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祖极光」:两岸前线的渔业观察 | 科技环境 | DW | 29.09.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科技环境

「马祖极光」:两岸前线的渔业观察

近几年在夏秋之际,台湾马祖列岛的晚上,时常有奇异的绿色光源将夜空点亮。当地一些年轻人把它称为「马祖极光」—— 对他们而言,这是道不怀好意的光。

观看视频 02:42

包围台湾外岛的中国渔船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南北两极,带有翡翠绿的极光是令许多人陶醉的自然奇景。但在台湾最北端的马祖列岛,「极光」两字却让几位当地年轻人备感威胁。

9月4日晚上,在马祖的东引岛上,上百位民众聚集在岛上一处军事训练场地,观赏由在地返乡青年以及台湾暗空协会合作打造的户外剧场表演。近年来,台湾政府单位在马祖推动「暗空计划」,希望结合生态保育与天文观星,来推广当地旅游。

然而,本应耀眼的星空,却有异常的绿光从海上投射而来,几乎点亮整道海平面。那些光源来自中国的渔船,专门透过集鱼灯来捕获鱿鱼、小卷等趋光性的头足类海洋生物,当地人称之为「马祖极光」。

剧场表演的策展人、来自东引的蔡沛原说:「2018年的时候,我问其他大人那些绿光是什么,他们都不清楚。但近几年越来越夸张,今年船隻数量目测更多了两倍以上、 出现的频率也更高。」27岁的她无奈地说:「很像在自打嘴巴,我们在推广暗空观光,结果整片天空都是绿的。」

虽然发光的小卷船中也有部份属于台湾籍渔船,但台湾海巡署指出,台籍渔船灯具以白、黄光为主,绿光船几乎都是中国籍渔船。连江县政府产业发展处渔牧科科长赖文启表示:「确切数量虽难以估计,但去年的小卷季一天大概有二、三十艘船,今年随便看过去就有上百艘。」

海平面上,绿色光点幽幽,上百个光点下是上百张渔网,围绕着总面积只比澳门小一点的马祖列岛,为当地的渔业及生态带来严峻的挑战。

Taiwan Matsu

8月26日,马祖东引岛的夜晚被「马祖极光」给点亮。东引居民蔡沛原拍下这张照片,她说,这是近几年来最严重的一次。

不该出现的绿光

由台湾管辖的马祖列岛位于中国福建省沿岸,距离中国最近的距离仅9公里左右。这片海域身处暖流与寒流的南北交界点,周遭海域营养盐丰富,台湾中研院曾在此记录到高达85科、214种的鱼类,是多种经济性鱼类栖息、生殖及越冬洄游的丰饶之海。

在对岸渔民眼裏,鱿鱼是这片海域最吸引人的渔获之一。自2011年至2019年间,中国鱿鱼捕捞量连续9年佔世界第一,而根据《中国渔业统计年鑑》,光是在福建省沿海,过去3年内的鱿鱼捕捞量就增加了2万多吨。

「在两岸海域共通的情况下,(对岸)这麽大的捕捞量,马祖鱼类资源匮乏的情形也就变得严重,」赖文启说。

事实上,中国政府也注意到了过度捕捞所引起的海洋枯竭危机。近年来,中国逐渐加强休渔政策,延长近海休渔期。就今年而言,根据福建省海洋与渔业局公告,福建当地休渔期从5月1日开始,部分地区8月16日解禁、另一部分则需等到9月16日,休渔期最长可达4个半月。

然而在7月时,仍旧有许多马祖居民看见散发耀眼绿色「极光」的小卷船出没马祖海域。他们往往在傍晚日落前便出现,并且持续捕捞一整晚。

台湾海洋大学环境生物与渔业科学系助理教授曾焕升长期研究两岸渔业,他直白地说,中国的休渔政策虽然官方上说得漂亮,但真正执行起来仍有很大的困难。

「大陆渔船实在太多了。而且对渔民来说,休渔期间等于没有收入,即便对岸有一些补助,还是有许多渔船会选择违规出海作业,」他说。

曾焕升指出,中国渔船通常有三种规避休渔期的方式:第一是驾驶无法被政府规列的「三无渔船」,三无指的是无船名、无船舶证书,以及无船籍港;第二是同时把一张证书给2至3艘不同渔船使用,等于同一个船名却有好几艘船,用障眼法躲避查验;第三则是索性在休渔结束前不回港口了,长时间留在海上作业。

