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彤谈政局(二):中国到底该怎么办 | 北京观察 | DW | 24.01.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北京观察

鲍彤谈政局(二):中国到底该怎么办

依然处在软禁中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就中国政局撰文,他认为中国应该和平改良,借鉴台湾民主经验,开放党禁、报禁,走向民主。

Bao Tong, right, poses for photo near a picture of Zhao Ziyang, the Chinese leader ousted for opposing the crackdown on the 1989 Tiananmen square democracy movement, at his home in Beijing, China, Friday, May 15, 2009. Bao who was then a top aide to Zhao, hopes Zhao's posthumous memoirs which are to be published just weeks before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the crackdown will provide lessons to China's future generation and top leaders. (AP Photo/Ng Han Guan)

鲍彤

有人担心,在社会转型过程中出现暴力,或者出现权力真空的无政府状态,从而付出本来可以避免的重大代价。这种担心很正常。我给《刘晓波文集》写序,写的就是和平道路,改良。

毛泽东的革命,全民为它付出代价

我主张和平改良,我反对革命。我坐牢的时候,他们说我 "反革命",所谓"罪证",是捏造的,但帽子倒是戴得很对。我没有力量反对别人革命,但我坚决反对自己再去参加什么革命。现在反革命好像不再有罪了,反革命罪好像已经在《刑法》中删掉了。本来,革命观点和反革命观点都不是罪,文明社会里不应该有思想罪。但是,在唯我独尊的革命领袖眼里,当然容不得异己:领袖昨天要造反,就宣布反革命思想有罪;领袖今天要维稳了,就立马倒过来,革命变成有罪了。反正翻云覆雨,有罪无罪,都取决于领袖的心情和胃口。

至于我,我为什么现在反对革命呢?我在那篇序言里边讲,中国两千多年以来没有一次革命是成功的。据说有过两次成功, 据说朱元璋革命成功了,但是朱元璋成功,不等于农民成功,只不过明太祖成了总地主而已。还有谁成功呢?刘邦、项羽不是农民,真正的农民是陈胜吴广,陈胜吴 广失败了,刘邦成功不等于农民成功。隋末呢?瓦岗寨成功了吗?没有;谁成功了呢?李世民的爸爸李渊成功了,军阀成功了。太平天国占了半个中国,只能算半个 成功,但洪秀全个人完全成功,他腐败成功了,这位革命领袖的腐败,超过了皇帝。中国革命,只成功过两次,除了朱元璋,就是毛泽东。毛成了国家主席,但耕者没有得到土地。毛依靠农民打倒了大大小小的老地主,使国家成为总地主,使国有土地成为摇钱树,谁有权有势谁就来支配土地,发土地财。共产党的社会主义革命 消灭了旧社会的资本家,新社会的权贵又成为新的资本家。革命成功了吗?没有。革命叫全民替它付出代价,结果是以暴易暴,对劳苦大众有什么好处?代价惨重, 好处没有,我为什么不反对革命?

简言之,从起因说,从道义说,革命无疑是正义的,可歌可泣的;从利害说,从后果说,革命使全民付出很大的代价,而且常常以暴易暴,未必能够实现革命的初衷。所以,无法选择则已,谁也身不由己;如果可以选择,我愿意选择和平改良,和平演变。

和平改良拒绝暴力,但不拒绝压力

讲到和平改良,和平演变,讲到暴力和权力真空的代价,不应该责备被逼上梁山的民众,他们是值得同情的被侮辱与损害 者;应该责备的,是把民众逼上梁山的制度,是有责任主动进行和平改革但麻木不仁的统治者。识时务的政治家应该懂得,把民众逼上梁山的制度,好比活火山,坐 在上面是永世不得安宁的。主动改,真改,既不会激起暴力,也避免了权力真空。老百姓是善良的,愿意给你主动改的机会。但是如果不抓住和平改革的机会,革命 说不定真的就会来了,谁也左右不了,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

和平改良拒绝暴力,但不拒绝压力,而且需要压力。向统治者施加压力是绝对少不得的。没有压力,舒舒服服,何必改革? 对蒋经国先生,过去臧否不一;现在可以肯定,他以最后的业绩,奠定了自己在历史上不可动摇的地位。蒋经国其实也是被民意逼出来的。官员把老百姓逼上梁山, 是死路,是悲剧,对谁都不利。但是还有另外一条路,活路,正路,这就是老百姓把领导人逼上和平改革!这条路,台湾走通了。台湾老百姓用压力帮助了蒋经国, 把他和他的同道们逼成一群伟大的历史人物。大陆人也应该用压力,帮助逼出一群大政治家来。

以蒋经国为师,开放党禁,开放报禁

在说了前面那些话之后,回答可以非常简单。海峡彼岸有成熟的丰富的转型经验,代价小,效果好,值得此岸受用不尽。我主张以台湾为师,以台湾人把蒋经国逼成伟人 为师,以蒋经国为师,开放党禁,开放报禁。开放党禁和报禁,打开总闸门,活水所到之处,一切皆活,好整以暇,从容不迫,水到渠成,有条不紊,用不着害怕什 么暴民政治无政府主义,也用不着去支付这笔学费那个代价了。

作者:鲍彤

责编:吴雨

作者简介,鲍彤,原中共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因"六四事件",鲍彤于1989年5月28日被捕,1992年7月,中国当局以"泄露国家秘密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鲍彤七年有期徒刑;1996年,鲍彤刑满释放,目前一直被中国当局软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