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林视点:火星上讲中文? | 专栏:泽林视点 | DW | 21.10.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泽林视点

泽林视点:火星上讲中文?

中国雄心勃勃的航天计划对于欧洲的宇航机构来说也是一个机遇。专栏作者泽林认为,像探索火星、月球空间站这样的大型项目,欧洲人已无力独自实施。

China Raumfahrtprojekt Lunar Palace 365 an der BUAA Universität in Beijing (picture-alliance/Photoshot/J. Huanzong)

2017年5月10月至2018年5月15日期间,数名北航学生轮流在“月宫一号”实验室内封闭生存并进行实验

(德国之声中文网)"着陆模块-降落驱动器"(Landemodul-Abstiegstriebwerk)正确的中文名称是什么?马蒂亚斯·毛雷尔(Matthias Maurer)或许是少数几个知道答案的德国人之一。这位48岁的职业宇航员学习中文已经快6年了,而且他不是唯一这样做的人。他在欧洲航天局(ESA)的不少年轻同行都认识到,对欧洲宇航员来说,中文可能成为未来一项重要的专业资质。因为中国作为航天大国变得越来越重要。在美国和俄罗斯航天领域近年来都不得不节约开支,而像马斯克的SpaceX这样的私人企业走上舞台之时,北京则以越来越大笔的国家投资支持中国走向太空的计划。2003年,中国就已成为美俄之后第三个掌握载人航天技术的国家。

中国2017年公布的一份五年计划中称,"探索浩瀚宇宙,发展航天事业,建设航天强国,是我们不懈追求的航天梦"。有关计划包括,到2022年建成一个66吨重、能容纳3名宇航员工作生活的空间站;在空间站轨道上设置一个与美国哈勃望远镜类似,但视野为其300倍的空间望远镜;如果ISS国际空间站2024年按期退役,中国甚至将成为唯一在太空拥有永久性空间站的国家。

雄心勃勃的计划

China Raumfahrtprojekt Lunar Palace 365 an der BUAA Universität in Beijing (picture-alliance/Zumapress/J. Huanzong)

志愿者在“月宫一号”内种植蔬菜

数月后无人探测器登陆月球南极,将开启中国航天的新纪元。迄今为止,来自地球的人类或其"使者"还从未到达过月球的这一侧。按照北京的计划,2030年中国宇航员将首次在月球上留下自己的足迹。这颗地球卫星不仅在宇航史上具有非凡的象征意义,而且在中国诗歌里,月亮的故事也是思念的化身。

当然,这并非中国人登月的唯一原因。月球上有丰富的铝、氦-3等矿产资源。无色、无味的气体氦-3可被转化为核聚变发电站所需的燃料。而不久前被发现的月球表面存在的冰,通过水解方式可获取氢,也可用作火箭的燃料。由此,月球成了往返火星等其他太空目标的理想中继站。

China Shenzhou 10 dockt an Tiangong-1 (picture-alliance/dpa)

2013年6月13日,天宫一号与神州是好成功实现自动交会对接

这样的计划欧洲人只能在梦中才有。欧洲航天局的主任韦尔纳(Jan Wörner)一年前就曾为建立月球村作为ISS国际空间站后继的计划争取支持。有关的计划和想法并不缺乏:月球的地质条件与地球十分近似。整个月球表面被一层尘土覆盖,它可被压成砖,建造仓库,存放飞船部件、导航站和通讯站。此外欧洲宇航局的研究人员发现,月球尘土40%的成分是氧元素,如果能开发出将氧分离出来的技术,就能为实现在月球长期定居创造条件。不过欧洲人缺乏必要的资金。

奔月路上谁领先

对于是否还能负担得起这场耗费高昂的探险,美国人很是矛盾。奥巴马取消了一些耗资巨大的项目,而特朗普则一心想继续领跑,他要让美国重返月球。"我们必须保持美国在太空的领先地位",特朗普去年12月签署有关航天发展的行政令时表示:"我们不能让中国、俄罗斯或其他国家领先,因为领先的一直是我们!"

美国最后一位宇航员登上月球是在1972年。理论上美国航空航天局最早可于2026年实施新的载人登月计划,比中国还早4年。对于特朗普,这将是一次胜利--在他第二届任期结束前。前提是他能连任,而且不会中途改变主意,因为他的选民很可能会抱怨这个形象工程花费过于庞大。强调航天技术不仅推动军事进步,而且能促进民用领域发展(比如通信技术、气候保护、全球电脑联网等),仅靠这样的论据,美国选民并不一定会买帐。

Frank Sieren *PROVISORISCH* (picture-alliance/dpa/M. Tirl)

本台专栏作者:Frank Sieren

因此,在诸如月球空间站、火星探索这样的太空项目上搞国际合作,越来越被视为一种理性的选项。欧洲、俄罗斯和中国对此持开放态度,但华盛顿却不希望中国加入。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参与的ISS国际空间站项目上,中国已经被排除在外。在华盛顿看来,任何一枚中国火箭都是潜在的武器,任何一颗中国卫星都是间谍工具。

与此同时,华盛顿计划建立一支"美国太空军"--一支保护美国的导航和通讯卫星不受俄、中、朝鲜和伊朗攻击的太空部队,就像美国副总统彭斯所宣布的那样。尽管中国国家航天局局长张克俭一再强调,中国很愿意和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组成一个"太空社群",对美国人来说这无济于事。

 

华盛顿的排斥政策

欧洲航天局对中国的态度是开放的。这一方面是出于兼容的信念,另一方面是出于资金上的必要性。欧洲人希望,他们的宇航员不久将能飞往中国计划建造的空间站。"中国人和欧洲人一同飞向太空",这样的标题在10年前还是难以想象的。俄罗斯航天部门刚刚同中国签订了一项协议,计划在太空进行更密切的合作。双方计划在月球建立共同的空间站,并为月球行动制定具有约束性的规则。

不过在中国国内也有民族主义的声音。中国登月工程总设计师叶培建就曾说,宇宙就像大海,而月球就是钓鱼岛,火星就是黄岩岛,"现在能去我们不去,后人要怪我们。别人去了,别人占下来了,你再想去都去不了"。叶培建所提到的岛屿,还有其他国家宣称对其拥有主权,而中国则以激进方式捍卫这一领土。

欧洲和俄罗斯现在希望通过接近实现转变。"在国际局势紧张的时节,能拥有跨越危机的共同话题很重要。科学,尤其是航天,是个完美的例子",欧洲航天局局长韦尔纳如是说。而中国常驻维也纳联合国机构代表史忠俊则慷慨地表示,中国的空间站"不仅属于中国,也属于全世界"。那月球也是如此吗?

本文作者泽林20多年来在北京生活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