吃惊,人们的所作所为就仿佛德国统一只是科尔总理的功劳。这导致德东的作用完全被抹杀。"

统一也留下了迄今尚未愈合的伤痕。有一点是肯定的,两德统一和通往统一的和平进程被全世界视为榜样。正是在德累斯顿,科尔获得了该市人民对此的授权。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