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機密名單外洩 中國再教育營系統「再」現形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7.02.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新疆機密名單外洩 中國再教育營系統「再」現形

德國之聲去年底得到一份從新疆傳出來的機密名單,內容包括新疆和田地區墨玉縣數個村落中,所有遭關進再教育營的維吾爾人,以及他們的私人資訊、送進再教育營的原因及關押後的審核結果。德國之聲的調查發現,維吾爾人甚至可能僅僅因留鬍子或生太多小孩而被關進再教育營。

DW Investigativ Projekt: Uiguren Umerziehungslager in China ACHTUNG SPERRFRIST 17.02.2020/17.00 Uhr MEZ (AFP/G. Baker)

新疆和田境内的一處「再教育營」

(德國之聲中文網) 他的關押從沒經過正式的法院審判程序。一名維吾爾男子在2017年5月,因為妻子蒙面以及生太多小孩而被送進新疆的再教育營。身為一個虔誠的穆斯林,這名男子飯後固定在家禱告,有時也會去當地清真寺參加週五的禱告。

根據最新得到披露的一份新疆文件,這名維吾爾男子被送進再教育營後,「思想轉變大,能夠認識錯誤,悔改態度認真」。而他家中的四個兒子與兩個女兒的表現也良好。但是他的妻子,則因「參加非法台比力克」,於2017年6月被判刑6年,關押於喀什監獄。「台比力克」原意為宣講經文,將伊斯蘭教義傳達給穆斯林的宗教活動。

這個家庭的遭遇,與其他上百個新疆維吾爾家庭的遭遇相似,中國政府也將所有的資訊詳細記載於這份機密名單中。這份名單揭露了前所未有的細節,包含中國政府如何運用高科技監控技術與大量的人力來追蹤每個維吾爾人的身份信息、所處地點以及生活習性。

這份機密名單,又稱「墨玉名單」,紀錄了311名被送進再教育營的維吾爾人的個人細節。他們被關押的理由包含申請護照,或是與在土耳其的人成爲微信好友。這311名維吾爾人都在2017年到2018年間相繼被關進再教育營。名單中還包括與這些人有聯係的數百人的信息,其中還包括兒童。

德國之聲與北德廣播公司(NDR)、西德廣播公司(WDR)與南德意志報(Süddeutsche Zeitung )花了數週翻譯「墨玉名單」的內容,並針對名單內的資訊進行分析。

仔細檢視中國的新疆再教育營政策

自從2014年雲南昆明車站發生的一場恐怖攻擊後,北京開始在新疆設置大量監控設備與拘留所。近年來,中國共產黨推出再教育營政策,中國政府將之稱為「職業培訓中心」。據估計,約有超過一百萬維吾爾人先後被關進再教育營。根據德國外交部2019年12月編寫的一份機密文件,大約10%的新疆維吾爾人被關於再教育營內。這份報告將再教育營形容成「推動嚴酷思想訓練課程的再教育營」。

中國官方聲稱創立這些「職業培訓中心」是為了對抗伊斯蘭極端主義。

然而,「墨玉名單」卻幾乎沒有任何與打擊恐怖份子相關的資訊。整份文件中,只有三個維吾爾人被指控疑似為極端伊斯蘭組織成員。相反的,「墨玉名單」顯示維吾爾人任何展現宗教虔誠的舉動,都可能被中國政府視為罪行。

對「墨玉名單」的研究分析也揭示出中國政府運用何種嚴酷的手段來監視並逮補維吾爾人。他們運用擁有臉部辨識技術的監視器,並透過派遣大量人手到維吾爾家庭訪視等方式來監視維吾爾人。德國之聲與其他媒體機構的分析顯示,名單中的資訊勾勒出中國如何透過系統性的種族歸納與非法強制關押來控制維吾爾人。

舉例而言,數十名維吾爾男子因留鬍子而被送進再教育營。「墨玉名單」也詳細記載維吾爾人六年前下載了哪些影片,或是他們與海外朋友互相傳送的訊息內容。而每個被關押的維吾爾人的個人檔案中,還包含了他們的家人、朋友或鄰居的姓名與所有細節。根據德國之聲統計,這份137頁的文件中,總共有1800名維吾爾人因爲與311名被關押者之間的關係,而被記錄在冊,具體内容包括其姓名、身分證號碼及其他資訊。名單中另外還有數百人,只是他們的信息相對較少。

