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撼动东德政权的那个夜晚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9.10.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30年前撼动东德政权的那个夜晚

1989年10月9日,近7万人在莱比锡示威游行,要求更多自由和民主。与人们的担心相反,东德安全力量未出动镇压。这一天后来被称为东德和平革命的“命运之日”。

DDR - Wende - Montagsdemonstration in Leipzig 1989 (picture alliance / Lehtikuva Oy/Heikki Saukkomaa)

示威者高举写着“自由”的横幅(1989年10月9日于莱比锡)

(德国之声中文网)18点刚过。圣尼古拉教堂大门开启,结束了祈祷的人们纷然涌出。在教堂前和街角的卡尔·马克思广场上,数以万计的示威者在等着他们:青年、年轻的家庭、工人、退休人员。在1989年10月9日这一天,来自东德社会各群体的至少7万人拿出全部勇气,走到了一起,向统一社会党政权发出一个信号。如此大规模的示威,在反政府示威基本禁止的东德已经数十年没有过了。

很多示威者预期会出现最糟糕的局面,他们相信,警方会朝他们开枪。坦克和配备了机枪的部队已在市内集结待命,准备阻止示威游行。人们对1989年6月的中国北京天安门大屠杀事件尚记忆犹新。

然而, 如奇迹一般,在这个星期一,国家强权没有干预示威者。人们涌过莱比锡内城,也游行经过了莱比锡地方政府和东德国安部机构所在的那个所谓的"圆角"。示威者们呼喊"我们是人民","自由,自由选举"和"不要暴力"等口号。其中很多人手持蜡烛。

时代见证人的回忆

30年过去了。然而,在场的人们今天依旧能清晰地回忆起当时的气氛。瓦尔特(Kathrin Mahler Walther)回忆道,"那一天,气氛紧张到了极点。人们知道:今天是决定性的日子。"她当时18岁,参加了民权运动。莱比锡这个仅次于东柏林的民主德国第二大城市是她的家乡。

Deutschland Montagsdemonstration in Leipzig 1989 (picture-alliance/ZB/V. Heinz)

集会者点燃蜡烛

在1980年代,莱比锡成了抵抗运动的堡垒之一。最重要的集会地点:圣尼古拉教堂。就在那里,每个星期一都举行和平祈祷活动。瓦尔特说,"这天晚上没有开枪,我们清楚了:现在启动了开放进程;从现在起,出现了一个相互之间的讨论进程。"

1989年,建国40周年之际,东德政权深陷政治、经济危机。越来越多的人想方设法出走;公民权利运动得到日益广泛的支持。戈尔巴乔夫在苏联大哥那里推行改革路线;与此同时,波兰和匈牙利等东欧集团国家门户开放。以长年执政的昂纳克(Erich Honecker)为首的东德政治局却断然拒绝改革。

传媒的力量

东德电视台自然不会报道这类事件。然而,莱比锡10月9日的示威很快就在全世界传开,而这得感谢两位摄影记者。那天,他们躲在教堂塔楼内,悄悄拍下了示威场面。舍夫科(Siegbert Schefke)是其中一个。他回忆道,看到那么多人涌过街头,绝对是"一个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时刻",因为,他知道,"要是这些画面明天在西方电视上播出,那就不仅会改变东德,也会改变欧洲和世界。"

当天夜里,影片素材偷偷送到了西方记者那里。就这样,也能收看西方电视的大多数东德公众知道了,公开抗议越来越虚弱的政权是可能的,而且,人们无需担心会受到暴力镇压。

此后,事件接踵而至。越来越多的人敢于走上街头示威,而且,不止是在莱比锡。8天后,昂纳克被解职。然而,对人们来说,这已经是不够的了。1989年11月4日,至少有50万人在柏林亚历山大广场上示威,要求言论和新闻自由。

Berlin Open-Air-Ausstellung Revolution und Mauerfall (Bundesstiftung Aufarbeitung/Klaus Mehner)

1989年11月4日柏林亚历山大广场上的集会人群

局势何以未激化

但是,10月9日那天,安全力量何以会任由人们在莱比锡示威?为什么没有像1953年在柏林和1989年6月在北京那样,开枪呢?

一个原因是,安全力量当时不知该如何应对局面。它们没有预料到会有这么多示威者。它们曾预期,示威者那里早晚会有暴力行为。它们未能制定出应对完全非暴力示威的战略。

历史学家朗格(Sascha Lange)指出,"示威者中的一个共识是:不对警察使用暴力,因为,人们毕竟知道:面对的是一个全副武装的机器,它只是在等着有人扔出石块,或对哪位警员动粗。只有通过这种无条件的非暴力才能使国家无可奈何,因为,人们没有给它提供镇压的借口。"他指出,"只是借助了语言和群众的力量,示威者们才解除了社会统一党领导层和警方的武装。"当年,朗格17岁,也亲历了示威。不久前,他和父亲一起出版了俩人合著的有关这一和平革命的书《大卫抵抗歌利亚》(David gegen Goliath)。

朗格的父亲是脱口秀艺术家贝恩德-卢茨·朗格(Bernd-Lutz Lange),也是"莱比锡六君子"(Leipziger Sechs)之一。在他们的努力下,1989年10月9日,莱比锡没有出现流血、警棍挥舞的场面。当时,统一社会党莱比锡地区的3名党部负责人和3名社会贤达--其中就有指挥家马祖尔(Kurt Masur)和贝恩德-卢茨·朗格(Bernd-Lutz Lange),达成共识,向示威者和警方共同发出呼吁,保持冷静。他们同时许诺,为实现自由表达意见和建立沟通渠道而努力。在示威过程中,他们呼喊的口号被市中心的扬声器传播和扩散。

Lichtfest in Leipzig (Reuters/Hannibal)

莱比锡纪念1989年秋季的示威活动(2014年10月9日)

太少认可?

1989年11月9日,莱比锡那场决定命运的示威过去一个月之后,柏林墙倒塌。今天,几乎每一个德国人都知道这个日子的意义,而一个月前莱比锡民众无暴力示威的意义,则只有很少人知道,尤其德西地区的年轻人更是对此知之甚少。

这一现象让很多公民维权人士耿耿于怀。瓦尔特也是。她表示,"我认为,看到这一点很重要,即:当年,东德公民自己把自己从那个专制手中解放出来;他们克服了恐惧,在10月9日那一天、在此前、此后的星期一,共同示威。"

作为德国第一个完全和平、不流血的革命,这场步行示威载入了历史。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