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压会使抗争成为一种文化”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5.07.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高压会使抗争成为一种文化”

新疆“7·5事件”四周年,当局采取最严密安保措施。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发表公开信,呼吁当局对四年前被警方逮捕后失踪的维吾尔人给个明白交待。

An armed Chinese paramilitary policeman stands guard on a street in Kashgar in China's far wester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on Thursday, Aug. 4, 2011. (Foto:David Wivell/AP/dapd)

China Unruhen in Xinjiang Polizei und Armee

(德国之声中文网)新疆"7·5事件"四周年之际,中央民族大学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在其创办的网站"维吾尔在线"上发表《关于"7·5事件" 后失踪维吾尔人的建议--致全国人大、国务院》公开信。文中写道,四年来,维吾尔民族的内心创伤不但没有得到抚慰,反而一直被在伤口上撒盐,打压时有发生。"7·5事件"后失踪维吾尔人的问题就是其中之一。

伊力哈木写道,据维吾尔在线网站以及其他独立媒体的调查,目前已经确认34名"7·5事件"后失踪者身份。文中公布了这34人的具体姓名,其中还有两人为哈萨克族。在"7·5事件"之后,当局逮捕了1800人,一部分被判处死刑,一部分被判有期和无期徒刑,一部分被释放,但也有不少人失踪。

是死是活,给个说法

Ethnic Uygur men wait outside the main mosque in Kashgar in China's far western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on Thursday, Aug. 4, 2011. (Foto:David Wivell/AP/dapd)

“7·5”事件四年后,仍有许多维吾尔人下落不明

上述34人据称都有证据可以证明他们的确是被警方逮捕,但是数年来这些人的家属没有得到当局的任何合理解释。2010年,有一些失踪者家属去北京上访,但都被强行带回家乡。截至目前,有关政府部门给出的回复大多是推托之辞,或者是说还在找,或者就说"你孩子越狱逃跑了"、"可能逃到国外了"等。

伊力哈木认为,有关部门4年都没有"找到"这些失踪者的下落,可以相信他们是已经死在狱中。遗憾的是,有关部门没有做出明确的交代。因此,他呼吁政府对这些失踪维吾尔人的情况,"发布客观、全面、详细、有说服力的报告",并且对受害者家庭道歉、赔偿、安抚,此外还应追究相应人员的责任。

今年7月5日刚好和穆斯林斋月的开端(7月9日)接近。根据古兰经规定,在斋月期间,穆斯林每天在日出到日落之间都必须斋戒,停止饮食,日落之后到次日日出之前可以正常作息吃喝。

据法新社报道,"7·5事件"四周年纪念日这一天,新疆当局的安全措施达到了2009年以来最严密的程度。一位显然正在乌鲁木齐旅游的新浪微博网友发表博文描述了自己在火车站的亲身感受:火车站广场上只有警察在巡逻,前来接站的人都被挡在外面不得进入。这位网友不无讽刺地感慨道,这真是"和谐新疆"!

高压之下反抗多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口的46%为维族人,39%为汉族人,但后者占据了地区经济的主导地位。维吾尔组织指责北京压制他们的语言、文化和宗教传统,但中国政府则强调对该地区丰富自然资源的开发提高了居民生活水平。

FILE - In this Tuesday, Dec. 1, 2009 photo, economist Ilham Tohti, from China's predominantly Muslim Xinjiang region speaks to students at the Central Nationalities University in Beijing, China. His weekly lectures are a kind of high-wire act and he has been put under house arrest dozens of times over the past decade for criticizing how China runs his homeland and treats his people. Yet Tohti is not a separatist or even a political dissident. He's a Communist Party member and a teacher at a top Chinese university who sees himself as a bridge between Hans and Uighurs. That the government has so far refused to endorse his middle road and work with him shows how difficult it is to resolv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party and its restive Uighurs and Tibetans. (AP Photo/Elizabeth Dalziel) ** zu unserem KORR **

伊力哈木

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日前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高压政策在新疆只能形成一种高反弹。他说:"每次只要发生了什么事件,政府的反应就是一个词:高压、高压、更高压。这只会导致更多的反抗和更多的矛盾。……政府应该进行反思,并对新疆目前的局势和未来走向负责任。"

他还指出,政府必须明白,在新疆,既存在对暴力的和平反抗,也存在对暴力的暴力抗争,其中一些反抗行为和恐怖主义或者民族分裂主义没有关系。"很多人实在是生活难以维系。他们既没有机会通过法律途径争取自己的权利,也不能通过媒体获得帮助,他们无法捍卫自己的权益、表达自己的观点。那他们能做什么呢?一些人就选择了对抗和煽动暴力。"

今年年初,伊力哈木在欲前往美国访学时在北京机场遭到当局阻拦和扣押。此后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这几年我感觉就是关在笼子里,习近平说权力关在笼子里,他们怎么会把自己关在笼子里,是把我们关在笼子里。"据自由亚洲电台周四报道,在 "7·5事件"四周年到来之前,伊力哈木再次被当局软禁。

综合报道:雨涵

责编:石涛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