為了蒐集這些資訊,中國政府派出大量人手去搜集每個維吾爾家庭的相關資訊。

核實「墨玉名單」的真實性

名單中記載的案例都來自新疆和田地區的墨玉縣,當地至少有五個再教育營,名單中提到被關押的人都集中其中四個。德國之聲運用衛星圖片與政府的公開文件成功找到其中兩個再教育營,並通過同樣方式找到另外兩個再教育營的可能位置。

DW Investigativ Projekt: Uiguren Umerziehungslager in China !!!ACHTUNG SPERRFRIST 17.02.2020 (17.00 Uhr)!!! ZH

德國之聲是2019年11月透過居住在挪威的維吾爾學者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取得「墨玉名單」。阿尤普從一個信息來源那裏得到這份PDF文件。出於安全原因考量,該來源不願意公布真實身份和所在地點。
這份文件上沒有任何中國的官方印鑑或簽字,但是名單中使用的語言,與去年11月國際調查記者聯盟公佈的「中國電文」與紐約時報發布的「新疆機密文件」十分相似。這兩份文件都揭露了中國政府如何強硬的打壓新疆的維吾爾群體。

「墨玉名單」則是讓外界更了解中國政府打壓維吾爾人的手法與規模,以及將他們送入再教育營的理由。德國之聲聯繫到一些名單上維吾爾人的家屬,並將這份名單分享給其他新疆議題專家。維吾爾女子土赫提透過這份文件確認她最小的妹妹被關進再教育營。生活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的這位女士向德國之聲表示:「我非常悲傷,我好幾天都吃不下睡不着。」

德國的新疆議題專家鄭國恩 (Adrian Zenz) 在收到「墨玉名單」後,便開始分析名單的資訊,他也向德國之聲及其他媒體證實了「墨玉名單」的真實性。他透過公開資訊與其他洩漏的機密文件成功驗證了上百個名單中維吾爾人的身份證號碼。他告訴德國之聲:「墨玉縣這份名單含有超過2000個維吾爾人的個人信息以及其他複雜的資訊,這也顯示這份名單內容的一致性與資訊的有效性。」

DW Investigativ Projekt: Uiguren Umerziehungslager in China !!!ACHTUNG SPERRFRIST 17.02.2020 (17.00 Uhr)!!!

「墨玉名單」中所提到四個再教育營中第一個的衛星圖像

大型監控行動的縮影

「墨玉名單」也證實中國政府如何運用大規模監控技術來控制大量的維吾爾人。專家分析,大多數名單中的資訊,都是政府透過挨家挨戶的訪視所取得的。

名單中一個案例顯示一名男子因留長鬍,以及妻子蒙面所以被關進再教育營。名單中的鄉鎮研判意見顯示,這對夫妻被認定遭極端思想感染。他們的一個兒子也被關進再教育營。此外,他們的15名親戚也被政府嚴密監控著,但政府認為這些親戚的「表現良好」,因為他們每天都參與社區服務活動。因此,鄉鎮官員建議將這名男子從再教育營放回家,接受政府的持續監控。

專注研究中國維吾爾政策的英國諾丁漢大學專家圖姆 (Rian Thum) 向德國之聲表示,這份名單中的資訊顯示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的監控已到了十分極致的境界。他說:「如果我們透過這個名單中。的資訊來想像新疆政府握有多少這樣的資訊,我想數量應該是非常驚人的。」

再教育營內的強迫勞動

再教育營內維吾爾人的命運大多取決於他們家人的行為。其中一些案例顯示,家人的行為會被政府作為判斷是否「釋放」被關押的維吾爾人的依據。正常來說,再教育營為期一年,但是政府可能因為這些維吾爾人或他們家人的行為而延長關押的時間。

根據這份名單,其中大約三分之二的人得到釋放,但依然處於持續監控之下,他們的行動自由也受到嚴格限制。

德國之聲從名單中,找到數十個與強迫勞動相關的敘述。其中一個維吾爾男子因為聯絡逃亡土耳其的哥哥,於2018年5月被關進再教育營。名單中的鄉鎮研判意見顯示,他被認定對社會構成一定程度威脅,所以該鄉鎮建議他被送往再教育營中的工廠工作。

DW Investigativ Projekt: Uiguren Umerziehungslager in China !!!ACHTUNG SPERRFRIST 17.02.2020 (17.00 Uhr)!!!

