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香港示威运动陷暴力难题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7.11.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专访:香港示威运动陷暴力难题

德国之声访谈节目Conflict Zone主持人Tim Sebastian采访了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HKIAD)发言人邵岚Joey Siu,她怎么看待香港示威活动中频发的暴力事件?谁又能阻止暴力的发生?

观看视频 03:27

香港抗爭暴力不斷 運動何去何從?

Tim Sebastian: Joey Siu,欢迎来到Conflict Zone。
Joey Siu:这是我的荣幸。

Tim Sebastian:如果香港警察使用暴力是错误的,为什么示威者使用暴力是对的呢?

Joey Siu:首先,我不认为抗议者意在攻击别人而使用暴力,我相信使用暴力的目的只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因为看到警察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殴打抗议者。

Tim Sebastian:你的意思是,他们是反击。
Joey Siu:对。

Tim Sebastian:但他们不只是报复,不是吗? 10月20日,一群勇武派抗议者向警察局扔汽油弹。这可不是报复。在此一周前,一个抗议者用美工刀刺伤了一名警察。有人在路边放了一枚自制炸弹。感谢上帝,爆炸没有造成任何损害或人员伤亡。这就是那种我所说的暴力。你能对此做出解释吗?
Joey Siu:我觉得,当抗议者意识到,和平示威和遊行都不能有效地让政府回应诉求,我相信,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试图用暴力来表达他们的愤怒,表达他们对警察的愤怒。

Tim Sebastian:但我们说的是随机进行暴力袭击(random violence),随机暴力事件。
Joey Siu:是的。我同意,无论如何,我们应该尝试使用和平手段来呼吁政府做出回应,我相信使用暴力并不能迫使政府对我们的诉求给出解决方案。

Tim Sebastian:你是说,那些使用暴力的人已经失控了吗?
Joey Siu:我不认为他们已经失控了。

Tim Sebastian:上个月,一位抗议者接受了《金融时报》的采访。他叫马克,17岁。他说"我觉得我们再也无法克制自己了。对警察的仇恨情绪越来越强烈。"已无法自制。这听起来很像某人、某个运动失去了控制。
Joey Siu:我觉得这只是个案。我相信,如果说大多数抗议者仍然在做一些破坏的事情是有原因的。比如说,他们破坏港铁站,破坏与中资公司有关的餐馆或商店,因为……

Tim Sebastian:我们先不谈其他,还是说回暴力事件。你们的一些運動领导者担心暴力,不是吗?2014年雨伞运动的组织者之一杨政贤(Johnson Yeung)说,每个利益相关者都应该立即采取行动。如果不想让暴力升级到无法回头的地步,每个利益相关方都应该立即采取行动。
Joey Siu:我同意这个观点。

Tim Sebastian:那你为什么不站出来,说暴力应该停止了?
Joey Siu:嗯,我相信抗议者的共识之一是抗争群体不要分裂,也不谴责任何抗议者,即便他们使用的暴力程度似乎在升级,可能会对其他人造成一些伤害。

Tim Sebastian:所以你们几乎保持了中国共产党的那种一致。这对你们很重要,是吗?没有人提出不同意见、没有人可以说话、没有人可以表示不赞同。
Joey Siu:我觉得那是不一样的,我们会提出异议,会讨论我们的行为,甚至在那些"破坏行为"之后,我们还会在线上讨论……反思自己的行动。所以我相信……

Tim Sebastian:不过暴力还是继续上演,谁能阻止?谁能让它不再发生?
Joey Siu:我觉得……

Tim Sebastian:没有人
Joey Siu:没人能阻止它,除非……

Tim Sebastian:没有人。如果没人能阻止,就会失控。
Joey Siu:除非等到,除非等到年轻一代和更年长的一代人一起,比如学生领袖和一些支持民主的重要领袖。他们如果站在一起呼吁,现在我们的行动必须要和平、停止暴力。我相信这可能是一个叫停暴力的方法。

观看视频 01:14

直击现场:香港示威继续 暴力不断

Tim Sebastian:这听起来很不确定。很困难。就像一旦火车开动了,你们团队里似乎没有人能让这辆车停下来,这是危险的。
Joey Siu:是的,我同意。正因如此,我们一直在组织和平遊行和集会,试图转变我们在抗议中使用的策略,让政府来回应我们的要求。我相信每个人都很努力。例如,我们正在组织罢工和罢课。我们想尝试探索其他和平方式,这样就不会有暴力。

Tim Sebastian:明白了。但在此期间,如果有任何人被杀,一个无辜的路人或警察,那整个运动就结束了,不是吗?你们的国际支持会在一夜之间消失。
Joey Siu:我同意你的观点。

Tim Sebastian:你们会准备冒这个险吗?你不会在公共场合说,我们需要停止这一切。英国政府上周发声,指出香港示威浪潮中"少数核心示威者"的暴力行为不能接受。听起来,你们的国际支持正出现摇摆,不是吗?
Joey Siu:
是的,我相信,当所有的自由世界国家都主张用和平手段解决问题时,暴力升级和那些暴力场面可能让国际社会非常担忧。

Tim Sebastian:但是国际社会告诉你们,做得太过分了。这无关紧要吗?
Joey Siu:这当然重要。不过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如何能让我们的政府负起责任,如何能让他们回应我们的诉求。

Tim Sebastian:谈到香港抗争运动的未来,你们好像没有什么计划,既不是会继续抗争,你最近说,我不知道这场抗争会如何结束,或者是明天会发生什么,我们觉得已经没有退路,所以我们一定要继续抗争,说的好像你是这场运动的过客,但你是这场运动的发言人不是吗?不该是你负起责任的时候吗?
Joey Siu:我当然应该这么做,负责为了香港和这个运动找出路,但是事实上,当香港每天的情况都极为快速地不断变化,我们看不到未来,我们甚至无法确知隔天会发生什么。因为6、7月份时,我们没想到政府会使用紧急法……

Tim Sebastian:但你们没有下一步计划,有吗?只说要达到五大诉求,这就是你们的计划,对不对,就这样?
Joey Siu:我们是有计划的,我们很清楚应该要重新思考香港的未来,我们应该要思考2047年的限期,我认为这是香港人的共识,除了五大诉求,我们正与香港各界讨论2047年后的未来。

Tim Sebastian:但这关乎的不只是你和示威者,还有其他住在香港的数百万人,都会受到运动后果的影响。受到你们运动影响好几年。你们可能不介意惹恼中国出手,但是屋顶塌下来压倒的是所有香港人,你们真的准备好承担这样的责任吗?
Joey Siu:首先我认为,大多数的香港人还是支持这场运动的,我相信,我们大多数人都很清楚,也已经准备好,一旦这个运动失败,或是中国政府使用武力终结运动,我们很清楚后果是什么。我相信大多数的香港人愿意冒险,以换得香港更好的未来。

 

采访有删节

英语访谈全片请点击此处


采访记者:Tim Sebastian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外部链接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