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萬人齐聚维园悼六四 民运人士现身台北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4.06.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18萬人齐聚维园悼六四 民运人士现身台北

今年是六四三十周年,港台的纪念晚会也格外盛大。参加香港维园纪念活动的民众,六个足球场都塞不下;现身台北自由广场的民运人士背景扩及八九、伞运、太阳花。

(德国之声中文网)从1990年开始,每年6月4日,烛光都会照亮维园,哀悼六四事件的死难者。今年,眼看《逃犯条例》很可能在七月前通过,港人的危机感格外浓烈,擔心這個被稱為「送中條例」的法律進一步紧缩香港的自由空间。香港支联会在晚会前即估计,今年出席人数很有可能创下新高。

晚会晚上八时开始,但是在会前一个小时,已经有大批民众提前进场,一直到大会开始40分钟之后,仍有许多人从外围湧进场。大约在晚上九时左右,参与民众已经坐满6个足球场,并延伸至附近草皮。在大会宣布6个足球场、行人路、篮球场以及草地均已爆满之后,警方设下铁马要行人绕道。支联会亦在台上呼吁民众同样热情的参与本週日(6月9日)的「反送中」游行。

香港支联会估算,今晚参加晚会的人数多达18万人,多过去年的11.5万人。香港警方则宣称今年统计为3.7万人,超过去年的1.7万人两倍。无论是哪方提供的数字,可以确定的是,今年的参与人数是伞运后最高,也是仅次于二十周年20万人参与的纪录。

Hongkong Gedenken zum 30. Jahrestag des Tiananmen-Massakers (picture-alliance/AP Photo/E. Kwok)

维园的六个足球场都被悼念民众塞满

以往的烛光晚会,偶然會请到八九民运人士如方政或熊炎等当年的参与者出席並上台发言。今年,上台发言者皆是香港人,例如大专时曾经上北京声援的李兰菊与歌手黄耀明。日前,八九民运领袖之一封从德尝试入境香港,希望出席六四晚會,却被原机遣返出发地日本。

李兰菊在晚會上分享当年情况,她目睹信号弹画过黑夜,远方传来枪响。有人拿着同伴的血衣告诉她与同学,军队正在对人民开枪。 她在迟疑是否离开之际,一名医生劝香港学生上救护车,着他们离开天安门广场,告诉全世界六四当晚的事。她最后高呼「拒绝遗忘、拒绝黑暗、选择光明」作结。

随后,歌手黄耀明上台说,他在答应支联会李卓人献唱之前,其实心里也需要思考调整一下,才能站上舞台。他坦承自己曾经在1989年参与「民主歌声献中华」,需要承受的包袱较少。他引用新作《回忆有罪》的歌词「回忆即使有罪,真相怎么敢无言,历史假使有人定被发现」。他认为,六四事件启蒙了他那一代人,希望可以阻止当年杀害市民的「巨兽」进入香港,攻击香港的下一代。他并呼吁港人6月9日上街反对「送中条例」,阻止「巨兽」击港。

Hongkong Gedenken zum 30. Jahrestag des Tiananmen-Massakers (picture-alliance/AP Photo/V. Yu)

曾经现身在天安门广场的民主女神像现身维园

英国媒体BBC报导,今年香港维园的烛光晚会按照往年惯例,有献花、默哀、致悼词、诵读大会宣言、全场演唱民主歌曲、播放「天安门母亲」成员录像讲话等环节。BBC、香港苹果日报報導,多位来自中国内地与会的民众匿名受访稱,他们透过学校以外的管道知道六四的存在,钦佩香港愿意纪念六四。

港媒香港01报导,香港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在会后表示,18万人参与集会,反映香港人「以记忆战胜遗忘、以勇气克服恐惧」。记者问他今年的人数攀高是否与送中条例有关?他说虽相信有关,但是参加晚会的民众主要还是以悼念被镇压的市民为主。

台湾晚会诉求多元

相对起香港维园的哀戚气氛,台湾的纪念活动相对而言,呈现出一种出于人道关怀而声援的立场,夹杂一些本土政治意味。 然而在这样的氛围下,反而有更多八九民运的亲历者可以上台发表讲话,而不必顾虑安全。

大概在晚间六点半左右,媒体记者已经在摄影机前方待命,沿着红龙形成一道黑色的人墙,等待台湾副总统陈建仁进场。 这是台湾自有六四纪念活动以来,第一次有副总统级别的官員出席晚会,陸委會也派出副主委陳明祺出席。除了副总统陈建仁之外,其他政界台面上活跃的人物如民进党党内初选候选人赖清德、秘书长罗文嘉,在野党时代力量党主席邱显智等人也现身晚会现场。台湾的主要在野党国民党并没有政治人物出席晚会。而赖清德在到场签名及受訪后几分钟即离场。

