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6大抓捕」传酷刑 律师二度遭监视居住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6.10.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1226大抓捕」传酷刑 律师二度遭监视居住

中国人权律师常玮平去年底因参与了一场在厦门的私人聚会,与多名中国异议人士被中国警方逮捕,後来取保候审。他近日在视频中透露,自己被关押期间曾遭受酷刑。

Chang Wei-Ping

中国人权律师常玮平在10月16日上传至Youtube的视频中强调,自己去年参与厦门聚会的行爲,并未违反中国法律,他也仍坚信自己无罪。

(德国之声中文网) 去年底中国爆发的「1226大抓捕」事件中,多名中国异议人士与人权律师因参与了一场在厦门举办的非正式集会,陆续被中国政府逮捕,後来以取保候审的方式继续遭警方控制。

除了被中国政府正式逮捕的许志永与丁家喜外,中国人权律师常玮平也在参与了厦门的聚会後,於2020年1月被陕西省宝鸡市公安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关押了10天,後来获得取保候审。

10月16日,常玮平在Youtube上发表的一个视频中,透露自己在上述秘密关押10天内遭受到的酷刑,以及他取保候审至今10个多月仍无法与家属或律师会面。视频上传不久後,常玮平便传出於10月22日再次失联。

中国人权律师团上周发出声明,表示常玮平的妻子22日接到宝鸡市国保的电话,告诉她常玮平因违反法律,被国保以指定监所居住的方式拘留。当他妻子希望进一步问细节时,国保挂掉电话,之後也不再接听家属来电。中国人权律师团在声明中写道:「22日晚宝鸡国保还对常玮平在宝鸡凤翔县和深圳的家分别进行了搜查,但未出示任何搜查手续。」

常玮平揭露受酷刑细节

常玮平在10月16日上传至Youtube的视频中强调自己去年参与厦门聚会的行爲,并未违反中国法律,他也仍坚信自己无罪。常玮平也提到自己在被逮捕後,受到宝鸡市公安的酷刑对待。他在视频中说:「我被锁在保泰宾馆招待所的房间内的老虎凳上,每天24小时,长达10天。这是一种极端的酷刑,对我造成的伤害是,我右手的食指与无名指到现在依然麻木,没有知觉或知觉不正常。」

常玮平还说,自从他被取保候审後,当地公安仍然每天早上打电话给他,并指定每周与他见面。他也提到,在指定监所居住期间,宝鸡市公安在10天内对他做了16次笔录,并将他所有社会关系丶相关言论丶所办的案件与出入境资料等信息都搜集起来。

常玮平在视频中表示:「他们并没有找到关於我涉嫌犯罪的证据,但他们的行为对我生活造成极大困扰,也让我朋友圈与法律工作单位当中的员工收到极大伤害与骚扰。」

常玮平透过视频呼吁外界,他目前虽然处於焦虑状态,但并未出现致命的重大伤害。他也承诺,即便失去自由,他也不会自杀或自残。他说:「我不会接受官派律师,因为我已经委托了律师。」

常玮平长年代理公益法律或维权案件,案件涉及的议题包含爱滋歧视丶乙型肝炎歧视丶职场性骚扰丶性别歧视等议题。他同时也是「就业歧视律师团」丶「彩虹律师团」丶「问题疫苗志愿团」的成员。

丁家喜侦查期不断延长

Screenshot der Webseite des CHRD eine Gesellschaft zum Schutz von menschenrechten in China

中国维权律师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26日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山东烟台的警方一再延後丁家喜案件的侦查期,从原本的8月19日延後至11月19日。

中国维权律师丁家喜今年6月被山东警方正式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後,他7月传出疑似在看守所遭受酷刑对待,而至今他家属所聘用的律师仍无法与他会面。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26日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山东烟台的警方一再延後丁家喜案件的侦查期,从原本的8月19日延後至11月19日。

她批评,中国当局这种拖延丁家喜会见律师的作法,不符合中国的法律规定。罗胜春告诉德国之声:「依照法律,延长侦查期应该要有检察院的批覆,但是烟台公安两次延後丁家喜的侦查期,都是我聘请的律师主动询问,才得知消息。此外,中国宪法也规定丁家喜应该可以在看守所内与我通信,但他被关押至今仍未被准许写信给我。公安局声称,是因为丁家喜未提出申请,但我不相信这种说法。」

关於常玮平律师在指定监所居住期间遭到酷刑,罗胜春认为,中国政府持续打压参与厦门聚会成员的手段,显现出他们想藉由「1226大抓捕」在中国公民社会散播恐怖气息,强调谁都不可以有自己发表言论的空间。罗胜春告诉德国之声:「我觉得中国政府已经到了一个对任何一点公民声音都非常害怕的地步。以後中国恐怕会一片寂静,没有半点声音。」

罗胜春指出,由於中国的刑事诉讼法禁止警察以酷刑的方式循序逼供,所以她认为虽然部分「1226大抓捕」案成员的家属被警察要求不许与外界接触或分享任何案件细节,这些目前面临取保候审的人,应该考虑公开自己受到酷刑的经历,并以此来控告警方违法。

罗胜春向德国之声表示:「他们如果选择公布自己的酷刑经历,提出控告,在中国是应该有法律空间来投诉的。」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