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针抵抗所有新冠?美军研发“超级疫苗” | 科技环境 | DW | 06.02.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科技环境

一针抵抗所有新冠?美军研发“超级疫苗”

美国陆军研发俗称“全能疫苗”的“泛冠状病毒疫苗”(SpFN ), 用于预防现在的以至将来的所有冠状病毒,且要使常规加强接种不再必要。是否真能达此目标,尚待观察。

泛冠状病毒疫苗据信能保护美国武装部队未来免受各种冠状病毒及其变体的侵害(资料图片)

泛冠状病毒疫苗据信能保护美国武装部队未来免受各种冠状病毒及其变体的侵害(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全能疫苗"、"超级疫苗"、"泛冠状病毒疫苗"、"神器"--美国军事研究所目前正在测试的冠状病毒疫苗SpNF已获多种美称,全因这种"刺突蛋白-铁蛋白纳米颗粒"(缩写 SpFN )据称有能力应对各种冠状病毒变体,从而预防未来大瘟疫,届时,即使出现新变种,也无需加强接种:以一挡万!

"超级疫苗"如何发挥作用? 

SpFN 是一种蛋白质疫苗。作用原理与去年12月底获得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批准的Novavax蛋白疫苗类似。 

SpFN 基于铁蛋白,一种可以储存铁离子的内源性蛋白质分子。这种蛋白质分子将自己折叠成一个有 24 面的球--就像一个足球,相关疫苗使每一面都能分别应对不同冠状病毒变体的独特荆突蛋白,从而使疫苗具有强大适应性能,且易于修改。 

先前批准的疫苗也针对这种荆突结构,即所谓的刺突蛋白,其尖刺犹如开门器,与 ACE-2(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 受体对接,致冠状病毒穿透人体细胞。

接种疫苗后会产生附着于荆突蛋白的抗体,使其与受体的对接不再起作用,如此,病毒无法再感染细胞。 

同时,疫苗接种会激活 T 细胞,该细胞能识别并杀死受感染的细胞,从而防止病毒繁殖。 

为增强疫苗反应,某些活性增强剂,即所谓的佐剂,被添加到疫苗中。在 SpFN 疫苗里,活性增强剂 ALFQ 使免疫系统立即处于警戒状态,且高度安全、有效。美军开发的这种军用脂质体制剂 (ALF) 由含饱和磷脂、胆固醇和单磷酰脂 A 作为免疫刺激剂的脂质体(气泡)组成。 

此外,与 mRNA(信使核糖核酸) 疫苗不同,SpFN 不需要在零下两位数状态下冷藏,从而使储存和运输更加容易。Novavax 的蛋白质疫苗也有此优点。

新冠口服药:疫情终结者?

猴子身上有效 

SpFN 由位于马里兰州银泉( Silver Spring )的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 (WRAIR) 开发。这一铁蛋白纳米颗粒疫苗首先在恒河猴身上接种测试。 

根据该研究所科研工作者发表在《科学转化医学》(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杂志上的报告,接种后,出现了针对原始冠状病毒及alpha、beta、gamma 和 delta 等4种变体的强中和抗体,该抗体甚至对显着不同于 SARS-1 的 SARS-CoV-2病毒亦有效。 

媒体报称,SpFN 疫苗产生的抗体也能对抗 omicron 变异毒株。 

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称,对恒河猴的成功实验之后,对人类的第一阶段研究亦已启动。相关临床试验旨在提供有关 SpFN 的有效性是否也可以转移到人类以及疫苗是否具有良好耐受性的信息。 

疫苗共同发明人、该研究所新兴传染病分部主任莫德贾拉德( Kayvon Modjarrad )博士表示,临床试验旨在为"一种通用疫苗铺平道路,不仅可预防当下病毒,还能预防未来的变种。"他说,"在向公众发布之前,我们静待临床数据。到目前为止,一切结果都符合我们的设想。"

考虑下一种冠状病毒 

根据白宫首席医学顾问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在国会作证时的说法,远景上,开发一种通用冠状病毒疫苗可有助于预防全球范围爆发下一次大流行瘟疫。 他透露,美国国内已大量投资,不仅用于改进针对 SARS-CoV-2 的疫苗,还用于开发下一代疫苗,特别是通用冠状病毒疫苗。

白宫首席医学顾问福奇博士已开始关注随时可能出现的病毒变种及瘟疫

白宫首席医学顾问福奇博士已开始关注随时可能出现的病毒变种及瘟疫

美军有意研发一种有效对抗冠状病毒的"神器"绝非偶然。几十年来的情况显示,未来也一定会出现攻击性冠状病毒。莫德贾拉德博士指出,"过去20年里,人类冠状病毒的加速出现和 SARS-CoV-2 变体(最近是奥米克戎)的肆虐,突显了对拥有新一代预防性疫苗的持续需求,新一代疫苗可提供广泛的冠状病毒疾病保护。" 他强调,"我们的策略是开发一种'泛冠状病毒'疫苗技术,有效应对多种冠状病毒及其变体,提供安全、有效、长期的保护。"

长期被低估的冠状病毒危险 

其实,1960 年代起,人类即已知冠状病毒。该病毒病原体种类繁多,主要感染啮齿动物、鸟类、以至哺乳动物。 

到目前为止,只有少数冠状病毒能适应人类,但一旦成功适应,它们便大行其道。约三分之一的普通感冒便由RNA 冠状病毒引起,核糖核酸组成其基因组,在将遗传信息转化为蛋白质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首个 SARS 冠状病毒已具致命性, 2002 年导致全球近 1000 人死亡。

 缩写" SARS" 已勾勒出疾病过程:在"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状态下,感染始表现于高烧、头痛、喉咙痛和肌肉疼痛,然后发展为严重的非典型肺炎,并伴有剧烈咳嗽和急性呼吸急促。 2004年,SARS又消失了。 

然而,2012 年 6 月,一种新的、具攻击性的冠状病毒出现于人体:MERS-CoV,即"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它首先在近东和中东地区被发现, 后传播至欧洲和其他国家、地区,直到2014 年 5 月,感染症状类似 SARS。 

最迟在这时,变异冠状病毒对人类有多危险及其可能的永久性威胁便很清楚了。 

对"神器"的质疑 

美军研发的疫苗是否真是扭转疫情、预防未来大流行的"神器",尚需观察。 

柏林德国风湿病研究中心免疫学家兼科学部主任拉德布鲁赫 (Andreas Radbruch )博士对媒体表示,他不认为会是一种"奇迹疫苗"。他说,"这种疫苗是否能预防今天甚至不存在的所有可能的 SARS-CoV-2 变种有待观察。我持怀疑态度。" 他表示,即使与 Novavax 的蛋白质疫苗或 mRNA 疫苗相比,SpFN 也不是最终的游戏规则改变者。他认为,从设计概念看,该疫苗至少并不在根本上优于目前正在开发的众多其它疫苗,那些疫苗也不仅仅依赖于一种荆突蛋白。他说:"原则上讲,在疫苗方面有更多选择当然好,尤其是那些含有多种病毒成分的疫苗。但我们不应该忘记,mRNA疫苗的一个巨大优势是我们可以很快让其适应新的变异毒株。" 

所以,我们无需寄希望于"奇迹武器",因为,我们已经有了可以控制 SARS-CoV-2 的疫苗,可显著减轻染疫者严重病程。凭籍新的 mRNA 技术,未来出现新型冠状病毒及变异毒株时,可相对较快调整疫苗。 

作者: Alexander Freund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