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港人案」律师再遭打压 称维权律师社群已「乾掉」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30.03.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12港人案」律师再遭打压 称维权律师社群已「乾掉」

继年初被吊销执照後,曾代理「12港人案」的中国维权律师任全牛与卢思位近日再传遭当局打压。任全牛告诉德国之声,他认为未来两年维权律师将面临更严峻的打压。

China Lu Siwei

中国维权律师卢思位原本预定28日要搭机去北京,却被四川当地国保约谈,并禁止他去美国大使馆申请签证。

(德国之声中文网) 在今年初被中国司法部门吊销律师证後,曾代理多起敏感案件的维权律师任全牛与卢思位近日又受到中国当局进一步的打压。任全牛告诉德国之声,他为合夥人的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28日上午收到消息,得知当局要求他们「自行解散」。

他表示,中国当局是透过律师协会的副会长将消息透露给他的律所成员。他透露,该副会长当时在桌上用水写下「部」这个字,暗示要求自行解散的指令是由中国司法部下达的。

他说:「在我今年初被吊销律师证後,依法我们所是可以安排补充合夥人的,但政府部门一直拖延我的申请补充的过程,即便我们最後做出很多妥协,司法局的人仍未给我们明确答覆。」

任全牛指出,他其实已预料中国当局会传达指令要求他们的律师所解散,因为过去几年,中国当局几乎每年都会要求他转所。虽然过去几年中国当局始终未采取行动,但现在他们找到藉口要求律所自行解散。

他向德国之声表示:「除了我们的律师事务所外,今年初同样被吊销律师证的山东律师袭祥栋的律师事务所也被解散,全数律师被转到其他的律师事务所。当局处理完那个律师事务所後,便觉得可以来处理我们的律师事务所了。」

China Hong Kong-Polizei

卢思位告诉德国之声,国保说不会解除对他的边境控制,并强调既然他去不了美国,去办签证也没意义。

任全牛表示,有部分律师认为,这波行动是北京高层的意思,从年初的吊销律师证到要求数个律师所解散都是政府司法整顿计画的其中一个环节。他说,中国政府现在已不采用2015年「709大抓捕」时采用的抓捕行动,而是以各种理由,透过行政方式吊销律师执照,接着要求整个律师所解散。

他说:「我认为未来两年,维权律师可能都会面临很严重的打压,甚至有很多人不一定是被吊销执照。从我们这个所的案例来看,当局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用各种方式威胁我们,说如果我们的律师不从律所转走,未来这些律师若想换律所也会没地方去。我觉得未来很多维权律师都会面临类似情况。」

限制吊照律师办签证

另一方面,同样因办理「12港人」等多起敏感案件而在年初被吊销律师证的卢思位,3月28日准备搭机前往北京的美国大使馆办签证时,接到当地国保的电话,要求他见面。见面後,国保表明他们知道卢思位去北京的目的,并强调他不能去北京办赴美签证。

卢思位告诉德国之声:「他们说如果我要去的话,国保都有预备方案。接着国保就说不会解除对我的边境控制,并强调既然我去不了美国,去办签证也没意义。我原本是要搭28日晚间7点的飞机去北京,但因为他们一路拖到5点多,我也来不及搭机去北京。」

卢思位认为,中国当局因认定他身份敏感,所以运用一些例行的维稳手段来对付他,现在牵涉到他准备出国,中国当局又想继续控制他,才会限制他去北京申请签证。他说:「原来有个内部的说法是,中国当局要在两年内把所有的人权律师搞掉,但这个搞掉的概念其实很简单,便是要求我们不代理敏感案件。如果维权律师硬要代理敏感案件,他们可能就把这些律师的执照吊销。如果他们还采取别的行动,当局便会控制这些律师,甚至让他们进监狱。」

卢思位向德国之声表示,虽然维权律师在2012年与2013年在中国仍非常活跃,但在经历过去几年政府的打压後,现在维权律师的社群几乎已没有人了,中国国内的敏感案件也找不到律师代理。

他表示:「中国当局的整个管控力度不停升级。司法局会控制律师事务所的主任,要求律师事务所不要接敏感案子,维权律师便无法继续代理这些案件。如果律师代理这些案件,当局也可以随时处罚这些律师。」

卢思位直言,目前来讲,维权律师的社群已几乎「乾掉」。他说:「我认为中国当局打压维权律师会成为常态,维权律师的群体会慢慢消亡。在这样的情况下,剩馀的律师在代理敏感案件时,会因面临高压而对分享讯息有所顾忌,导致社会对良心犯的关注度降低。」

卢思位表示,目前不少敏感案件也出现司法机关拖延的情况,在案件抵达法院後数月仍未正式开庭。他告诉德国之声:「虽然案件拖延并未完全剥夺被告权利,但这种做法会导致社会关注度降低,律师在披露案件中一些违法行为的方法也会产生变化。」

「原先律师可以透过自媒体披露一些违反行为,但现在律师随便披露消息的话,会被当局指控为炒作案件。如果他们经由法律途径进行控告或投诉,其实效果不好。」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