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伯勒教授谈西藏和中国少数民族问题 | 中国 | DW | 07.04.200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中国

黑伯勒教授谈西藏和中国少数民族问题

德国杜伊斯堡大学东亚政治系教授黑伯勒自1981年起,曾多次前往中国少数民族地区进行实地考察。在目前西藏危机的背景下,他对中国的民族政策、汉民族和少数民族思维方式的差异进行了分析。

拉萨一名喇嘛接受采访时拒绝拍照

拉萨一名喇嘛接受采访时拒绝拍照

德国之声:提到民族问题,对许多中国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维护国家统一。那么,目前少数民族中的独立运动究竟发展到怎样的程度?

黑伯勒:除了藏族和维吾尔族之外,中国的其他少数民族中基本上没有独立运动。蒙古族有规模较小的独立运动。如果今天在西藏藏民中举行全民公投,那么我比较有把握的认为,超过90%的藏人会赞成独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藏民和维吾尔族民众今天一定要求独立,他们中大多数人希望实现的是更大程度的自治。

德国之声:如何看待西藏骚乱事件中藏民一方的暴力活动?

黑伯勒:我认为,暴力无论来自哪一方,都是错误的。我也反对藏族青年人联合会呼吁藏民武装起来进行战斗,这只会造成无谓的生命损失,只会使矛盾激化,而不会有任何积极的效果。

德国之声:如何理解少数民族中犯罪率上升的现象?这是否与骚乱事件中的暴力活动有所关联?

黑伯勒:犯罪行为不只是法律问题,它总与社会现状紧密相连。通过对西藏等其他少数民族地区的考察,我发现,少数民族中失业率很高,很多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少数民族成员找不到工作,因此他们认为只有通过犯罪才能过上更好的生活。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样的年轻人会有较强的暴力倾向。在德国,外来移民中的年轻人也是如此,他们缺乏未来的前景。我一再强调,不能将西藏或者其他少数民族的犯罪现象单纯的看作是刑法问题,还要看到他们对经济、社会、文化和宗教现状的不满情绪。无论在社会经济、还是自治上,都必须给予他们更多的自由空间,而不能一味去加以限制。

德国之声:对汉族人来说,为什么换位思考、站在少数民族角度考虑他们所处的情况、进而反思少数民族政策如此之难?

黑伯勒:一个广泛传播的想法是,如果给予少数民族更多的自由和权利,他们就会希望脱离中国。我认为这是一种错误的看法。这就如同在一个家庭里,如果很好的对待孩子,他们就不会希望离家出走;如果总是折磨他们,他们就会出走。我认为,应当借鉴过去王朝统治时期的少数民族政策,那时的少数民族享有更大程度的自治权。朝廷掌握外交和军事大权,其他事务均由少数民族自主决定。这就是高度的自治。今天的情况是,尽管少数民族自治受法律保护,但一旦地方官员违反相关规定,民众无处诉冤。这样的法律是软性的,无法落到实处。

德国之声:如何看待越来越多的汉族人移居到少数民族地区的现象?

黑伯勒:我认为,如果是真正的自治,那么就应当由少数民族发挥自治权,他们应当有权决定允许哪些人移民到当地,移民规模多大,只有这样才能防止他们在自治的地区成为人数上的弱者。

德国之声:少数民族还应获得哪些方面的自治权?

黑伯勒:中国强调将成为法治国家,追求各民族之间的和谐相处。要实现和谐,就必须保障少数民族享有能够通过法律途径确实得到保障的权利。这种权利包括自治权,在经济和社会发展、财政、教育事务中的自主决定权,在高中以前的教育中应当以少数民族语言为母语、汉语作为第一外语进行教学。这些目前均没有实现。

德国之声:您谈到的是很高程度的自治。但西藏党委书记张庆黎最近作出表态,将加强对少数民族中年轻人的爱国主义教育。这似乎并不是在向您所建议的方向发展。

黑伯勒:这只会适得其反。最近几年,西藏寺庙中每周要进行一次爱国主义教育,效果是,僧侣对此感到非常愤怒,拒绝参加。他们希望履行宗教习俗,而不是接受"达赖喇嘛是恶人"这样的爱国主义教育。我认为,只要达赖喇嘛在世,这种观念的灌输就不会奏效。

德国之声:高度自治是否可行?

黑伯勒: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很难实现。西藏最近的局势更促使有关实现更大程度自治的讨论搁置很长时间。局面搞得很僵,以至于双方之间无法进行对话。人们的感觉是,少数民族加强了对独立的追求,因此必须对他们的自治权加以限制。地方官员中也弥漫着很强烈的气氛,认为不应允许少数民族拥有更大程度的自治权。数年前,有关自治权的法律曾经进行过修订,一些学者提出给予更大自治权的建议,但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没有获得多数支持。而在目前的气氛之下,我想没有人敢于再发表这样的看法。

德国之声:您认为,汉族人对少数民族尤其在文化上是否仍存在优越感?

黑伯勒:一方面是历史因素,历史上汉民族的文化被认为更先进,而历史上的这种看法又在马克思主义和斯大林的理念下被加强,少数民族被划分为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这种社会发展阶段的高下、等级制度使得少数民族被贬低。这对许多汉人的想法产生了持久的影响。

德国之声:如何能促使汉族人转换思维?

黑伯勒:很困难。许多人在上学的时候就学到,少数民族很落后,他们能歌善舞,无忧无虑。必须对历史书籍和教科书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修改,首先必须就此展开讨论。少数民族和汉族必须共同讨论相关的历史。迄今为止,官方的说法是,民族关系一直很和睦,各民族都希望国家统一、一致对外。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一名少数民族代表曾经在德国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说,少数民族和汉族对历史有不同的理解。双方必须去了解对方的看法。因为目前是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观占支配地位。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

  • 日期 07.04.2008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DdQH
  • 日期 07.04.2008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DdQ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