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文摘: 终止香港引渡,并非干预内政 | 媒体看中国 | DW | 23.08.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媒体看中国

墙外文摘: 终止香港引渡,并非干预内政

有评论指出,在国际法和国际关系中,要认定一国“干涉内政”,需要一定程度的门槛。西方国家谴责港版国安法,都不构成国际法意义上的“干涉内政”。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颁布港版国安法以来,西方多国相继终止或暂停了一些和香港签订的双边协议。对此中国指令香港取消了和这些国家的引渡协议和司法互助协议。台湾《上报》发表文章《香港渐变"中国香港"》,作者李芄紫指出,各国和香港终止或暂停的只是引渡协议,中国反制的措施中还加上司法互助协议,范围更大,在实务中的影响也更大。

文章认为,中国指责西方各国"违反国际法",但这点并无根据。终止一份双边条约是一个国家主权范围内的事,符合国际法。在条约或协议上大都写明"退出条款",要退出依照"退出条款"去做就是了。例如,美港移交逃犯协定中明确写道:"缔约一方可随时以书面通知缔约另一方终止本协定。"

文章指出,在国际法和国际关系中,要认定一国"干涉内政",需要一定程度的门槛,比如有实际的行动等。外国舆论的讨论、外国政府口头上的关注和表达立场、甚至出动外交照会等,都不构成国际法意义上的"干涉内政"。而且,香港国安法不完全是"内政"。虽然各国都有国安法,但香港的国安法构成对外国人的重大安全威胁,不能和其他国家的国安法相提并论。

禁用TikTok,网络灵魂之战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TikTok禁令来得太迟了》,作者吴修铭(Tim Wu)说,从表面上看,特朗普总统最近对中国应用TikTok和微信的处理,显得闭塞而且好斗--他威胁说,除非它们能找到美国买家,否则就将禁止它们进入美国。然而,这种情况并非如表面所见。如果事关中国以外的几乎任何国家,特朗普的要求都将站不住脚。但是,对TikTok和微信的禁令威胁,无论动机如何,都可以被视为一种迟来的回应,在一场关于网际网路灵魂之争的持久战中,这只是在以牙还牙。

China App TikTok (picture-alliance/dpa/Da Qing)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下令禁TikTok

作者认为,中国多年来一直禁用对YouTube、WhatsApp等应用。该国广泛的封锁、审查和监视违反了网际网路中关于开放和正当的几乎所有原则。中国在国内保持封闭和审查的网际网路经济,而它的产品却能充分进入国外的开放市场。这种不对等是不公平的,不应该再被容忍。充分接入网际网路--开放的网际网路--这样的特权,应该只给予尊重这种开放性的国家的公司。

争做"世界驰名双标"?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指摘美国封杀TikTok说,国家安全成了找事儿的万金油、成了无理打压企业的尚方宝剑。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国家安全成了找事儿的万金油》,作者李平认为,赵立坚并非意在掴驻港国安公署的脸,只不过也验证了这位战狼发言人的另一高论:这种做法是最典型的"世界驰名双标(双重标准)"。

作者指出,一方面,中共以国家安全之名,行打压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学术自由之实,其监察之严密、刑罚之严厉,在当今世界几无出其右的政权。另一方面,中国指摘美国打压Tik Tok、微信,证明所谓自由、安全,是美国一些政客奉行"数字炮舰"政策的借口。当海内外小粉红、五毛群起批评美国对TikTok、微信的管制"降"到与中国同一水平,妨碍民众通讯方便、言论自由时,似乎忘了这也是对中共的管制的讽刺,似乎忘了在微信被动辄封号封群之痛。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着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