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不能没有爱 | 科技环境 | DW | 12.01.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生活中不能没有爱

生物进化并非无缘无故让人类拥有爱的能力:要不是爱能胜过理性,生活岂止无聊,而且也会危险得多。

Symbolbild Liebe (Colourbox )

没有爱,生活岂止是无聊!

(德国之声中文网)开年之际,我们在编辑部会议上作出一项决定,写点儿积极的东西。大伙儿对我说,比如,我就可以写写爱情呀什么的,介绍一下,什么是爱情,以及爱情在哪里、如何、以及什么时候会产生。

同事们都说,这主意绝佳。几分钟后,我便想,自己犯傻了。因为,谁若写爱情,也就得写爱情失败的时候,写那遭拒绝的爱之痛苦,写爱情的终结,写破碎的心。

爱无处不在。她具有普世性。科学家们迄今研究过的文化中,没有一个不知道爱情为何物。然而,直到1980年代,专家们才着手研究这一现象。从那时起,心理学家、神经学家和社会学家们试图揭开爱之谜底。迄今为止,有关爱到底为何物这一问题,答案林林总总,莫衷一是。

最初是(荷尔蒙)混乱

印度科学家塞沙德里(Krishna Seshadri)在论著《爱之神经内分泌学》中以毫不浪漫的笔调指出,爱不过是神经肽和神经递质组成的一种亘古即有的混合物产生的结果。他写道,爱经历各种阶段,在其过程中,大脑内各神经元区分别进入兴奋状态,给我们的体内带来大量荷尔蒙。

一切都由此开始:突然间,某人对我们有了特别的意义。此人无与伦比!他的笑容美极了,对世界的看法如此非同寻常;她充满幽默感,而且,长得当然特标志,同她说话,让人心旷神怡。他完美无缺!她完美无缺!这种情况,大家都知道,不是吗?正是,我们坠入了爱河。

Symbolbild Liebe & Partnerschaft (picture-alliance/blickwinkel/M. Baumann)

坠入爱河

在这个阶段,我们极度专注于所渴求的这个对象上,对他或她所做的一切,我们都倾注着最大关注。优点被过度抬高,缺点则要么全被否认,要么就不被当回事。处在这一状态下的我们绝对无法让周围的人忍受!

非正常状态

此时,我们根本没法做别的事情:从神经生物学角度看,我们处于绝对紧急状态,类似一种极度压力情境,-只不过是在积极意义上。以印度神经学家塞沙德里看来,爱人的皮质醇量度提高对两人孜孜以求的那种关系的形成相当重要。

热恋之态自有讲究。此时,感情之强烈颇似吸毒导致的精神恍惚。这毫不足怪,因为,在这两种情况下,大脑的奖励系统十分活跃 。此时,我们没有害怕的感觉,情绪走高,忧郁无影无踪。处在这一阶段的我们,尽可以无怨无悔,将自己的判断能力仍进垃圾桶。

Symbolbild: Hetero Paar mit Fahrrad im Kornfeld (picture-alliance/R. Märzinger)

恋爱好美又好累!

爱情激素

心理学家们无法就此取得一致:爱恋状态能持续多久。只有一点是清楚的:它早晚会消失。但在不因此而灰心丧气的人们那里,感情生活依旧,只是平静些罢了,并且更为情深意笃。

纽带荷尔蒙-Oxytozin(催生素)为那美妙无比但让人筋疲力竭的心醉神迷状态划上句号,让人恢复平静。爱人之间的连结能够加深。两人相互支撑,和衷共济,荣辱与共。

爱情打败理性

对进化心理学家巴斯(David Buss)来说,这正是爱情的关键功能:她以一种特有的方式把两个人联结在一起,这两人决定在一起生活,共同承担由此而来的责任、抚养孩子、作出妥协。

若两个人出于理性考虑结为连理,则就有危险:任何时候都会有另一人突然出现,而此人更靓、更强、更好。爱情保护了我们,使伴侣不会在遇到此类情况时便离我们而去。

Symbolbild Multikulti-Familie (Imago/Westend61)

爸妈互爱,孩子有福

巴斯在《人类爱之进化》(The Evolution of Love in Humans)一书中写道:"爱情强似理性"。因而无条件的爱情绝非仅为一种浪漫想象。她是对家庭的一种事关生死存亡的保护。她阻止了两个伴侣始终处于报警和忧虑状态,担心下一个最佳竞争对手便会摧毁了那整个生活计划。

在伴侣关系上,至少在理论上,一夫一妻生活方式加固了伴侣和家庭的稳定性。现有的全部资源都投在一个家庭上,以确保自身及孩子的存活。

没有爱情便没有生活

不过,关系会失败,会终结。进化心理学家巴斯便有这样的说法:"失恋属于一个人所能有的最痛苦的经历。只有失去孩子那样的可怕事件才会带来比它更大的痛苦。"

或许,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痛苦,是因为关系的失去并不意味着爱情突然消失。爱强似理性:她依然存在,尽管不再有理由。

在巴斯看来,爱具有生死攸关的意义。而这或许就是何以我们会一再重新开始、愿意忍受爱常常带来的那种痛苦的原因。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