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成自由聊天室 可惜昙花一现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8.02.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Clubhouse成自由聊天室 可惜昙花一现

在大量中文用户涌入Clubhouse後,过去几天那里出现不少中国用户与其他华文用户互动的情况。人们甚至谈论敏感议题。不过好景不长,周一不同消息源称该应用已在中国被屏蔽。

Clubhouse | Social-Media-App

过去几日多次在Clubhouse上开群与中文用户交流的澳大利亚华裔艺术家巴丢草告诉德国之声,他觉得由於Clubhouse是以语音为基准的社交媒体,所以华文用户能跨越简体字与繁体字的隔阂,更直接的交流。

(德国之声中文网) 过去一周,透过邀请才能註册的美国语音社交软件Clubhouse上出现大量的中国用户,而软件上过去几日也出现许多中国大陸丶香港丶台湾与居住在各地的维吾尔用户讨论这些敏感话题的「俱乐部」。

过去几日多次在Clubhouse上开群与中文用户交流的澳大利亚华裔艺术家巴丢草告诉德国之声,他觉得由於Clubhouse是以语音为基准的社交媒体,所以华文用户能跨越简体字与繁体字的隔阂,更直接的交流。

不过就在周一(2月8日),不同的消息来源告知,大陆刚刚火起来的这款苹果应用已经又被封锁。据法新社报道,周一当地时间晚上,clubhouse在中国大陆已无法使用。记者安替也发推特证实了这一消息属实。

之前的谈论很热烈

巴丢草对德国之声表达了这款语音软件的优势:「如果以文字在其他社交媒体上交流,用户常会遇到的问题是,他们很难知道另一个帐号背後的用户是否为真人。在推特上,我们常看到香港示威者与中国五毛引起骂战,用户很难得知这些中国帐号背後是机器人还是真人。然而,Clubhouse因运用语音交流,所以很难用机器人去复制帐号,所以当中国用户与其他地方的用户交流时,我们都可以透过语音听出来帐号背後是个真人。」

巴丢草认为,各地的中文用户透过语音交流,能够在群内建立一个「和解」的感觉,而这种效果是必须透过Clubhouse的语音发言才能达到的。他说:「目前在华语圈的Clubhouse上,大部分用户都有发言权,这也让用户更敢於表达。我在观察中发现,Clubhouse上很多用户是我平常在推特等社交平台上接触不到的,而看到很多人愿意说话也是件十分鼓舞人心的事。」

不过,人权观察的中国部研究员王亚秋则点出,由於Clubhouse目前限制iPhone用户才能下载,所以在中国国内,这个条件会自动筛选出社经地位较高的用户。她告诉德国之声:「在讨论新疆丶台湾跟香港这些话题的群里,很多人都是自己选择加入的。我们可以看到Clubhouse展现出中国有一群比较自由派的人,因为很多有爱国倾向的中国人比较不会出现在Clubhouse上,他们也不会加入讨论敏感话题的群。」

理解維族處境的漢人

Epkar Asat

莱汉·阿萨特表示,这些汉族用户想帮忙的意愿,也让她理解到为何中国政府过去几年在国内要一直压抑与新疆再教育营相关的各种讨论。

从2020年开始为被新疆政府判刑关押的弟弟发声的维吾尔律师莱汉·阿萨特,7日也在Clubhouse参与了一个用中文讨论新疆再教育营的群。她表示,在讨论过程中,发现中国其实有不少汉族用户能理解维吾尔人过去几年的感受,这也让她感到蛮感动的。

她告诉德国之声:「当有些用户在讨论中问了一些不恰当的问题,其他汉人用户就会出来捍卫我们维吾尔人,那个时刻挺感人的。透过两天的交流,我的感觉是毕竟汉族与维吾尔人在中国国内同在一个体制内共存,所以我在Clubhouse的讨论中可以感受到我们是一个联盟的感觉。这些汉人很想为我们发声,但他们也很害怕被政府打压。」

莱汉·阿萨特表示,这些汉族用户想帮忙的意愿,也让她理解到为何中国政府过去几年在国内要一直压抑与新疆再教育营相关的各种讨论。她说:「部分汉人用户一直问的问题是,他们如何帮助我们,但也同时避免让自己陷於危险的状态。由於这些汉族用户首先仍要考虑个人安全,所以他们无法公开声援维吾尔人。」

安全疑虑

尽管中国用户在Clubhouse上与其他华文用户的互动令人鼓舞,但这个软件使用的技术仍为部分用户带来一些安全疑虑。巴丢草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由於Clubhouse要求用户以手机号码註册,并在註册时,询问用户是否愿意提供通讯录内的资讯,这些步骤都引发了很大的安全疑虑。

Badiucao Chinesischer Künstler Aktivist

巴丢草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由於Clubhouse要求用户以手机号码注册,并在注册时,询问用户是否愿意提供通讯录内的资讯,这些步骤都引发了很大的安全疑虑。

他说:「目前Clubhouse是采取邀请制,所以每个用户的关系网很容易被中国政府所掌握,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另外,由於Clubhouse使用的是中国公司Agora的声音技术,所以这些公司是否能在中国政府要求与其进行技术合作时,有能力拒绝相关的要求,也是非常值得关注的。如果无法拒绝中国政府的要求的话,这可能造成很严重的安全疑虑。」

人权观察的王亚秋则表示,Clubhouse是一个美国的软件,所以如果它在中国的营运引发争议,Clubhouse在美国可能像Zoom一样接受调查。她说:「如果Clubhouse配合中国政府做事,这对它本身的名声会有影响。」

中国用户暴增

即便如此,王亚秋与巴丢草都认为,外界应该以正面的方式看待过去几天大量中国用户出现在Clubhouse上的现象。巴丢草表示,Clubhouse证明了中国不是一块铁板,虽然国际社会从外面看都以为中国国内只有爱国主义与国家主义,但是Clubhouse上的中国用户显示,可能很多中国人对於自己国家有很清楚的认识,他们也很清楚知道自己面临的困境为何。

他告诉德国之声:「感觉上,中国就像一个高压锅,当Clubhouse出现时,就像是有人把高压锅上的气阀稍微推开,高压锅内传来的尖锐声音传遍全世界。但我们不知这个气阀何时会被政府的大手关掉。Clubhouse证明的一点是,中国这个锅子内部并非像北京所说的如此风平浪静,锅内的社会反而存在很大的怨念跟矛盾。」

王亚秋也指出,虽然外界可能对於Clubhouse上出现不少思想偏自由派的中国用户感到惊奇,但实际上这些用户一直以来都存在,只是碍於可能被政府打压的风险,这些中国人一直无法公开谈论香港丶台湾或新疆再教育营等敏感话题。

她说:「Clubhouse让这些中国人浮出台面。我希望台湾丶香港跟全世界的人,了解这些中国人是存在的,只是因为他们担心潜在的风险,所以无法公开评论这些话题。」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