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为华文世界搭桥的记者

香港网络媒体《端传媒》的执行主编张洁平非常熟悉两岸三地的异同,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时,她谈论香港、中国传媒界的形势以及她想要建立一个有国际视野媒体的理想。

Deutschland Berlin - Merics Veranstaltung - Zhang Jieping (DW/H. Shuen Lee)

《端传媒》的执行主编张洁平在柏林出席活动

德国之声:端传媒强调自己为"为全球华人而办的数字媒体"。其实你创办这媒体的初衷是什么?

张洁平:就是在中国、香港跟台湾之间创造一个以内容为基础的平台,然后让三个地方的人有机会相互理解,这是我们最初的初衷。这种形式的媒体在历史上也有,例如《亚洲周刊》,我理解凤凰卫视最初也是想这样,但都没有成功,所以我们知道很难。所以就想在互联网时代,有没有可能可以打破一些大家理解之间的壁垒。一年多下来,现在其实还行,在讨论区也会看见有简体字跟繁体字的人在辩论,然后他们都写得很长,而且都还蛮有质量的,所以我们基本上还是吸引到了我们想要的读者群。

德国之声:你会不会觉得香港缺乏了有这种视野的媒体?

张洁平:我自己在香港11年,2005年从大陆到香港,我一直都觉得缺少这样的一个平台。对我来说,要我看本地(香港)的报纸,我可以看明白,但是我知道我大陆的朋友是看不懂的。他们用的都是中文,但是当地传媒的方式是不解释背景的。我自己在朋友圈做翻译做了很多年,但是这几年越来越难,因为香港发生很多政治上的变化,中国跟香港的差距越来越大。我特别明显的感觉到,我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跟脸书越来越像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我还是觉得大家需要去相互理解,因为我们要是真的出了事情,不管香港,还是中国,还是台湾,谁出了事情,其他的两个社会都不能独善其身。不管你认不认同对方,你都不可能置身事外。香港问题从来也不可能只从香港出发去理解。香港问题,尤其是政治上,很大程度上是受中国影响,你不能回避这一点。要是你理解中国的政治逻辑不够的话,对香港问题的判断就会出现错误。我也觉得香港人应该去理解台湾,台湾自己民主化的经验,台湾自己社会运动的经验跟教训,那是可以分享的。

德国之声:据你对香港和中国大陆两方面的认识,两地的媒体控制有什么不同?

张洁平:中国政府在内地的媒体控制是通过行政命令,它有中宣部,它有这样的一个系统可以直接打电话给主编说哪一个文章不能发。香港没有机构具有这个权利。它在香港显然用另外一种方式,很资本主义的方式,就买你的媒体嘛,或者是买你的股份。不在中国控制范围内的媒体非常的少,就这么一两家。基本上是,它想要控制你的话,它是完全可以控制你的,因为资本结构的问题。只不过中国在香港的媒体控制上比较柔软一点,他不会这么强硬的去控制,像明报这种有声望的报纸,也想要保持声望。

德国之声:这么说,香港是不是还是自我审查较多?

张洁平:其实很难定义这是不是真的自我审查。举个例,例如有人跟你说你在报道中国上给我小心一点,不然你的记者在大陆采访就会遇到麻烦,用各种方式跟你说你小心一点,不然广告商就会没掉,这些东西都是非正式的。那落到主编或老板身上,怎么办呢?他就要做选择,然后这个选择就会被外界解读为自我审查。他不想让记者在大陆遇到麻烦,希望还有继续采访两会的权利,所以在很多事情上就要做妥协。

德国之声:那大陆与香港媒体究竟有哪些根本区别呢?

张洁平:中国媒体最大的问题是他们没有办法真正公开的、自由的讨论公共议题。很多中国人到了海外不太会讨论,比如说德国难民问题,我非常惊讶的是他们在看这个问题上非常的纳粹。后来我跟他们聊了以后,我发现就是在中国成长的环境里没有公共讨论这件事情,一旦遇到一些不能简单用对错来分类的问题,它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香港媒体是另一个极端,你非常的自由,至少以前是这样。但也许香港在过去没有什么太大的政治问题,都是商业社会嘛,所以问题比较少。所以香港媒体也没有所谓的公共讨论。你看媒体写故事的方式非常碎片化,就是写消息,大家只喜欢看到报料。但其实香港是可以有公共讨论的,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觉得香港在浪费自己的言论自由。讨论其实最近这两年开始在脸书上变的多一些,但其实主流媒体其实很难。

德国之声:占领中环运动过后,讨论的确是增加了,而且开始有本土派的力量出现。

Hongkong Jahrestag Proteste (Reuters/T. Siu)

“占中”运动给香港的政治带来了巨大变化

张洁平:我觉得每一种新的政治力量的出现对媒体来说都是一个好的机会去重新理解这个社会。比如说我们也会做本土派跟港独的专题,我觉得媒体应该尽到责任去解释这个社会在发生什么事。本土派出现了,旺角事件出现了,有人开始主张香港独立,而且越来越多年轻人这样子。这些都是表象,但媒体有责任去解释为什么,它是在怎么样的情况下出现的。

德国之声:你会不会觉得香港人把事情太过政治化?还是压力真的在日渐增加?

张洁平:我觉得客观来说压力的确是在变大,这个压力跟香港政治变化有关,也跟中国的政治环境变化有关。中国自己本身的管制也正在变得强硬,所以他对内跟对外其实是一致的。另一方面我觉得香港人不是特别了解中国的政治逻辑,所以在有一些事情上会过度诠释。这种过度诠释会加剧自己的恐惧。但很多人放弃(香港前途)的速度也比我想象中的要快一些。我觉得是因为他们不太知道应该如何跟中国政府和它的管制手段玩游戏。其实是有空间的,而且这个空间是你要一点点的去争取回来的。以前香港人不用玩这种游戏,都是按规则办事,现在却有很多潜规则。

德国之声:端传媒自己有没有受到什么压力?

张洁平:我们宏观受到的压力跟所有香港媒体是一样的,它们(中国政府)也会注意你怎么报道中国的事情。比如说我们在乌坎事件上还被点名,简直是莫名其妙。我们之所以选择在香港做这个媒体,就是希望最大程度减低潜规则的可能性。我们也不希望不断的跟潜规则在搏斗,所以说实话我们没有任何进入中国市场的野心,我们就是想好好的做一个专业、正常的媒体。就是该报道的话题,不会因为可能有的压力而不去做。要不然就不要做新闻了。

张洁平为来自江苏的资深传媒人,于2005年移居香港,曾为《亚洲周刊》记者、《阳光时务周刊》执行主编、《號外》副主编,并于2015年合作创办以网络为主要传播平台的新闻机构《端传媒》。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