这些在休渔期前违规出海的船隻,自然更容易选择来到台湾海域,避免中国有关单位的缉查。曾焕升也说,有时这些无法回港的中国渔船会与台湾渔船形成一种「共犯结构」,由台湾渔船向对方进行补给,提供油料、食物、以及保鲜渔获用的冰块,并直接在海上交易,购买对方的渔获。

「事实上,这样的状况每年都在发生,」曾焕升说。

Taiwan Matsu

渔船停泊于马祖南竿港港口。相较于对岸福建越趋发达的渔业,本地渔民多为个人作业,船只也较小。

对于在中国休渔期间偷跑出海的发光渔船,台湾海巡署显得爱莫能助。因为这些船隻较少越界进入台湾沿岸6000公尺的「限制水域」范围,海巡署无权进行驱赶;不过,其他的「三无渔船」却会悄悄在凌晨时分越界进入台湾海域,直接在马祖岛屿沿岸捕鱼。少部分大胆的,甚至不愿意等到日落。

违法越界的「三无渔船」

身为职业钓客的马祖青年林先生(化名)经常在钓鱼时看到越界的中国渔船。「有次在我后方十公尺左右,突然出现一名一手拿网子、一手拿镰刀的大陆渔民,上岸採集佛手(一种贝类)。他们两人一组,大白天就开着小船过来了。」

林先生粗略地估算,他大约每钓鱼10次,就会有3次看到中国渔船——而他几乎天天都会出门去钓鱼。他说:「只要天气好,他们大概都会出来。」

对许多马祖居民来说,中国渔民越界捕鱼一事,早已不是秘密。「大家都知道,在这些大陆渔船上,很多都是过去被台湾渔船雇用的船员,」林先生说,「他们熟知马祖的海域,并在回大陆之后,又自己开船回来捕鱼。」

为何这些中国渔船要冒险进入马祖海域?连江县产发处科长赖文启表示,在中国,一旦政府查缉到这些非法渔船,他们不仅会立即拆解船隻,涉事者甚至可能遭遇刑事法等严厉裁罚;而在台湾,虽然政府近年来也有修法调高罚则,但对岸的越界渔船实在太多了,而台湾海巡的量能有限。

Taiwan Matsu

大坵岛及高登岛(前方岛屿)是马祖距离对岸最近的几个地点之一。这里也是中国渔民经常违法越界的区域。

「海巡要赶渔船、最近又要赶抽砂船,实在力不从心。违规渔船如果扣押回来,还得经过没收和法院拍卖等程序,耗日费时,船隻扣押在港口容量也有限......没办法看到一艘就抓一艘,」赖文启说。

「台湾海巡署全部的巡防舰艇大约就200艘,面对数量庞大的大陆渔船,其实是防不胜防,」台湾海洋大学助理教授曾焕升补充道,「也因此,对一些大陆渔民而言,冒险来台湾海域,比在中国被抓到的风险要小。」

林先生对这些对岸渔船感到很不满。他曾在半夜看到他们跑来马祖沿岸,进行电鱼等违法捕鱼的行为。「当你在夜里看到渔船下闪着黄黄绿绿的光,时常就是他们在电鱼时发出的光,」他说,「我不知道他们在大陆沿海会不会这麽做。但出了他们自己的领海、到这边来后,他们简直无法无天。」

