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事实核查:是否有人因接种新冠疫苗而死亡? | 科技环境 | DW | 13.02.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科技环境

DW事实核查:是否有人因接种新冠疫苗而死亡?

新冠疫苗接种活动正在进行,个别死亡病例见诸各大报端。疫苗是否真会致命?德国之声审视了6个国家的死亡案例——发现了一个明确的结果。

Kolumbien Bogota Coronavirus | Sarg auf dem Friedhof

根据目前的调查结果,疫苗与死亡没有因果关系

(德国之声中文网)随着新冠疫苗在全球范围内的逐步接种,许多人不禁要问:已经接种疫苗的人情况如何?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要问谁,因为在很多国家,接种过疫苗的人比例仍就较低。所以不少人在网上搜索答案,不免会看到下列文章标题:

"接种新冠疫苗后15人死亡"

"高龄女性接种新冠疫苗后死亡"

"疫苗试验志愿者在接种新冠疫苗后死亡"

这些报道中的案例引起了人们的质疑:难道新冠疫苗并非解决问题的办法,而本身就是一个问题?疫苗是否安全?所有审批前的临床试验和上市后的对照数据都表明:欧盟批准的疫苗非常有效,而且只有很少且大多都不太严重的副作用。尽管如此,德国爱尔福特大学(Uni Erfurt)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56%的受访者希望接种疫苗,44%的受访者持怀疑态度。不少人在调查中表示,要观察已经接种疫苗人的反应后再决定是否要接种。关于死亡案例的报道不免让一些人感到不安。

但是,对疫苗的质疑是否有道理呢?德国之声调查了6个国家的报告案例:德国、西班牙、美国、挪威、比利时和秘鲁。结果是:在所有的案例中,公共卫生官员发现,接种疫苗和死亡之间并没有因果关系。 截至发稿,根据彭博社的全球疫苗追踪,全球范围内已经接种了超过1.3亿剂新冠疫苗,平均每天接种约500万剂。在上述6个国家,共施打了约5000万剂疫苗。其中是否有人因为接种疫苗而死亡?德国之声针对6个国家的报告进行了事实核查。

德国:"接种新冠疫苗后死亡"?

到目前为止,德国还没有发现有人因接种新冠疫苗而死亡的案例。然而,以下这些数字仍旧值得仔细推敲一下:保罗·埃尔利希研究所(Paul-Ehrlich-Institut, 简称PEI)收到了113名年龄在46岁至100岁之间的疫苗接种者的死亡报告(71名女性,38名男性,其中有4例没有说明性别)。PEI是负责疫苗批准和药品安全的联邦机构。PEI在一份报告中说,死者平均年龄为84岁,死亡发生在接种疫苗后1小时至19天之间,该报告研究了1月31日之前的病例。

在113人中,有20人死于新冠病毒(其中19人并未得到完全的疫苗保护,1人的情况不清楚),另有43人死于基础疾病或其他传染病。

PEI写道:"在所有其他人中,部分人患有多种基础疾病(……),这大概是死亡的原因。"然而,PEI要求相关部门提供这些案件的进一步资料。有50个案例的死因不明。 PEI指出,接种疫苗后观察到的死亡人数实际上低于没有疫苗情况下的预期死亡人数。

PEI负责人克劳斯·齐丘特克(Klaus Cichutek)在1月中旬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死亡率并没有增加,所以也可以说这些死亡和疫苗没有关系。"他强调,到目前为止,德国使用的BioNTech/辉瑞和Moderna疫苗显示出"很高的安全性"。

目前检察院正在调查另一起科隆的包含3名死者的案件。科隆法医部主任马库斯·罗斯柴尔德(Markus Rothschild)强调,这3名老人在接种新冠疫苗后死亡;但这3人之前都患有相当严重的基础疾病。

Spanien | Coronavirus | Impfungen

据报道,西班牙一家养老院的死亡事件归咎于新冠病毒感染引起的并发症

西班牙:"至少7人在接种辉瑞疫苗后死亡"?

西班牙媒体报道,该国一家养老院中有9人在接受第一剂BioNTech/辉瑞疫苗后死亡。该养老院的所有居民都患有基础疾病。

这家位于西班牙拉加尔特拉(Lagartera)、名为萨尔瓦多 (El Salvador)的养老院的院长介绍,接种疫苗5天后,养老院的居民出现了"头痛或偶尔腹泻等症状"。他表示,一名医生告诉他,这可能是疫苗的副作用。当地官方表示,所有9人的死亡都归咎于新冠病毒感染引起的并发症,这是疫苗接种活动期间有疫情爆发的结果。因为如果是在新冠病毒的潜伏期(5~6天)内接种疫苗,仍有可能发病。即使在接种疫苗后,也有可能被感染,因为根据罗伯特-科赫传染病研究所(RKI)的说法,疫苗通常在第一次接种后的十到十四天才会生效。俄罗斯和中国的官方媒体都对这家养老院的死亡案例进行了广泛的报道,其中中国方面主要引用了俄罗斯官方媒体的报道。 尽管标题骇人听闻,但俄罗斯官方媒体的原文明确指出:"目前没有证据表明疫苗和死亡有关。"

文章还引用了一份事实调查报告称 :"从统计学角度而言,有些人在接种疫苗后,出于与身体对疫苗的反应无关的原因而生病或死亡,是不可避免的。" 然而,其他转述这篇文章的报道中却没有提到这一要点。

美国:政府数据库显示"接种新冠疫苗后181人死亡"?

