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来梅花1000欧解决难民身份? | 德国新闻 | DW | 30.05.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德国新闻

在不来梅花1000欧解决难民身份?

不来梅难民局多年来"错误"批准了超过1000名的难民身份。检察机关已启动对6个关键人物的刑事调查。负责难民事宜的联邦内政部长泽霍费尔也出面检讨。

Deutschland, Berlin: Bundestags-Innenausschusses zur Bamf-Affäre

不来梅难民局胡乱审批事件还没有结束。总局局长柯特(左)与联邦内政部部长霍泽费尔到议会接受问讯

(德国之声中文网)今年4月媒体曝光,自2013至2016年间,德国联邦移民局不来梅分部错误地给大约1200个难民批准了避难身份。之所以称它们为错误,是因为难民申请者没有满足德国现行法律有关难民身份的条件、但却得到了难民身份。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错误?很明显,原因是审查批准程序不严,或者没有经过审查核实就发放了批准单。

尤其是经两名律师送交不来梅移民局的案子当中,达到97%的获准率!检察机构已介入调查该案。据《明镜在线》报道,检察官以"黑帮合作"指控集中调查6人:前移民局不来梅分部主任布来莫曼(Ulrike Bremermann)、3名律师、1名翻译,第6人很可能是一名"蛇头"。调查结束前,不来梅分部暂停审批难民程序。

今年4月20日前后,媒体报道了不来梅在难民审核方面有犯规的嫌疑,人们发现,当地难民的批准率高出其它联邦州很多,而且一些原本不属于不来梅管辖的申请者在不来梅得到了难民身份,而且其中有些已在其它联邦州申请难民被拒绝。比如,一个在下萨克森州申请被拒的难民家庭原本已收到遣送回原籍的通知,而转为在不来梅递交难民申请后却意外被批准了!

另一个例子是一名男子因有作案前科早在2005年就该被遣返,但一直以"被容忍"身份在德居留。换了7、8个律师之后,这名男子找到了现被检察机构调查的3名律师之一。这名男子并不住在不来梅市,但却受邀约见了布来莫曼主任。他对《明镜在线》表示,以现金付给律师1000欧的费用。之后,28年没有解决的问题,在短短的时间内,不来梅就给解决了!不过,这名男子居住所在地也有外国人局,他们在收到这名男子获准难民身份的通知后,向不来梅难民局发去公函并指出错误,要求立即撤销难民批准通知。

前不来梅难民局主任布来莫曼什么动机这样做? 她曾告诉《图片报》,她从未接受过难民一分钱。她只关心人和人的运命,而不是数字和符号。

Josefa Schmid

施密特被空降到不来梅,不到半年,又被撤回。她正打官司要求回不来梅

不支持还撤人,当然应该道歉

今年年初不来梅难民分局被空降了一名新主任施密特(J. Schmid),照理,她的任务是清理不来梅的污迹,因为批准难民程序不严格的指责在2014年就出现过。施密特应该得到总部的全力支持。上任不久,她便发觉很多处理不当的难民案子,写报告向上级汇报后,得到的不是支持而是威胁:上级担心难民移民局的名声,以及难民这一敏感议题引发老百姓的不安,因此指示要"静悄悄地处理"。她要求面见泽霍菲尔的请求也不了了之。

今年4月底,施密特的揭露报告被媒体获知后,总部告诉她,如果再写一篇揭露文章的话,你就断送了在移民局工作的机会。5月初,施密特被从不来梅调至另一个地方工作。总部还告诉她,有关她的这些决定都是跟联邦内政部通过气并得到支持。

这样一来,不管联邦内政部长泽霍费尔在该案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德国新政府3月中旬上台、泽霍费尔担任联邦内政部长及新设的家乡部长后,就成了移民局的直接上司,而现在他表示对过失道歉、承担政治责任,合情合理。更何况,他是当年抨击默克尔难民政策、称审批程序太过宽松最激烈的高层政治家。

而较早揭露该案的施密特被调职后没有放弃,她正通过法律途径寻求公正。移民局总部称,调离施密特是出于安全考虑。但她本人则认为,这种做法是封口和惩罚。她要求返回不来梅原职并说,有超过3300多宗已被批准的难民案子有待再次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