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彤谈政局(一):我看新民主主义 | 北京观察 | DW | 23.01.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北京观察

鲍彤谈政局(一):我看新民主主义

依然处在软禁中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就中国政局撰文,表示"回到民主主义",这是中国的必需。

bao tong Umgang mit einem Tabu - das verordnete Schweigen zu Tiananmen

鲍彤

早在去年,中国学者张木生在成都举行的一次公开活动中,曾发表"回归新民主主义"、呼吁"司法独立"等看法。就此延伸,谈谈我对新民主主义的看法,和面对中国时局,中国的出路在哪里?

新民主主义在毛泽东手里,是假冒伪劣的赝品

我曾为胡绩伟的一本书写了一篇序言。胡老全面分析了新民主主义。 新民主主义是个很复杂的概念,毛泽东当年提出新民主主义,起了两个作用。一个是正面的、积极的作用。你看,毛居然跟斯大林拉开了距离,居然跟 "社会主义"和"无产阶级专政"拉开了距离,居然愿意搞新民主主义而不去搞社会主义。毛还给了人们这样一个印象:新民主主义就是罗斯福,就是林肯,就是孙中山,换言之,就是民主主义,只不过蒋介石不做,共产党当仁不让,挺身而出,所以就"新"起来了。当毛泽东在这个限度以内讲新民主主义的时候,它曾经起了正面的、鼓舞人心的、很大的历史作用。

但是历史最后又证明,新民主主义在毛泽东手里,是假冒伪劣的赝品,是他纵横捭阖,建立反蒋统一战线的口号。毛1949年把统治权夺到了,1953年脸就变了。他在1952年底1953年初提出了"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总路线,亲手把新民主主义否定了。否定之后所发 生的一系列的事情,是中国的灾难。因此新民主主义有负面的作用,它在毛泽东手里是一张空头支票,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我在那篇序中说,胡绩伟同志有充分 的理由把它重新提出来,要求中国共产党兑现这张空头支票。这是合情合理,有根有据的,谁欠债,谁就应该还债。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新民主主义"

提到"新民主主义",使我联想起"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二十多年前,在组织起草十三大报告的时候,我用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概念,没有用"新民主主义"的概念。当时如果用了"新民主主义",一定是百分之百通不过。为了让文件百分之百被通过,我不可能用"新民主主义"的概念,只能用中央文件中已经出现过的现成的概念:"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起草十三大报告的时候,我脑子里有一个蓝本,这个蓝本,不是别的,就是毛泽东的 《新民主主义论》。早在胡耀邦辞职前几个月,十三大报告起草小组已经成立了,那时没有我。有一天上午,我接到耀邦办公室通知,临时去列席。那天的会,耀邦主持,听起草小组意见。我迟到,进去的时候,袁木在汇报。他说,准备写这么几个部分,第一部分伟大的成绩,第二部分丰富的经验,第三部分今后的目标,第四部分党的建设……诸如此类,袁木是这样讲的。轮到要我发言,我建议讲初级阶段。耀邦说,已经研究过了,这是要讲的。我听说起草组已经研究过了,就不再重 复。过了几个月,耀邦下来,紫阳代理总书记,有一天,紫阳通知我去开会,那天是紫阳想听听起草组的想法。仍然是袁木汇报,仍然是第一伟大成绩,第二丰富经验……。紫阳问我,有什么考虑。这一次,我多说了几句,我说,希望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命题作为十三大立论的基础,从这里出发,抓住根本,把我们所以采取改革开放的政策,而不采取毛泽东时候的政策彻底讲清楚。紫阳说,好,就这么写。会后,紫阳要我把这个意思写成简报,告诉小平。小平回覆,"这个设计好"。

我讲"以初级阶段作为立论的基础"时,我脑子里在想什么?我脑子里就是想写一篇新的《新民主主义论》。当年,大家都认为共产党必须搞社会主义,毛泽东说,我们中国共产党不能搞社会主义,必须搞新民主主义。毛泽东以什么为根据?以中国的社会性质为根据,他以此驳倒了共 产党只能搞社会主义的天经地义,使共产党赢得了反对社会主义的人的拥护。其实,不仅三十四十年代搞不得社会主义,八十九十年代同样搞不得社会主义,再过一 百年以后怎么样,让后人去思考,去判断,反正我们这一代,乃至我们的儿子代,孙子代,免谈社会主义,只能搞搞初级阶段。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就是这个意思,只是当时没有明说,说了也是徒费口舌。

