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鉴别新冠疫情中的阴谋论?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4.05.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如何鉴别新冠疫情中的阴谋论?

在新冠疫情中,阴谋论大行其道。其中一些听起来甚至有可能。因此掌握阴谋论的特征和其受欢迎的原因十分重要。

Deutschland Köln | Demonstration | Roncalliplatz (picture-alliance/dpa/C. Hardt)

科隆大教堂前的抗议活动,小狗也穿上了带有标语的衣服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们正在经历一场危机。新冠疫情不仅对我们的健康和经济造成威胁,也会引发心理健康危机。新冠病毒和其引起的疾病以及各国为控制疫情而采取的措施打乱了无数人的生活。就算这些后果对每个人的影响截然不同,我们却有一个共同点:不确定性。

没有人喜欢不确定性。大家都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背后的原因以及是否需要做出改变。因此每当危机来临,阴谋论都会大行其道。因为它们保证可以用简单的解释说明杂乱的情形。在目前这种真假难辨的时候,许多人似乎更愿意相信那些指出责任方的说法。

什么样的说法是阴谋论?

现实生活中,简单的问题经常无法简单地回答。对于阴谋论的定义,科学界尚未达成共识,德国美因茨大学社会与法律心理学系教授、研究阴谋论的罗兰德·伊姆霍夫(Roland Imhoff)如是说。他举例说:“一些人认为,阴谋论就是不符合事实的错误观点。”

伊姆霍夫则认为,这种看法对于相关研究和舆论都毫无益处。他呼吁,在给阴谋论下定义时不应考虑其真伪。他指出:“在我看来,阴谋论是指以下观点:不惜牺牲公众代价而谋利的少数人秘密计划了一个造成较大影响的事件。”

有时候,阴谋论是对事件发展的最合理的解释。例如被历史学家鉴定为伪书的《锡安长老议定书》。这本书于20世纪初出版,外界猜测作者是沙皇的情报人员。这一反犹太主义阴谋论后来被希特勒当作屠杀犹太人的借口之一。

USA Antiklima Demo in Salem, Oregon (Imago Images/ZUMA Press/R. Loznak)

抗议者所要传达的信息:我知道真相!这种感觉真不错

核对事实!

为了辨识阴谋论的真伪,我们必须使用科学的标准。伊姆霍夫介绍:“科学界认为,很少有绝对真理,只有合理性和不同程度的实验证明。”大多数阴谋论极其不合理。

第一步是核查来源。什么人在何时何地说了什么话?是正规媒体如《明镜周刊》、北德意志电视台和德国之声?还是视频网站Youtube上的人,此人甚至可能拥有博士头衔,但没有公开的学术作品?

伊姆霍夫坦言:“如果所有Youtube视频和拥有固定编辑的日报同样值得信任,那么我们就不再是一个在现实基础上达成沟通共识的社会。”

没有巧合

要想鉴别阴谋论,了解它的作用也很重要,伊姆霍夫解释:“阴谋论的作用是比巧合更胜一筹。”我们喜欢这样,因为“人们讨厌巧合”。巧合剥夺了我们对事情的预测和控制能力。

伊姆霍夫接着指出:“阴谋论中没有巧合,只有环环相扣。”阴谋论者在阐述自己的观点时经常东拉西扯。他举例说道:“(德国卫生部长)施潘(Jens Spahn)曾经参与过一个由银行资助的领袖项目,这个银行有一名员工,他的孙子的侄女曾经为比尔·盖茨效力。”

不一定有逻辑

虽然这远不能构成因果关系,但是并无大碍。伊姆霍夫从研究中发现,阴谋论的拥趸通常并不介意逻辑上的矛盾。

这位心理学专家解释:“相信黛安娜王妃被英国情报人员谋杀的人同时也相信她为了远离尘嚣而生活在一座孤岛上。”他继续说道,阴谋论的内容本身不重要(黛安娜王妃的经历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相信掌权者对民众撒谎。

谁会受益?

伊姆霍夫举例说明一种阴谋论的简单措辞技巧:当我指出事件的受益者时,也就提供了受益者要为此事负责的证据。“这从认识论角度而言当然是不好的论点。只因为农民从下雨中受益,并不代表农民可以降雨。”一般而言,阴谋论总是比官方提供更多解释。阴谋论提供更多解释,指出更多巧合——但因为巧合如此之多,已被认定不可能是巧合了——也就被认为是更多真相。

阴谋与我何干?

就算阴谋论的信奉者经常提到批判质疑和调查研究,但其实他们与这两者毫无关联。“如果要进行真正的批判调查和核实来源,那么就应该对称地进行”,伊姆霍夫接着解释,不应该仅仅严格审视主流媒体,而且也要调查Youtube频道某某教授的背景。值得一看的是:阴谋论的制造者是否持有政治或经济目的。这些人通常喜欢以勇敢的弱势者示人、一副(终于)站出来道出真相的模样。

例如,美国人亚历克斯·琼斯(Alex Jones)通过其公司Infowars不仅散播阴谋论,同时也在旗下商店出售保健品、保安设备和求生装备——由此将鼓吹世界末日理论变成了赚钱买卖。

另外,传播或者相信阴谋论能起到提升自信的作用。“感觉自己拥有独家信息、比天真的民众高明是阴谋论受欢迎的另一个原因”,伊姆霍夫如是说,

我被骗了吗?

研究发现,人们觉得自己对人生失去控制的时候最容易相信阴谋论。在当今这个日益复杂的世界,失去控制的感觉似乎与物质财富不再相关,受到良好教育的富人似乎也不能幸免。人人都有对安全感的渴望。

由此人们失去了自我质疑的能力,毕竟这也意味着安全感的流失。“人类天生就爱寻找认可”,伊姆霍夫指出,对此,不妨向科学学习:首先总是自我质疑。

远离阴谋 回归自我

但是,当反对强行打疫苗、取消基本权利和说谎的媒体的抗议从脸书的页面上突然来到我们身边、甚至出自家庭成员口中,那怎们办?当逻辑说不通、因果关系和相关关系被混淆、媒体不被信任的时候,到底要如何交流?

对此,伊姆霍夫提醒说,阴谋论的作用是满足人们掌控自己人生以及对安全感和可预测性的需求。他说:“当我们和亲朋好友对话时,重要的是重视这些需求,而这些需求根本上则来自于寻求解释的愿望。”与此同时,不必重视他们对阴谋论的推崇之情。

绝对的安全和控制反正只存在于我们幻想的完美世界里,对此,最好的阴谋论也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