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六四屠城”宽容的前提是中共承认“犯罪”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5.06.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对“六四屠城”宽容的前提是中共承认“犯罪”

6月4日,欧洲的的人权团体、民主人士、留学生等举行了“法兰克福六四纪念”活动。关于问责中共镇压“六四屠城”责任、宽容与和解等主题的讨论也随之展开。

(德国之声中文网)“六四事件”23周年之际,德国民主中国阵线主席费良勇、欧洲汉藏协会负责人席海明及旅欧的民主人士潘永忠、彭晓明、钱跃君、达赖喇嘛驻欧洲办公室洛桑尼玛和洛桑旺堆、及多位留学生等参加了“法兰克福六四纪念”活动。包括在中国驻法兰克福领馆前的抗议活动及在市中心的纪念活动。远在瑞士及比利时的藏人代表也前来声援该活动

收听音频 03:42
直播
03:42 分钟

对“六四屠城”宽容的前提是中共承认“犯罪”(音频)

活动现场,组织者打印了多幅“八九民运”时天安门广场照片,包括“六四事件”中受伤学生及坦克开过广场的史料图片。照片无言,讲述23年前血与火的一幕,也在提醒公众:那是一段真实存在的历史。

德国民主中国阵线主席费良勇向德国之声表示,德国民阵每年都会发起“六四事件”的纪念活动,在中共当局对“六四”还未开禁的背景下,海外人士有责任去记忆、发声和拒绝遗忘。他也表示今年的纪念活动在提出“追究屠杀责任”的同时,也提出敦促中共执政党“政改”主题。

“六四是中国向前发展绕不过去的结”

内蒙保卫人权同盟主席、欧洲汉藏协会的负责人席海明认为,透过中共当局对“六四事件”表述上的变化,从“暴乱”到“风波”并不代表中共当局意识到当年屠城之罪,而是要淡化和模糊事件,从而将这个事件从公众的记忆中抹去:“六四是中国社会的悲剧,也是中国向前发展绕不过去的结,共产党想让人们忘记,但一到中国出现重大问题和变化之时,都会重提此事,包括民间,也包括执政党内部的一些人,所以‘六四问题’的解决是中国向前迈进的关键一步。”

席海明也认为透过中共当局23年来对“六四”真相的封禁,未能看到中共当局解决此事的决心,亦未看到他们打开“六四”这个结点推动改革的可能:“我们希望中共进行良性的改革,但我认为这种希望是不大的,中共也会出现象叶利钦、戈尔巴乔夫这种可能性不大。”

“平反‘六四’不只是汉人的事情,还关系到各民族”

洛桑尼玛追溯胡锦涛1987年坐镇西藏党委书记时,既对西藏有残酷镇压,在八九民运时在中央民族学院就读的藏人意识到中共必将对学生实施镇压:“我认为他们对学生的屠杀和藏人的屠杀在性质上是一样的,藏人在争取的是民族文化的传承的自由、从信仰的角度讲,还有灵魂上的自由,而八九年的学生运动,在反腐败的基础上,追求的是一种政治上的民主和自由,从民主的本质来说,我们都有共同的目的,当时的学生有一种幻想,认为人民的军队不会向人民开枪,但他们用屠杀的方式结束了那场很伟大的运动。”

Deutschland China Tiananmen-Massaker Gedenkfeier 2012

参加抗议的藏人代表

洛桑尼玛认为直至今日,“六四事件”一样的屠杀仍在藏区上演,当藏人行政中央多次呼吁中共和平解决西藏问题,并历经九次谈判而未果,中共当局对藏区的镇压力度越来越大。藏人今日纪念六四英灵,也是为推动各民族共同所追求的民主自由的一种支持行动。

席海明也表示,“六四事件”作为中共执政过程中一个标志性镇压事件为世人所知,但在中共执政过程中这样的“屠杀”事件屡有发生:“象‘六四屠杀’一样的事件,在内蒙、在西藏都发生过,比如中共曾在内蒙挖‘内人党’(德国之声注‘内人党事件’是中共1967年在内蒙发动的肃反运动),是一种整体性的种族灭绝性屠杀,当年杀了6万人。中共自己也在《人民日报》上羞羞答答地承认杀了16622人,实际上真正的数字远远高于这些。所以‘平反六四’不只是汉人的事情,还是关系到各民族的事情,因为‘平反六四’就要平反‘内人党屠杀’、平反‘西藏事件’等,中国要向好的方向发展,必须把这个疾病解决掉。”

“宽容的前提是什么?”

六四前夕,“天安门母亲”群体中的一位失去儿子的父亲轧伟林因不堪压力和绝望而自杀,洛桑尼玛表示,对于被枪杀的学生和今日藏族自焚者、被关进监狱者、被枪杀者的藏人母亲们,他们的眼泪、他们的心痛是一样的:“天安门母亲一直到现在还在为牺牲的子女所做的一切被正言而努力,有些人说希望共产党平反六四,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让整个国人觉醒,一而再再而三的请求独裁者平反,不是好的方式。”

六月四日,前“八九学运”领袖之一的柴玲表示要宽恕邓小平和镇压军人,引起轩然大波。参加纪念活动的人士也反复探讨“宽容的前提是什么?”,席海明认为宽容的前提是“中共当局承认犯下了罪恶。”

而在德国之声追踪采访过程中,也遇到一位德国学生,她表示知道天安门事件,也为中共态度感到不解,直到2009年,德国还审理了一名88岁的纳粹战犯,她为德国长存反思和正视历史的态度而骄傲,她也认为在今天德国民主和法制社会中,人与人有着相互的宽容和尊重,而这也源于对“历史的正视和反思。”

作者:吴雨

责编:洪沙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