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西藏问题媒体战:中国政治改革何不从媒体开始 | 中国 | DW | 24.03.200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中国

看西藏问题媒体战:中国政治改革何不从媒体开始

一个中国海外草根搞的指出德国等地媒体“错用”西藏事件图片的视频,经一些海外中文媒体的报导后,在中国掀起了大波澜。中国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先后报导,德国媒体也作了报导,相关德国媒体还表示了道歉。可以说,在西藏问题媒体战上中国节节败退之后,打了一个“成功”的小反攻。据称YouTube在中国也开禁了。德国之声记者认为,这说明:中国的媒体政策改革已经到了不得不改的时候。而这正是一个好的契机。

这样的图片充满此间媒体

这样的图片充满此间媒体

这件事情是怎么走到中国的

名为"西藏骚乱:西方媒体的真实面孔"的中国海外草民制作的录像先是在海外的YouTube创造点击量。德国之声中文网等中国境外中文媒体报导了此事后,这件事传到了中国国内,在中国有关网站上立即引起了数以万计的点击量和数以千计的评论。

今天(3月24日),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是无知,还是偏见"的文章,报导了"英国一家广播公司"、"德国一家报纸网站"、"美国一家电视新闻网""歪曲报导"西藏事件,错用图片的事。这篇官方的中文报导没有点任何一个西方媒体的名,也没有刊登相关图片。

前一天(3月23日),新华社在新华网上发表的英语文章,则明确地点了CNN、BBC、德国柏林晨报、ntl电视台网站等的名,并用了那名中国海外草民搜集的图片。

据了解,这两天,在中国长期被禁的YouTube忽然开禁了(据了解是从3月22日开始开的禁)。

德国媒体是怎么报导的

这件事情只有少量德国媒体作了报导,但毕竟是有一些主流媒体报导了的。

世界报在线只是转载了德新社一篇很短的报导,关于此事就两句话:"外国对西藏严重动乱的报导引起了中国国家控制的媒体和网上论坛的批评。一些媒体被指责歪曲事实。"具体怎么回事,没有说。

焦点杂志在线是在一篇题为"中国知识分子批评中国媒体"的文章的下半部分以不太起眼的方式报导此事的。这篇文章上半部分报导的是刘晓波、王力雄等29名中国维权知识分子的公开信内容。在下半部分以"(中国)国家媒体反击"、"所谓错误的图片说明文字"等小标题报导了上述事宜。但这方面的报导是比较详细的,也提到了CNN、柏林晨报、n-tv等被中国点名的媒体的"所谓"错用图片是怎么回事。

只有法兰克福汇报用了一整篇文章来报导此事,标题就叫"中国批评外国媒体的西藏报导",详细引述了新华社对这些西方媒体的批评。

德国RTL电视台网站和n-tv电视台作出了相关表态。中国新华社这次反应很快,马上就(3月24日)发表了一篇题为"德国RTL电视台网站承认对西藏暴力事件报道失实"的报导。该报导说,RTL电视台网站发表了一个声明,"承认了这一错误,并对此表示遗憾"。""德国电视新闻频道N-TV也表示正在对相关报道进行核查。"法兰克福汇报上述文章就此写道:n-tv一名发言人周日在科隆表示,电视台将核查这个指责,"我们认真对待此事,将进行核查。"

德国媒体的"难处"是怎么来的

这件事情,德国没有几个媒体给予报导。但毕竟有几个主流媒体报导了。为什么其它媒体不报导此事,或者只是一笔带过呢?从焦点在线的报导方式可见一斑。焦点在线这篇文章,标题说的是批评中国的事,只是在下半部分报导了这件事。并且用了诸如"所谓"之类的小标题。为什么呢?简单地说,这叫避免给人以站错立场、"为虎作伥"的印象。

在整个西方的媒体界,情况恐怕都是类似的。泰晤士报报导过当时在拉萨的瑞士游客等的说法:西藏暴民暴打汉人,甚至可能当场打死;德国明镜周刊在线发表过对时代报驻中国记者布鲁默(Blume)的采访,他说,一个藏民虽然痛恨中国政府,但却说没听说中国军警开枪打死人。这样的报导都没有被其它媒体所转载。如此种种,这种德国、西方媒体的"难处"是从哪里来的呢?