Taiwan Taipeh | Gedenken an Massaker von Tiananmen in Peking 1989 (New School for Democracy)

在台湾纪念六四事件的晚会上,民主女神像亦出现在台上。昔日太阳花学运领袖之一林飞帆担任主持人。

夜幕降下,纪念活动开始。主持人简短开场后,六四事件的亲身经历者便上台分享。

六四亲历人郝建回忆道,当年六四事件发生的半个月后,他走访多家医院的太平间,终于找到被军队射杀的堂弟,但是却难以辨认出他本来的样貌,因为他已经泡了太多防腐剂而全身发黑。六四后郝建活在恐惧当中,直到六年之后才敢在堂弟的墓碑上刻下家人的名字。

他说,三十年来中国政府封锁史料、扭曲历史,又成功透过官方媒体,让民众与官方的诠释视角接轨。他说,像镇压六四事件这样「极为重大的历史暴行,不管居住在哪里,不管民族、种族,不管语言文化如何,人类每个个体都应该有生而为人的羞耻,都具有一种形而上的道德责任。如果我们对这种暴行长久的保持沉默,我们就在道德责任上与罪行有共谋关系。」

Taiwan Tiananmen Gedenkveranstaltung (DW/P. Kong)

现身台北的六四亲历者有四人,从左起为: 最后退场的吴仁华、吴祚来,堂弟被杀害的郝建,以及前戒严军官李晓明

六四戒严军官李晓明接着上台说,虽然自己没有开任何一枪,没有伤害平民百姓,但是軍人这个身份仍始终是个凶手的角色。他一度不能言语,哽咽着说,他希望可以代表自己或其他有良心的士兵,向六四难属表达歉意。他接着说:「三十年过去了,我觉得好像发生在昨天。 我为什么站出来说话,我已经是澳大利亚公民了,我没有任何好怕。三十年来在人类历史上是很短暂的,但是作为一个人的历史是很长的,很多人已经淡忘了,包括我的孩子。今天我说出来这个历史,站出来就是要更多的人,我的后代,包括现在在场的所有人,不要忘记这个六四八九运动事件,我也希望有更多机会站出来,把这个历史展露出来。 」

延伸阅读: 戒严军官与恶的距离

这些六四亲历者不约而同的向台下民众呼吁,中国大陆的民主化也关系到台湾现在和未来的利益,希望台湾官方与民间可以更加重视中国的民主化。

这一主张也符合台湾政治人物的主张。台湾陆委会副主委陈明祺表示,在两年前他仍是清大教授时,就曾经出席六四纪念活动。他说:「经过三十年,在台湾生活的我们,不用担心小孩喝到毒奶粉,也不会因为发表同志小说被逮补,更可以自由的信仰不同宗教,教堂不会被拆除,佛像不会被捣毁。我相信这是三十年前为民主付出生命的人们所极力想要争取的。民主自由不是抽象的价值更不是几年一次的投票,而是我们每一天得以免于恐惧的一场生活。」

副总统陈建仁在致词中,谴责中国对新疆维吾尔人实施「再教育营」,又进一步紧缩香港、澳门的空间。他说:「三十年过去了,我们不仅没有看到真相、没有得到平反、更看不到民主的火苗在中国大陆透出一丝丝的亮光。」他感叹,三十年间,台湾从野百合到太阳花,年轻人牺牲了自由与原本的生涯规划,却成就了令全世界惊艳的台湾,然而另一方面,中国却在六四事件之后,走上了完全与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背道而驰的道路。

他说:「透过历史真相的追求和平反,可以让下一代不再犯下同样的错误,也避免更多不幸的事件发生。 这也是六四事件30年后的今天,我们在这里进行纪念晚会最重要的意义。」他也借机会呼吁中共当局:「勇于承认错误、平反六四,并即刻停止对中国人权的迫害,让未来中国人民也和台湾人民一样,享受自由、民主、人权的生活。」

除了政治人物之外,现场也有许多不同的民间团体摆设摊位,包括华人民主书院、维吾尔之友会、西藏台湾人权联机、台湾废除死刑联盟、青平台基金会等,以及蔡瑞月舞团、八旗文化出版社。主持人林飞帆与苗博雅在活动尾声,针对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说「只有中国人才能对六四发言、台湾人无资格发言」做出回应和反驳的同时,也为台湾六四纪念活动现场多种议题并陈的现象做下批注:「我们不会因为我们是台湾人就没有关心六四的权利,我们关心是因为我们相信民主、人权、自由是这个地球上所有人应该享有的权利。」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