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特朗普的混乱自有其方法”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8.09.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特朗普的混乱自有其方法”

美国问题专家布拉姆尔认为,特朗普混乱的路线的背后是一种目标明确的战术。他对共和党同仁施压,落实他的议程:大幅减少国家的干预。

德国之声:布拉姆尔(Josef Braml)先生,美国总统特朗普目前有意拉拢民主党人。涉及税收政策和保护"梦想者"计划,他明显地是在寻求对话。您如何评价这一策略?

布拉姆尔:此类对话本就该是一位美国总统的日常工作。在美国政治两极化、立法程序受阻前,一直都是这样的。为实现其目标,每位美国总统都须超越党界、寻求支持。美国体系与德国体系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借助议会党团纪律,德国总理可强力通过自己的政治动议;美国则需要超越党派界限的对话。至于从2010年以来不再如此,其实很不正常。由此而言,特朗普是在试图重返常态。

显然,在共和党人那里,这一点并不让人特别开心?

特朗普必须约束党内同仁。而做到这一点的最佳方式是对他们施压。他对此不会缩手缩脚,这一点,他已在提高债务上限问题上显示了出来。现在,他再度对他们施压,因为,他没有其它手段。美国没有像德国这样的党纪。

特朗普如何对共和党人施压?

两年后,又是国会选举。435名众议员和参院100名议员中的三分之一要改选。鉴于特朗普成功地将医保改革的失败归咎于国会中的本党议员,因此,为防止在下届选举中受罚落选,这些议员们在税务改革问题上就得有所贡献。为使他们的确对他有所求,他已威胁要同民主党人一起提高对富人的征税。他当然不会落实这一政策。但是,即使债务山由此会变得更大,他也将使党友们在减税问题上采取一致立场。

与此相关,您如何看待有关所谓"梦想者"-没有美国国籍的那些在美国生活的年轻人们前景的对话?

随着取消前任奥巴马的相关行政令,特朗普将球踢回了国会。围绕这一情绪化题目,他让司法部长塞申斯去应对媒体,便也就使自己避开了火线。顺便说一说:任参议员时,塞申斯曾领头阻止了移民法的制定。这一次,恐怕也不会出台相关法律。

在政治上,特朗普显然表现出了相当的灵活性。他到底有何种取向?

特朗普表面上的混乱其实有其方法。他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即:尽量缩减国家的权力,政治不再干涉经济,既不能经由税收,也不能经由管控去干预。涉及这一项目,他有望获得金融和石油业等重要经济部门的支持。为确保在竞选连任时的融资,特朗普将重新放宽在环境和金融领域的管理。

您如何评价这一减少国家干预的政策?

特朗普损害民主制。我们知道,由国家引导经济不会奏效;而自由放任这一极端做法也同样危险。在美国的一些重要领域缺乏竞争。例如,在信息技术领域、军备领域、金融服务领域,以及能源供应领域,都存在垄断现象。这一方面是经济问题:竞争少意味着效率低、创新少。另一方面,则是一个更大的政治问题,因为,这些占主导地位的玩家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制定游戏规则,以便从社会总财富中捞取更多份额。而这一点,美国人感觉到了,他们对这样的生意经嗤之以鼻,从而把选票投给了局外人特朗普。

他现在不是正好要继续推进这一发展吗?

是的。这正是这一发展危险的地方。美国人视这一体制为腐败,-这部分地是正确的。特朗普则强化了这一感受,并使自己以一名因拥有巨大私产而不受制于他人的独立竞选人的面目出现。他曾许诺舀干华盛顿的金钱沼泽地,现在,他可要让信他的选民们失望了,因为,现在,坐在内阁桌边的是华尔街、石油大亨和军火工业。美国正面临从民主政体沦为金钱统治的危险。

布拉姆尔博士是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的美国问题专家,是《特朗普的美国-以自由为代价》(Trumps Amerika - Auf Kosten der Freiheit)一书的作者。他也通过自己的博客usaexperte.com发表当下评论。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