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派还是鸽派?媒体聚焦拜登对华政策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3.10.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鹰派还是鸽派?媒体聚焦拜登对华政策

与盟国、世贸组织一道声讨北京,迫使其改变行为——这是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公开表态所流露出的对华政策迹象。不过,一面在贸易和台湾问题上强硬、一面在全球事务上与中国合作,这如何实现?

USA | Joe Biden

距离美国大选已经只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CNN10月初公布的一项全国民意调查显示,57%的受访者表示会支持拜登,41%的人称会支持特朗普。

(德国之声中文网)如果拜登当选总统,与特朗普相比,对华政策会有哪些不同?这引起德语媒体以及英美媒体的关注。

中国企业参与美国重要基础设施建设?“不”

德国电视一台tagesschau回忆拜登曾在民主党内的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中被问道:他是否会允许中国企业参与美国的重要基础设施建设。“不,我不会”,他回答说。“我们(上次)任期结束时,我与习近平相处的时间超过任何一个世界领导人。这个人身体里没有一根民主的骨头。”

“之后,他更指控习是一个’流氓’(thug)。这并非拜登本来的风格:77岁的他从政数十年,……跟外交政策打了一辈子的交道。但是,对中国太和气,这个代价他付不起,如果他想要当总统的话。”

这篇报道写道:“特别是贸易上的赤字,在美国被视为弱点。……’他们(指中国)必须遵守规则,句号!’拜登这样向中国领导层喊话。但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不同——后者一直只有一招,就是制裁,这位前副总统还有别的主意。’我们必须重建特朗普毁坏掉的盟国关系。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印尼。’ ”

“变的是风格,而不是实质”

德国《经济周刊》以“拜登也是保护主义者”为题,采访了经济学者埃弗奈特(Simon Evenett)。埃弗奈特说,保护主义在美国有悠久的传统。“特朗普不是第一位想用关税保护本国经济的总统。拜登也不会成为第一个取消贸易壁垒的人。无论下任总统是谁,都会像所有前任一样,在贸易政策上追随国家利益。发生变化的仅会是,他如何包装自己的目的,如何在世界舞台上推销(自己的说法)。我们知道,特朗普在两人中至少是嗓门比较大的那一个。”

埃弗奈特表示,如果认为拜登上台,与北京的一切争执就会忽然烟消云散,那是想错了。“因为冲突很复杂,不单是贸易争议。”

埃弗奈特预计,即便是民主党总统上台,也会对北京采取强硬立场,“所变化的,只会是风格,而不是实质。”

北京更青睐?

德国《图片报》采访了退役三星上将豪杰斯(Ben Hodges),他曾于2014-2017年任美军驻欧洲最高指挥官,如今是美国智库CEPA高级学者。豪杰斯在采访中指出:传统上,外交议题在美国选战中并不扮演重要角色。“特例是,正在来临的极大的全球问题,而我想,中国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豪杰斯说:“两党及两位候选人都视中国为长期的战略威胁。无论谁当选下届总统,都必须更加集中精力面对中国。如果特朗普赢了,我们会看到更多现在已经看到的事情,没有太多国际支持。如果拜登赢了,会有新的风格,会更多争取国际共识来针对中国,并利用国际组织来向共产党施压。公平起见,必须指出,国务卿蓬佩奥在中国的亚洲邻国中间建立起一种联盟,但我认为还缺少我们的欧洲朋友。”

埃弗奈特认为,在特朗普与拜登中间,中共并没有更青睐的人选。

China USA Treffen Joe Biden bei Xi Jinping in Peking

2013年拜登访华时曾与习近平举行会晤

冲突与合作能平衡吗

瑞士《新苏黎世报》题为“鸽派还是鹰派?”的文章,试图从拜登过去与中国长年打交道的经验中,寻找未来他一旦当选、对华政策的蛛丝马迹。

“最近几个月来,拜登听上去越来越像一个鹰派。他指责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宣布’美国必须对中国展示强硬’。但这里面有多少是为了选战?”

“支持拜登是鹰派的依据是,他是一个主流政治家,会依从美国舆论对中国的转向。他的一些顾问展示出明显鹰派的对华立场。……但支持他是鸽派的依据是,选战期间的言辞并非日后政策的明确指向。而且拜登骨子里更重视跨大西洋关系,对亚洲的兴趣是退居其次的。”

“不过,关键的是,拜登如何定义冲突与合作之间的平衡。拜登强调,美国必须在全球问题上与中国合作,特别是防止气候变迁、不扩散核武器以及抗疫。拜登如何才能一方面在经济问题和地区安全问题(台湾)上强硬,另一方面又在全球问题上合作呢?”

“拜登应寄望台海和平”

英国《卫报》一篇题为“中国不计后果的雄心或成为拜登胜利的最大威胁”的评论认为,台海局势一旦风云突变,拜登领先的势头就将消损。评论引述保守派专栏作者乔治-维尔(George Will)的说法:“中国正在展示不计后果的骄横……台湾可能会提供自古巴导弹危机以来最严重的美国危机时刻。”

“美国的焦点是在2021年。可是一旦习决定现在(对台)采取一个行动,就是在美国注意力分散和脆弱程度最大化的时候,当五角大楼领袖在隔离中、特朗普自我为中心的行为日益诡异的时候,那会怎样?在这种紧急情况下,拜登更青睐的透过严词厉色、对话及结盟与中国打交道的政策,可能看上去软弱无力。”

“特朗普长期指责拜登对中国软弱。倘若与北京的危机偶然性地爆发,或者由任意一方故意挑起,那么,他不会放弃在选战中加以利用,让民主党对手看上去软弱,而自己强大,——即便这样做可能冒战争风险。拜登现在应该盼望枪声不要响起。”

拜登的想法“一厢情愿”?

美国《时代周刊》的报道也回溯了拜登任副总统期间的经历。当时,“华盛顿及其核心盟友、如英国,仍满怀希望与中国合作,乐观地认为中共领导层或可以用胡萝卜引导至市场更自由、更重视人权、以民主为导向的行为中”。

“而过去一年,中国却朝着不同的方向急遽发展。对香港示威者的镇压以实施国安法为高峰,距离这座城市自治地位到期还有数十年。中国也继续压迫维吾尔人,据报道有数十万人被送往再教育营。”

“特朗普政府采取的是单打独斗的政策,用经济上的痛楚来把北京带上谈判桌。……拜登对中国的立场,从他目前的公开表态来看,听上去像是轻版的特朗普贸易政策,同时一厢情愿地认为北京可以通过华盛顿及其盟友的集体声讨而受劝说、回到正道上来。他对外交关系委员会表示,自己将加强特朗普就香港国安法以及至多达100万维吾尔少数族群被关押所实施的制裁。但他向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表示,他会取消对中国进口的关税,通过国际贸易机构、如世贸组织迫使北京改变行为。”

 

摘译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着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