在气愤之馀,林先生有时也会拿起相机录影、向海巡检举。通常对方会感谢他的举报,然后就不了了之;或者告诉他说,现在不是执法时间,因此没办法处理。

「其实在这些越界大陆渔船裡,分一杯羹的台湾人也不少,」他无奈地说,「马祖地方小,人情压力大,靠关係的情形很普遍。」

生态杀手章鱼笼

在台湾海巡难以应对、越界中国渔船又不断出现的情况下,当地政府开始向外寻求支援,请外部公司帮助清理中国渔船在马祖沿岸装设的违法渔具。

9月20日早上,在马祖最大的南竿岛港口,3名船员正在「彩虹一号」上做清扫,准备出航进行违法渔具的拆除工作。这是彩虹一号今年第28次的出航,船上的工作人员林俊岚说,今天他们要去北竿岛沿岸的「白庙」附近取缔违法渔具。白庙是一块只露出海面一点点的礁石,是一处燕鸥保育栖地,也是马祖列岛距离福建最近的地方之一。

他们要拆除的渔具,是一种叫做章鱼笼的椭圆型立体竹笼。连江县产发处科长赖文启把它形容为「生态杀手」——因为各种鱼类不管大小,只要进去了就出不来,使章鱼笼宛如海中牢笼。

「中国渔船会在夜间摸黑来装章鱼笼、设置流刺网、用非常小的浮标做记号,并用卫星定位来追踪这些渔具,」赖文启说,「这些渔具很难被发现,甚至有时当他们来收网时,会把马祖渔民的合法网具弄坏、将其渔获一併捞走。」

赖文启说,每年4月到12月,县政府会要求承包公司清理一定数量的章鱼笼。今年承包公司原订需拆除4000个章鱼笼,但他们在8月初就已经达标了。而光是在9月20日一天,彩虹一号就拆除了117个章鱼笼。

在海大教授曾焕升眼裏,这是一个十足的生态危机。他说:「现在在马祖海域,几乎各种渔获都衰竭了。」

Taiwan Matsu

小船「彩虹一号」在南竿岛港口准备出航。他们将在难以停泊的礁石沿岸边拆除中国渔船装设的违法章鱼笼。

餐桌上消失的鱼

当上百艘发光的小卷船围绕着岛屿撒下渔网,大胆的「三无渔船」又直接开到小岛沿岸佈置违法渔具,从远到近,马祖海域的生态彷彿陷入了一层又一层的筛网。

赖文启说,这几年马祖海域的鱼不仅变得更小,还出现了性早熟的现象。「为了维繫族群,本来需要一年才能成熟的鱼种,已经提早到只要8个月就可以了,」他说。

在东引岛上,靠海吃饭的人并不少。剧场表演的策展人蔡沛原与她的小学同学刘香吟,两人的家裡一个开海鲜餐厅、一个捕鱼,她们都对近年来渔获量递减的现象感到忧心。

「每到冬天,我们家都会卖野生的乌鱼子。但这几年渔获很不稳定,毕竟很多鱼在前面就被(大陆渔船)挡下来了,」蔡沛原说。

刘香吟家裡受到的冲击更严重。她们家去年的渔获量和前年相比,整整少了一半。

「大陆渔船不用进到6000公尺的限制水域裡,他们只要在更外围的地方撒好鱼网,我们近海的渔获就会变少、变小。」刘香吟回顾小时候的餐桌,每天都有着佛手、大隻的虾蛄、还有野生的黄鱼......如今佛手变罕见了、虾蛄变小了,黄鱼一条甚至要价上万元。

她说:「渔业是我们从过去传承到现在的职业,如果没有了鱼,这个产业不就会消失了?」

曾焕升认为,要解决马祖海域当前的生态问题,有赖于两岸代表坐下来进行渔业谈判。「保护渔业资源不是单方面努力就能达成的,两岸要在哪些海域进行配额、要允许多少渔船可以在特定海域作业...... 这些都需要两岸政府共同努力才行。」

然而,面对台海当前的紧张局势,要求两岸坐下进行谈判显得极为困难。

在夜裡,两个马祖年轻人坐在村子裡面海的阶梯上,看着满佈于海面上的发光渔船。蔡沛原说,她感觉这座岛被包围了——而随着对岸渔业不断发展,马祖似乎也只能在渔船、流刺网与章鱼笼交织而成的网罗中,看着中国一天比一天巨大的存在。

观看视频 05:05

對台消耗戰?大陸抽砂船包圍馬祖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