首先,这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民主、自由这些价值观在西方世界是绝对准绳。首先,中国近几十年来经济发展很快,有目共睹,但在民主和自由方面几乎没有进展,却也是共识。尽管中国已经资本主义化了,执政党却仍然自称是"共产党"。这些都是西方(无论是政府、媒体还是大众)无法接受的,也不能为之鼓吹的。在中国与另一种力量发生冲突的时候,人们不得不首先想到这一点,以此作为一个标准,同时也是一个记者道德标准的问题。

第二,中国这些年来的许多政治上的行为给西方民众留下的印象是什么呢?很明显:严格地控制媒体和言论,而中国的媒体(当然多半是非自愿的)也经常出于"习惯"、"传统"而隐瞒甚至扭曲发生的事情。比如非典、松花江毒流,那时的中国政府和媒体态度毕竟给世人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再来个旧话重提:不久前,德国之声译载了法新社关于温家宝总理在艾滋村握的是"演员"的手的报导。中国看得很严重,外交部向法新社抗议,新华社撰文不点名地批评德国之声。然后,法新社作了道歉。是的,法新社那名德国"雇员"的报导方式有问题,他完全可能是"道听途说"。但是,河南当地领导真的没有这样的问题吗?在百度这个有"限制"的搜索引擎的"网页"里,输入"艾滋村"和"温家宝"这两个关键词,就能找到内容相关的报导,而这些报导是中国国内媒体发表的,比如2005年的一篇,标题就叫"河南'艾滋村'防艾黑洞:官员连总理都欺骗",2008年1月2日的一篇叫"河南艾滋父亲不许与总理见面"。中国媒体报导这事,没有引起重视,外国媒体报导了,却看成是污蔑温家宝总理(法新社的报导其实完全是针对地方官员的),而不去认真地调查核实,如果属实,就惩罚或至少警告敢于欺骗国家领导人的地方官员。自由亚洲电台在事后还作了电话采访,也证实有这类事情,并有采访录音。中国这样的媒体政策,如何取信于世人呢?如何扭转世人难以相信的的心态呢?

第三,几十年来西方的"西藏印象"。可以说所有德国人(西方其他国家人可能也是一样的)都有这么一个深刻的"印象":中国在50年代初"非法"占领了西藏。德国之声德语网日前采访的科隆汉学兼法学家霍尔泽说,西藏是在清王朝倒台后才于1913年宣布独立的,但这个宣布并没有获得世界各国的承认。这一点,没有几个德国人知道。桑特施奈德说,中国50年代初占领西藏后,国际社会并没有对此提出过质疑。这一点恐怕也没有几个德国人相信。为什么世界各国当时和后来没有承认西藏独立呢?国际社会没有质疑一说是真实的可信的吗?笔者认为,这恐怕要“归功”于蒋介石了。因为,蒋介石的中华民国是西方认可的,并且当时在联合国占有"常委"席位,而蒋介石是不会承认西藏独立的。但是,在西方民众心目中,尤其在中国50年代末"平乱"后,中国"非法"占领西藏的印象却是深刻的。从这点出发,在中国政府和西藏人之间发生什么,人们自然而然会相信西藏人说的。

第四,有一种世界普遍的观念,叫"同情弱者"。中国在西藏问题上永远以"强者"的姿态出现,西方人自然而然就觉得应该站在西藏,站在达赖喇嘛一边。

中国媒体政策转折的机会

中国终于在媒体政策方面作了一个小小的转折:给YouTube开了禁。仅仅是这么一个小小的转折,就已经带来了一个小小的成功:至少西方有一部分人对此的"坚信"会不那么"坚"了。但是,这并没有带来根本性的转变。根本性的转变,德国之声日前的文章里提出了两个方面:一是中国要跟达赖喇嘛见面,谈判;二是在媒体政策上必须有所改变。这里主要说媒体政策。关键词是“由刚转柔”。