张木生讲:有人问过鲍彤,什么是初级阶段;鲍彤说,就是新民主主义。这是事实。我讲初级阶段,我脑子里就是以新民主主义为蓝本,就是从中国社会性质出发,来考虑我们的社会政策。

毛泽东抛弃了新民主主义

拿新民主主义来跟社会主义拉开距离,这是毛泽东正确的地方,聪明的地方,他抓住了人心民意,抓住了中国人的要求。需要抗日,所以有民族主义的要求;需要反封建专制独裁,所以有民主主义的要求;中国落后,因此有民生主义的要求。这样一来,新民主主义就跟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全面挂上钩了。毛泽东还拿这个东西和蒋介石区别开来,划清界限。毛泽东当时把蒋介石的东西概括为一个主义、一个领袖、一个党。一个主义是三民主义,三民主义很好,但为什么必须反对一个主义呢?因 为在任何一个国家里,不应该只有一个主义唯我独尊,一个党内部也未必只许奉行一个主义。总而言之,任何主义都不能称王称霸,中国的大事必须由四万万同胞公 决,四万万同胞又分成这个群体那个群体,其中有知识分子又有工农又有资本家地主,有左派又有右派又有中间派,有多少派就有多少主义。一部社会发展史就是各 种群体又合作又斗争又互助又竞争的多元共存史。到了什么时候,社会才会变成铁板一块?我想,恐怕要等到人类社会的生命结束的时候,人类毁灭了,到了那个时 候,"一个主义"就能大功告成了。

毛抛弃新民主主义,连刘少奇也毫无思想准备。刘少奇有个根本观点:中国苦于资本主义太 少而不是太多。所以,新民主主义是刘少奇愿意长期认真坚持的纲领,他主张建立新民主主义秩序,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他因此从1953年起,就"跟不上"毛 泽东了,直到文革,被斗至死。在毛手里,社会主义又是一把刀子,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毛泽东翻脸不认人,不管你是党外的章伯钧储安平,还是党内的刘少奇彭 德怀习仲勋。我不知道希特勒有多大的权力,反正毛在中国,有权肆无忌惮,有权为所欲为,尽管斗死饿死了几千万人,至今毛还供奉在宪法中,盘踞在国门上,象 征着中国特色的四个坚持。这就是中国的是非,中国的伦理,中国的现行制度。这就是腐败。制度如此腐败,老百姓怎么活?这种制度,不改行吗?

毛泽东是不是一开始就准备作假?我当然不得而知。即使当时就是假的,这个假纲领仍然在历史上起了作用:巨大的欺骗作用。你看,工人因为共产党自称代表无产阶 级而拥护它;农民因为共产党愿意实现耕者有其田而拥护它;知识分子因为共产党认同罗斯福、林肯、孙中山而拥护它;资本家因为共产党讲劳资两利也拥护 它……。

我很愿意十三大报告退到"民主主义"

平心而论,在中国共产党以往的纲领中,只有新民主主义比较实事求是,它真的是从半封建、半殖民地出发,从社会性 质出发,来立论的。后来,毛发动的所谓"社会主义革命",他建立的所谓"社会主义制度",都是做梦,不仅他自己做梦,而且裹胁全中国的人统统做梦,不准不 做梦,谁不做梦谁就是右派,走资派,反革命,自由化分子,阶级敌人,打倒在地,格杀勿论。如果说马克思所从事的是从空想到科学,毛泽东所从事的就是从科学到空想。按照马克思,只要没有成为禁锢生产力的桎梏,旧的社会形态"决不会灭亡",新的社会形态"决不会出现"。瓜熟才能蒂落。社会主义不可能也不应该依 靠超经济、非经济的强制力量去建立。但是按照毛泽东,社会主义是可以随心所欲,召之即来的,只要手里掌握枪杆子,就能驱策老百姓,就无往不利。邓小平所谓 "科学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体系",无非是依靠枪杆子强行摧毁和建立社会关系的体系。这个理论,说来话长,十三大不是谈理论的场合。

十三大应该回答现实生活中最重大的问题:为什么必须废除人民公社,什么必须发展个体经济,为什么必须改革开放……?不能不回答,也不应该弄玄虚,必须老老实 实回答。尽管共产党的纲领上写的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但是在实践中,这些东西不仅无用而且有害。中国如果非跟社会主义套近乎不可,充其量只能套个初级阶段。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当然不是社会主义,中国没有资格搞社会主义,应该起码拿出上百年时间来补资本主义不发达的课。

