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9日 听众园地 | 听众园地 | DW | 09.06.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听众园地

2012年6月9日 听众园地

主要内容:德国总理突访待战足球健将;不敢写听后感;速描泰国;现在太缺'鲁迅精神';有话大家说《诗的力量》;六月份有奖征答题。

有话大家说

麒安听友:《诗的力量》  

今天是六四周年祭,我本人是最感同身受的,在2009年夏,我将我书院的场地免费借给十二位大学生,一起秉燭為二十年前的學生英魂祈禱,願主能夠看護這些年輕的勇士,為那些失去孩子的堅強的媽媽們帶來一絲慰籍。可是沒過一星期,因為一首小詩我被約談。國安人員態度誠懇語氣也算和善。可最後卻讓我交待,有沒有國外勢力在背後支持。我說:"因為學生的熱情感動了我,我本人又與這些逝者同齡,我理解一個媽媽失去孩子二十年的心情"。可我的话不被採信。大家不歡而散。

此後,工商稅務文化稽察便隔三差五上門,還抱走電腦。我寫的一首小詩便成了罪證:在提名"独自大叫对天笑"的小诗中我写到:初夏烏鴉聲聲慘叫,學子壯士竭力勸導。只嘆老者昏庸,小人当道,肚中颗粒皆无胸中热血云涌。紫阳落下难挚天,刁鹏遮幕,泽泽之民竟为首脑台上挺肚。军车坦克,摧毁城墙,难摧英烈之躯,二十余载风雨已过,为逝者鸣冤大叫。

就这样,往日人來人往的書院,除了家中的親戚來之外,便沒人敢輕易進來了。而請喝茶的人則苦口婆心勸我交待國外後台。后台當然是沒有,怎麼能說有。一直持續到2009年臘月二十四,和我單獨談話的國安語重心長地對我说,上面領導不相信我的話,說我一年在國外好幾個月,絕不相信我只是要紀念一下六四二十周年那麼簡單,背后一定有國外的後台。擺在我面前的有兩條路,要麼交待后台,不予追究,要麼馬上离境,两年內不与家人聯系、不得在境外發表任何反政府言論。我毫无選擇,于2010年2月6日,一人悄悄出境来到英国,一待就是整整两年。前些日子看到朱先生因诗致罪,一判就是七年,庭审仅仅十几分钟,这让我既悲愤又庆幸,悲的是,因诗获罪古代有之,现在應是奇观,庆幸的是,自己可以安全逃离红色中国。希望此情早日结束,我父母年逾八旬,我想回家。

相关音频视频

  • 日期 09.06.2012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15B88
  • 日期 09.06.2012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15B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