首先,尽快向境外媒体开放是当务之急。西方记者固然有自己的价值观,但是记者的职业道德也是价值观的组成部分。这个职业道德要求的就是实事求是。西藏事件发生以来,已经有不少西方记者表明了这种职业道德。中国必须相信广大西方记者,相信他们至少大多数不会"胡说八道"。只有他们的报导,才会真正被西方和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所相信。而且,趁这个机会,中国也应该认真考虑一下了,这种开放是否应该持续下去,不要局限在奥运年。这对全球化过程中的中国肯定是好处多于坏处的事情。

第二,对境内媒体和草根媒体也不应该严格控制。中国对国内媒体同样严格限制。西藏事件发生后,云南有关媒体人员对德国之声记者说,关于西藏事件,规定只能用新华社的稿子,连西藏官方媒体的报导都不能随便转载。中国的内外有别在媒体政策方面是十分突出的。本文一开始提到的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的报导就有了别,人民日报的中文报导比较含蓄,不点名,不用图片,而新华社的英语稿则点名而又用图片。这种"内外有别"是不符合人民的"知情权"要求的。"花花公子"奥运开放事件,同样反映了这种情况,只发表在中国日报英语版上。另外,这次中国终于发现,草根的"吵闹"是有好处的了,于是放开了YouTube。希望这种放开不是临时的。同时希望中国能认真考虑一下,对互联网如此严格的控制是否真有好处。是好处大于坏处还是反之。至少,给世界的印象是坏的,也不利于取信于人。

第三,西方媒体的襟怀坦荡也是值得学习的。法新社为艾滋村事情道歉,中国立即大报特报。现在,新华社也超高速地报导了德国电视台网站道歉的事。但是,中国媒体政策的制订者们和媒体的同仁们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是否也可以从西方媒体的襟怀坦荡,有错就承认中学点什么呢?真能学一点,也有助于自己媒体的可信度。

第四,重视媒体的语言“改革”。刚与柔的矛盾同样体现在媒体的语言上。德国之声日前的文章已经指出,象"人民战争"、"你死我活"之类的文革语言只能给人以坏印象,现在刘小波等人的声明中也提到象"披着人皮的豺狼"之类的文革语言。媒体要靠什么来说话:用事实,用最让人觉得可信的事实表达方式。举个例子,中国说拉萨事件至今有18人死亡。西方的报导就说,中国官方说西藏有18人死亡,西藏流亡政府说是130人。这给人什么印象?也许中国报导里说的18人中主要是"暴民"的受害者,却给西方人一个印象:这18个人是中国镇压的牺牲品。为什么中国就不能公布这18个人的名单、照片和死亡情况与经过呢?还是由于严格的媒体政策。如果中国政府真公布了这18个人的死亡经过,那么西藏有关人士可能不得不以相应的130人的材料来证实他们的说法的真实性。不是吗?当然了,如果这事情单独由中国政府宣布,而不是由外国记者参与了解,在可信度上还会是打折扣的。

中国到现在为止还是不改刚性。也许这方面在内部有很大的争议。但是,随着奥运的接近,纯刚性的弱点会变得越来越明显,中国面对的威胁也越来越大。真的在奥运期间发生些什么,可以说是防不胜防的。跟达赖喇嘛谈,开放媒体,实际上是真正明智的选择。

如果作出了开放媒体的选择,哪怕只是局部的,也会是一个好的开端。中国的政治改革不妨就从媒体政策开始。这也由于媒体政策问题已是当务之急。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DW.COM

  • 日期 24.03.2008
  • 作者 责任编辑: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DTeh
  • 日期 24.03.2008
  • 作者 责任编辑: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DTe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