如果有可能,在起草十三大报告时,我很愿意退到新民主主义。不仅如此,我更愿意退到"旧"民主主义,因为"旧"民主主义才是林肯、孙中山、罗斯福。刚才说 了,如果那样写,报告就通不过,因此在"社会主义"四个字下面加了四个字,"初级阶段"。这八个字是吃现成饭,《历史决议》里已经有了,不是我的发明。可惜它在历史决议里被一笔带过,惊鸿一现,才亮相就退席,白白浪费掉了。因此这次起草十三大文件,就抓住这个概念不放,把它的作用充分发挥出来,作为中国 "至少上百年"不搞社会主义的立论基础,作为中国现行的非社会主义政策的立论基础。如果一定要说什么"发明",这倒可以算是一点 "发明"。

中国在生病,应该靠民主主义起死回生

初级阶段至少得搞"上百年",这就和毛划清了界限。毛泽东出尔反尔,弹指一挥间,就把《共同纲领》撕毁了。十三大报告非但不准备撕毁,而且怕被人撕毁,所以 特别写了"至少"需要上百年。"至多"多少年呢?谁也不知道。"至少上百年"当然不是一代人,起码是几代人,我们这一代,至少加上儿子代、孙子代……,谁也别再去做社会主义的梦。两种人,不赞成马克思的人和真赞成马克思的人,联合起来。你不赞成马克思,你不会去做这种梦。你真赞成马克思,你也不会去做这种 梦。在物质条件和社会关系不充分成熟的条件下,不能实行社会主义,只能为社会主义做准备。什么叫"为社会主义做准备"?主要就是经济上建设自由竞争的市 场,政治上建设自由竞选的民主。这是社会主义的最好的准备。所以,赞成马克思和不赞成马克思的人,在别做社会主义的梦这一点上,是完全可以达成共识的。

总而言之,"回到民主主义",这就是中国的必需。无民主则死气沉沉,有民主则生气勃勃。中国在生病,很危险,应该靠民主主义起死回生。

社会主义是什么?毛泽东知道吗?根据毛的实践可以断定,毛泽东的社会主义,其实是斯大林联共党史的某些章节,加上东汉末年的五斗米道。邓小平对社会主义好像 有点研究,时而提出生产力发达,时而提到贫富差别小,我愿意替邓小平的这两条标准唱赞歌,按照这两条标准,美国和西欧无疑都比中国更有资格被称为社会主义,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则相形见绌,只能无地自容。可能邓小平也发现自己陷了无法自圆其说的绝境;所以他又说,不争论姓社姓资;又说,什么是社会主义,谁说得清楚!"邓小平理论"的水平,可见一斑。邓小平在跟全体中国人做游戏,一方面承认社会主义是说不清楚的东西,另一方面又拿出坦克车冲锋枪来捍卫这个不 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社会主义"。作为邓小平理论主体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本来就是如此这般,只因为中国臣民有禁止和皇帝争论辩驳的传统,所以,"邓小平理论"至今尚能保持冠冕堂皇的体面。

新民主主义跟旧民主主义之间的区别,好像只有一点:新的,有共产党领导,旧的,没有共产党领导。为了弄清楚"共产党的领导权"是什么东西,我们最好把它的 发明者毛泽东请出来作证。毛泽东说,领导权这个东西,不是要领导人当做口号一天到晚放在嘴巴上喊。光凭毛的这句话,叫人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但听他下一句就 清楚了,毛泽东接着说,也不是硬要人家服从我们。讲得太好了!那么怎么办呢?毛泽东回答说,要靠第一正确的政策,第二模范的工作,第三感动党外人士,使他 们接受党提出的建议。好极了。这种"党的领导",谁不赞成?这三条是毛泽东处于清醒而不胡涂状态下的主张。离开了这三条,一定是坏领导。毛泽东的这三条, 是关于"党的领导权"的最权威的真定义;至于那种利诱威胁强制人们非服从党的领导不可的管理体系,当然是反毛泽东思想的,人民理所当然不必"服从"。假货和民主主义水火不兼容,真东西和民主主义则可以和谐相处。顺便说说,毛泽东这些真货,邓小平当年也是赞成过的。毛在延安一发话,邓小平就紧跟,在山西也有 一篇讲话,但好像没有收进《邓小平文选》。也许邓小平变卦了?我不知道。

作者:鲍彤

责编:吴雨

作家简介,鲍彤,原中共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因"六四事件",鲍彤于1989年5月28日被捕,1992年7月,中国当局以"泄露国家秘密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鲍彤七年有期徒刑;1996年,鲍彤刑满释放,目前一直被中国当局软禁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