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港人案家属委托律师 二人执照传吊销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4.01.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12港人案家属委托律师 二人执照传吊销

代理余文生与12港人案的中国维权律师卢思位4日收到律师证恐被吊销的消息。随后,另一12港人家属委托的律师任全牛传出执照也可能被当局吊销。

China Lu Siwei

中国维权律师卢思位近期代理了不少敏感案件,其中包含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中国诗人王藏与12港人的案件。

(德国之声中文网) 过去一年多来代理多起敏感案件的中国维权律师卢思位4日传出收到四川省司法厅的通知书,告知卢思位他的律师证恐被吊销。同日,另一维权律师任全牛律师执照也传出恐被吊销的消息。

在12港人案中,卢思位是港人乔映瑜家属委托的律师,任全牛则是黄伟然家属委托的律师。两人过去都曾代理多起敏感案件,例如卢思位还同时代理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中国诗人王藏等案。任全牛则自2017年起成为多宗基督徒被捕案辩护,近期协助公民记者张展辩护。

前立法会议员朱凯迪4日在脸书上发文,贴出河南省司法厅通知书写给任全牛的通知,上面写道: 「本机关于2020年12月21日对你违反《律师法》及《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的行为进行立案调查,经查明,2018年11月7日,你代理张某朗等人利用邪教组织擘坏法律实施罪一案时,庭审期间有关行为违反了《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第三十九条第(三)项的规定,其违法行为性质、情节恶劣,严重损害律师行业形象,造成社会恶劣影响。」

涉事的《律师执业管理办法》指,律师不得「聚众哄闹、冲击法庭,侮辱、诽谤、威胁、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否定国家认定的邪教组织的性质,或者有其他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

河南省通知任全牛,「本机关拟对你做出吊销律师执业证书的行政处罚」。

根据《立场新闻》报导,任全牛4日披露自己在12月31日收到河南省司法厅通知,称他若求举行听证会须在1月3日前提出,否则视为放弃要求听证权利。

当局研拟处罚卢思位

根据德国之声收到的《四川省司法厅行政处罚案件当事人听证权利告知书》副本,四川省司法厅指控卢思位律师多次在互联网上发表不当言论,且「时间跨度长,发文数量多」,严重损害了律师行业形象与「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所以四川省司法厅「考虑」以吊销他的律师证作为行政处罚。

卢思位律师告诉德国之声,他是在律师所的行政助理将通知书拍照传给他後才得知消息。他说自己计画与司法厅联系,搞清楚整个控诉的内容,但他认为,该通知可能与他参与「12港人」的案件有关。根据该通知书的内容,卢思位律师必须在收到通知书後的三天内向四川省司法厅提出举行听证会的要求。

通知书上写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丶第三十二条丶四十二条和《司法行政机关处罚程序规定》第十五条之规定,你有陈述与申辩的权利,也有要求听证的权利。」

卢思位律师近期代理的案件包含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丶中国诗人王藏与「12港人」等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虽然四川省司法厅在通知书上提到卢思位能在三天内向该厅提出举行听证会的请求,但是根据余文生本人及其他维权律师过往的经验,当司法厅告知当事人他们考虑吊销律师的执照时,往往就代表他们一定会这麽做。她说:「从过往的案例都可以肯定,只要司法厅发出考虑吊销执照的通知,即便他们在通知书上说三天内可以要求举办听证,但是他们百分之百会吊销律师的律师证。」

4日,12港人关注组在脸书贴出声明,谴责中国当局打压卢思位与任全牛律师。声明批评当局先后在12月31日与1月4日发出吊销职业证书的通知,「明显是针对两位律师感冒当局不讳,坚持捍卫12港人基本权利,施以惩罚,断其生计。」

Peking China Treffen mit Menschenrechtsanwälten

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虽然卢思位被吊销律师执政是预料中的事,但她认为这个消息显示中国政府持续打压人权律师,而且打压的速度比以往还更快。

许艳:中国加速打压维权律师

许艳告诉德国之声,虽然卢思位被吊销律师执照是预料中的事,但她认为这个消息显示中国政府持续打压人权律师,而且打压的速度比以往还更快。

许艳说:「身为余文生律师的二审代理律师,我印象中的卢律师一直在法律范围内去争取法律权益。四川省司法厅决定吊销卢思位律师执照一事,已强烈威胁了一个律师在中国依法履行职责的权利。」

许艳坦言,卢思位恐失去律师执政一事,也会给余文生案带来冲击。原本卢思位预计为余文生案做出後续的申诉或法律协助,但在失去律师证後,卢思位便无法继续执行这些法律行动。此外,许艳认为卢思位被吊销律师执照一事,可能在中国的维权律师界制造「寒蝉效应」。

她告诉德国之声:「四川省司法厅的这个决定对其他人权律师代理案件,会造成心理上的打击。而对卢思位律师来说,这也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当一个律师失去律师证时,他未来的职业如何发展会面临很多问题。」

面对中国政府加剧对维权律师的打压,许艳强调,代理律师或是被告家属往往是依照中国现有的法律,向司法机关主张其受法律保障的权利。然而,她说以余文生的案件为例,中国的司法机关常常在「没有理或法」的情况下,直接抛弃法律程序。

她说:「在余文生案的二审中,江苏省高院在没有辩护律师辩护词且辩护律师未完成阅卷的情况下,便做出判决。此举不仅对当事人丶家属与辩护律师来说都不公平,对中国的公权力也是一种损害,因为这等於是中国政府的公信力在下降。」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