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新冠病毒作战:古巴大夫或能提供帮助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7.03.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新闻广角

与新冠病毒作战:古巴大夫或能提供帮助

以前是埃博拉,现在是新型冠状病毒:古巴医生们也有能力迎战这一疾病?哈瓦那的“白衣军”不仅享有国际声誉,而且还给古巴带来宝贵的外汇收入。

Sierra Leone Kuba senden 165 Mediziner nach Westafrika

与埃博拉作战的首批古巴医疗队成员飞抵塞拉昂首都弗里敦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全球新冠病毒疫情危机中,一种来自古巴的药物也起着重要作用:干扰素Interferon alfa-2b。

古巴政府喉舌《格拉玛报》称,这一抗病毒药是北京用于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的30种药物之一。

涉及其全球应用问题,世卫组织迄今持谨慎态度。该组织医学委员会成员普法费尔(Dina Pfeifer)在回答德国之声的相关提问时这么说:"没有临床研究,无法评论这一干扰素的治疗前景"。

2014年埃博拉疫情期间,古巴医生在西非的援助行动曾引起世人特别关注。当时,古巴向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和几内亚派出了460多名医生和护理人员,其中165人直接受世卫组织的委派。

埃博拉考核

德国全球与区域问题研究所(GIGA)拉美事务部的古巴问题专家霍夫曼(Bert Hoffmann)指出,世卫组织对古巴医生们在埃博拉疫情中的表现有良好印象,认为他们行动迅速、富于效率。

霍夫曼预期,古巴拥有的专长也会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斗争中受到重视。他指出,众多卫生体系欠发达的穷国也会面临冠状病毒问题,若世卫组织要对此作出反应,则古巴医生也可能被派去非洲抗疫。

Kubanische Ärzte helfen Erdbebenopfern in Pakistan

古巴医生在洪都拉斯帮助医治登革热患者

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曾称古巴医生是服务于国际主义使命的"白衣军"。据古巴卫生部提供的数字,从1963年以来,古巴共向164个国家派遣了60多万人次的医生。目前,该国有约3万名医护人员在67国参与使命,非洲和拉丁美洲是重点。

商业模式

曾经的国际团结象征逐渐演变成了一个赚大钱的模式。据联合国贸发组织提供的数字,古巴对外医疗服务的年度外汇收入约达110亿美元。作为比较:2018年,该国蔗糖 、烟草、镍和朗姆酒出口外汇收入为30亿美元。

古巴问题专家霍夫曼解释说,自1989年起,鉴于外汇来源枯竭,哈瓦那作出决定,将医疗强项转变为经济强项,在服务本国民众和在人道救援之外产生经济效益。

医生多,药品少

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和受欢迎的专长之间的这种矛盾导致悖谬现象:公共卫生系统虽拥有足够的医生,但因经济危机和外汇短缺而面对药物和医疗器械匮乏。在美国拿美元的出租车司机比医生挣得多。

因此,古巴的卫生制度得到许多国际组织的支持,其中包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泛美卫生组织、国际疫苗免疫联盟(Gavi),或国际明爱组织(Caritas International)。

《纽约时报》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古巴的卫生制度和美国的完全相反,"在古巴,医疗免费,基本医疗服务奏效。在美国,医疗服务昂贵、依赖高技术"。

古巴接种疫苗的儿童数量多于美国

统计显示,古巴拥有成功的预防及基本医疗服务系统。该国的儿童死亡率低于美国。在古巴,接种疫苗的儿童数量多于美国,几乎所有国民都参与成人预防癌症检查项目。

即使古巴成不了美国的医疗榜样,这个社会主义岛国将国内生产总值的11%用于公共健康事业,这一点在拉丁美洲以及在众多非洲国家却被视为表率。古巴人对这个悖谬现象似乎已习以为常。该国有这样一句俏皮话:"我们活如穷人,死象富人。"

现在,新冠病毒也来到了哈瓦那。据该国共产党机关报《格拉玛报》报道,3月12日,3名意大利游客被确诊感染,被送入佩德罗·库里热带医学研究所(IPK)治疗。报道称,这3名患者"状况良好"。

霍夫曼认为,新冠肺炎危机不仅凸现了穷富矛盾,而且也显示出了专制和民主制之间的矛盾。他指出:"在采取严厉措施抗击疫情的问题上,古巴和中国这样的国家有巨大优势,因为,国家可以直接下手。在那里,有着一种军事套路,紧急情况下,可以把一架飞机彻底清空。这是蛮横行为,但在这种局面下却能产生积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