这则消息尤其在印度广为流传。这一说法是基于儿童健康保护组织(Children's Health Defense)的新闻稿,该组织由著名的反疫苗活动家小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领导。这名活动家最近因宣传反疫苗而受到关注,他甚至参加了德国的新冠否认者示威活动。

虽然这篇新闻稿的标题声称这些数据来自"政府数据库",但实际上它们来自国家疫苗信息中心(NVIC)的网站,这是一个与美国政府毫无关系的非营利组织。著名的科学与健康记者迈克尔·斯佩克(Michael Specter)称该组织为 "美国最强大的反疫苗组织"。

仔细阅读便不难发现,这些数据的基础是有问题的。国家疫苗信息中心指出,这些数据来自美国政府的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VAERS)。但该系统特别指出:"任何人都可以向VAERS提交报告,包括家长和患者","不能仅用VAERS报告来确定疫苗是否导致或引发了不良事件或疾病"。此外,VAERS鼓励疫苗提供者报告重大健康问题,"无论他们是否认为疫苗和问题有关"。此外,VAERS指出,其数据 "不能被用于说明疫苗是否存在相关问题,以及问题的严重性、频率或比例。","应结合其它科学信息进行解释"。

早在2015年,一项评估疫苗相关死亡事件报告的研究就强调,VAERS系统数据存在偏差,因为该系统 "接受任何提交的不良事件报告,却不评估其临床意义以及和疫苗接种的关系"。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也警告称,VAERS系统存在报告偏差和数据质量不一致的问题。

然而,国家疫苗信息中心也在自己的网站上征集类似VAERS报告的疫苗不良事件报告。该组织并没有说明这两个数据集在数据库中是合并还是分开保存的。无论如何,并没有证据证明,所谓的181人死亡案例和新冠疫苗接种有因果关系。

挪威:"30名养老院居民接种新冠疫苗后死亡"?

挪威药品管理局Statens Legemiddelverk共调查了33起养老院居民接种疫苗后死亡的报告(截至2021年1月26日),并在调查之后的分析报告中写道:"到目前为止,已经接种疫苗的养老院居民中有很多是非常虚弱或病危的病人。在挪威养老院或其他类似机构里,每天平均有45人死亡。因此,在接种疫苗后不久发生的死亡是可以预期的,但并不意味着与疫苗有因果关系。"

Norwegen Impfung gegen Coronavirus

在挪威,死亡案例与接种疫苗之间没有任何得到证明的关联

欧洲药品管理局的药物警戒风险评估委员会(PRAC)也对这些案件进行了调查,并在一份报告中指出:"调查没有发现任何安全问题",并补充道:"(多种)基础疾病似乎是合理的死因。其中一些人,在接种疫苗之前已经开始了姑息治疗。"

英国医学会( British Medical Association)杂志的一篇文章在评估这些病例时引用了挪威药品管理局医疗主管斯坦纳·麦德森(Steinar Madsen)的话写道:"这些死亡病例与疫苗之间没有确切的关联。" 不过,麦德森表示:"常见的副作用对于身体较好、较年轻的患者而言并不危险,疫苗有这些常见的副作用也并非不寻常,但这些常见的副作用可能使老年人的基础疾病病情加剧。"他继续指出:"我们对此并不感到惊慌或担忧,因为这些都是非常罕见的事件,它们发生在非常虚弱和病情非常严重的病人身上。"

比利时:"14人接种新冠疫苗后死亡"?

比利时联邦药品和健康产品机构(FAMHP)报告称,有14人在接种新冠病毒疫苗不久后死亡。然而,因果关系并不成立。据《布鲁塞尔时报》报道,所有的死者都超过70岁,其中有5人超过90岁。相关部门没有公布关于死者的更多信息。

比利时联邦药品和健康产品机构向《布鲁塞尔时报》表示:"报告的死亡病例没有共同的临床症状,这一点令人减轻忧虑。同样,这些死亡病例的前后时长各不相同。" 该机构补充说,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在死亡和新冠疫苗之间发现明确的因果关系。

这家机构每周都会发布有关疫苗副作用的研究报告。比利时目前在施打BioNTech/辉瑞和Moderna新冠疫苗。比利时当局没有说明,14名死者生前具体接种了哪种疫苗。

一名秘鲁志愿者在中国产新冠疫苗的临床试验中感染新冠病毒后死亡。解盲后发现,这名志愿者接受的是安慰剂,而不是疫苗

秘鲁:"疫苗试验志愿者死于新冠肺炎"?

据路透社报道,一名秘鲁志愿者在中国产新冠疫苗的临床试验中感染新冠病毒后死亡,执行试验的卡耶塔诺·埃雷迪亚大学 (Cayetano Heredia University)不得不暂停当地的一项研究。

解盲后--也就是揭示哪些参与者接受了疫苗以及哪些参与者接受了安慰剂之后,发现死亡的受试者并没有接种疫苗,而是接受了安慰剂。该大学在一份声明中说:"必须指出的是,参与者的死亡与疫苗无关,因为她接受了安慰剂。"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着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