「墨玉名單」中所提到四個再教育營中第二個的衛星圖像

「超生小孩」

然而,大多數名單中的維吾爾人是因為「超生」才被關進再教育營。中國法令規定住在城市地區的維吾爾人可以生兩胎,住在偏遠地區的維吾爾人則可以生三胎。根據德國之聲統計,所有因「超生」而被關押的維吾爾人中,男性被關押的比例遠遠超過女性。

專家認為,這可能代表中國政府將維吾爾男子視為他們在新疆掌控勢力的過程中,最主要的威脅。任教於美國科羅拉多大學的新疆議題專家雷風 (Darren Byler) 告訴德國之聲:「從伊斯蘭恐懼症的角度來看,年輕男子通常會被視為政府打壓的對象,因為政府認定他們是政治恐怖份子。我認為中國政府希望透過大量關押維吾爾男性來迫使維吾爾人的總人口數下降,也順帶降低維吾爾人帶給他們的威脅。」

此外,德國之聲的統計顯示,中國政府在關押維吾爾人的過程中,也刻意將目標瞄準年輕世代。「墨玉名單」將生於1980年與1990年後的維吾爾人列為「不放心人員」,德國之聲的數據顯示,超過60%被關押的維吾爾人介於20到40歲之間。諾丁漢大學的新疆專家圖姆告訴德國之聲:「這對人口及出生率有很大的影響。如果政府將部分,乃至于整個村落的年輕人都關進再教育營,那麼他們基本上迫使這個社群的人口成長停滯了。」

「非法」聯繫海外人士

除了「違法超生」外,這份名單中有數十名維吾爾人因為與「海外可疑人士」成為朋友,或是前往穆斯林國家朝聖,而被關進再教育營。另外,大約有40名維吾爾人在申請護照后被關進再教育營。

中國政府公開將26個國家列為「重點敏感國家」,其中大部分都是穆斯林居多的國家,包含阿尔及利亚、巴基斯坦及沙特阿拉伯。與這些地方建立任何聯絡都可能成爲被關押的理由。

這個「重點敏感國家」的列表也包含了中國的中亞鄰國哈薩克斯坦,不少維吾爾人的親友生活在那裏。此外,哈薩克斯坦與維吾爾之間還存在文化和種族紐帶。長期研究新疆議題的美國羅斯-霍爾曼理工學院(Rose–Hulm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學者葛羅斯(Timothy Grose) 告訴德國之聲:「如果中國政府能夠將伊斯蘭文化從維吾爾人的生活中完全去除的話,維吾爾文化便真的會被『掏空』。」

伊斯蘭教在中國違法嗎?

專家認為,中國政府的最終目的是為了去除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族群的宗教和文化傳承。穆斯林不被允許奉行任何正常的伊斯蘭宗教規定,希望藉此強迫他們融入中國的主流社會。

DW Investigativ Projekt: Uiguren Umerziehungslager in China ACHTUNG SPERRFRIST 17.02.2020/17.00 Uhr MEZ

新疆再教育營的位置分佈

「墨玉名單」的其中一個案例顯示,一名維吾爾年輕人因為沒有在齋月期間於「正常的營業時間」經營飯館,所以被關進再教育營。這個年輕人被當地官員形容成「易受極端思想影響」,但最後因為他沒有參與任何「非法宗教活動」,並積極參與社區活動,讓他的態度出現明顯的改變,他也能認清自己的錯誤並知道悔改,所以他們決定讓他返鄉繼續接受監控。

中國外長王毅近日訪問柏林期間接受德國之聲與其他媒體夥伴采訪時表示,有關針對維吾爾人的「再教育營」或任何「集中營」的報道都「完全是假新聞」,旨在破壞中國的發展。他並表示「新疆沒有(針對維吾爾人的)迫害行爲」。

 

德國之聲記者Naomi Conrad, Cherie Chan, Julia BayerWesley Rahn也對本文有所貢獻。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