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大流行终结有望? | 科技环境 | DW | 02.03.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科技环境

新冠大流行终结有望?

虽然仍有很多人担心病毒变异及第三波疫情,但全球范围的新冠感染数量呈下降趋势。那么,是病毒弱化了吗?还是因为防疫措施起了作用?

(德国之声中文网)春天来了。很多人的耐心已到尽头:他们需要看到前景,希望知道何时会逐渐放松停摆措施,何时终于可以期待接种疫苗,那个幽灵何时会遁形。

何时能再轻松度日?

据称来自世卫组织的关于新冠大流行即将结束的表态也激化了争议。有报道称,世卫组织欧洲主任、比利时人汉斯·亨利·克鲁格(Hans Henri Kluge)在接受丹麦电台采访时说,新冠疫情将在 "数月内被克服"。

在专家之间和社交网络上出现激烈争论后,克鲁格在德国电视二台上澄清:"我从未说过这句话"。他强调,相反,他曾说过,没人能预测这场疫情何时会结束。这位世卫组织欧洲部主任解释道:"我只会说——作为一个暂时假设——至2022年初,我们可能已走出疫情。" 他对德国电视二台说,新冠病毒依然会存在,不过他认为,届时将不再需要采取让人烦恼的措施。

德国病毒学家警告不应放松

据称是克鲁格说的这句话在科学界引发一片反对之声。柏林大学附属夏里特医院(Charité)病毒学家德罗斯滕(Christian Drosten)推文,断然驳斥所有关于病毒已减弱的猜测:"不,目前没有任何已知变异毒株的减弱迹象。这纯粹是异想天开的说法。"

这位病毒学家1月初在北德电台播客中已指出,SARS CoV-2这种新冠病毒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成为区域性病毒,即它仍然存在,但只在区域发生。不过,德罗斯滕在《明镜》周刊上警告说,2021年,新冠疫情可能先会变得更加危险。

德国联邦议院社民党党团副主席、流行病学家卡尔-劳特巴赫(Karl Lauterbach)也持相同观点。他像许多政界人士一样警告说,不能快速放开防疫措施。谈及本周三(3月3日)将举行的联邦政府与各州州长联席磋商会议,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尔甚至在该州电台上警告说,现在人们不应 兴奋地大谈放开。

Karl Lauterbach | deutscher Politiker

社民党卫生事务专家劳特巴赫

感染趋势逆转

截至2月底,全球确诊SARS CoV-2新冠感染人数约为1.14亿人;约250万人死亡;6440多万人康复。

从绝对值看,数字相当可怕;在一些国家,病毒依旧肆虐。此外,人们对经由变异而加速出现第三波疫情忧心忡忡。

然而,从全球范围看,正出现一种令人惊讶的缓和迹象。据世卫组织统计,近两个月来,全球感染率大幅下降,且明显快于预测的速度和幅度。根据该统计,1月中旬,每天仍有70万人被感染,而现在,数量差不多 "只 "是其一半,短短一个月内,直接或间接死于COVID-19的人数也几乎减少了一半。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虽谨慎有加,但仍表示,数字下降是 "希望的信号":"这一趋势提醒我们,即使我们今天讨论疫苗,COVID-19也可经由行之有效的公共卫生措施予以遏止和控制。事实上,很多国家正是这么做的。"

为什么全球范围感染率会下降?

人们指出了全球感染人数大幅下降的众多原因,并视之为继续实施限制措施的的理由。

很明显,感染率下降无法仅归因于疫苗接种,因为到目前为止,全球人口中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接种了疫苗。

不用说,遵守社交距离和卫生条例在众多国家都发挥了作用,所以,它可用以论证只能极缓慢放宽严格接触限制措施的必要性。

此外,在一些国家,如美国或巴西,已有很多人染疫,导致当地的群体免疫力逐渐增加。例如美国,若将登记在册的病例和所推测的未知病例数量相加,可以推测一种群体免疫力在逐渐形成。

USA | 500.000 Covid-19-Todesopfer | 20.000 leere Stühle in Gedenken an 200.000 Covid-19-Tote

2020年10月人们用2万把空椅致哀——但美国现在有超过50万新冠死者

另外,有研究人员认为,新冠病毒很可能因为突变而在中期内明显减弱——即使这在目前听起来很奇怪。

2月中旬,以生物学家詹妮-拉文( Jennie Lavine)为主笔,美国亚特兰大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科研人员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份引起轰动的研究报告。研究人员们在报告中预测,新冠病毒很快会因突变而成为 "地方性 "病毒,也就是说,它只会在当地继续传播,如此,病毒就不再会那么恐怖,而全球疫苗接种工作又将加速这一进程。

新冠病毒会否成为无害常客?

世卫组织全球流感计划负责人克劳斯-施特尔( Klaus Stöhr)的评估亦证实了这一预估。这位流行病学家也是世卫组织萨斯研究协调员。他指出,以往的流感经验表明,感染情况也很可能突然减退。例如,1957年的亚洲流感和1968年的香港流感这两场毁灭性的大流行,曾夺走400万人的生命。但与其出现时一样,这两场流感都突然快速消失。

USA Grippewelle Spanische Grippe

第二波西班牙流感夺走了最多生命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发生的西班牙流感中,第二波疫情夺走的生命最多,1918/19年至1920年期间,总共可能有超过5000万人死亡。第三波疫情很快消退,但病原体依旧存在。时至今日,H1N1病毒仍以弱化的形式出现在普通流感中。

中期内,SARS-CoV-2新冠病毒也会有类似发展。据推测,该病毒将继续存在,但只在局部地区出现。若因变异而变弱,则会越来越不可怕。

然而,此一时刻到来之前、全球向好趋势得以巩固之前,人们仍需在必要的接触限制和可能的放宽之间继续保持艰难的平衡。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