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罢工激化 警民冲突升级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5.08.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香港罢工激化 警民冲突升级

原本和平的集会与罢工,在入夜后逐渐激化。部份地区甚至出现身穿蓝衫与白衫的份子出现殴打示威者。港府在最新的表态当中,重复过去论调,谴责示威者「将香港推向危险边缘」。

Hongkong Proteste gegen China (Reuters/E. Lopez)

警方在夏愨道施放催泪弹驱散示威者

(德國之聲中文網) 8月5 日,香港民间发起「全港三罢」(罢工、罢课、罢市),并在下午1时开始于全港7区举行集会。 「全港大三罢」获得广泛响应。但是在下午,在香港7区举行的和平集会激化成警民冲突。原本,7个集会地点分别为金钟、旺角、黄大仙、大埔、沙田、屯门、荃湾,然而晚上的警民冲突除了这些地方以外,更是往外蔓延到了深水埗、葵芳、北角、观塘等地。警方迅速和大規模地在港島、九龍和新界最少7區頻頻施發催淚彈,無論民居旁邊或核心商業區無一倖免。

在7區三罷集會开始的同时,有民眾發起在同一時間包圍天水圍警署,抗議日前有女示威者被警員抬走時露出內褲,但警員拒絕讓她整理衣物。

下午2點,天水圍率先出動防暴警察,並施放催淚彈,但是還未能驅散民眾。

下午4点半左右,参与屯门与旺角集会的示威者开始衝出马路。屯门示威者在约6点时,在陆上设置路障,前往屯门警署方向投掷石块,引来警方施放催泪弹。夜晚的警民混战就此展开序幕。七区集会演变成示威者占据马路堵塞交通、包围警署的情况。示威者也开始全港遊走。

大约晚上8时许,突然有示威者向葵涌警署停车场投掷多枚燃烧弹,爆发巨响。有警车车头起火。

除了警察与示威者两方以外,这天晚上的冲突还另外加入了白衫人与蓝衫人两种势力。荃湾在晚上8点多,有蓝衫人拆除示威者架设的路障,之后有示威者自称是被蓝衫人打伤。到了晚上十点左右,荃湾更是有白衣人追砍黑衫示威者,砍至他双脚见骨。之后有示威者反击,将落单的白衣人打到头部流血。警方和救护车随后赶到,但是没有白衫人被捕。

香港政府發言人在8月6日凌晨1点發出声明,强烈谴责钱一天在各區的「严重违法示威及暴力活動」,是「将香港推极危险边缘」。

發言人说: 「示威者刻意堵塞主要干道、阻碍港铁列车服务、在路轨放置杂物、冲击政总及警署、破坏警车、袭警,甚至纵火,更有人将国旗抛入海,公然挑战国家权威,行为不单剥夺市民上班权利及日常生活自由、严重影响经济活动, 示威活动逐步扩散及急剧升级的暴力,亦令人发指,将香港推向极危险边缘。」

业界广泛声援罢工

在「三罢」浪潮下,航空界罢工导致过百班航班取消,由负责空管的民航处到本港多家航空公司都有人响应,其中香港航空超过200名员工参与公开信联署。 医护界则是发起「罢工不罢医」,以佩戴黑色口罩边上班边声援罢工。 近800名金融界人士展示员工证表达诉求,又有逾700位演艺圈人士实名联署支持罢工。

在30幾度烈日當空之下,黑壓壓的人群午後湧到各區參與露天集會,所有會場都迫滿響應「三罷」的市民。金鐘添馬公園、旺角麥花臣球場、黃大仙廣場、大埔風水廣場、沙田百步梯、屯門文娛廣場等6個區都獲警方不反對通知書。唯一的例外荃灣區,雖不會舉行正式集會,但有網民號召民眾下午1點到荃灣公園「賞花賞樹,思考香港前路」。

Hong Kong Proteste (Reuters/T. Siu)

8月5日下午,警方在新界大埔住宅區施放催淚彈驅散堵路的示威者

為何而罷?

就讀放射治療系大學三年級的Wesley,正在醫院進行暑期實習,他與班上過半同學一同罷課。他向德國之聲表示:「其實在決定是否罷課時非常掙扎,因為實習是畢業的必要條件。我們都不知學校和醫院會否處分,也可能影響未來的事業。但我決定要做正確的事,因為在這個關鍵時刻,更重要的是要履行作為香港公民的責任,這比作為學生更重要。」這一天,他和響應罷工的父母一起到離家最近的黃大仙參與集會。廣場內,「香港人加油」「沒有暴徒只有暴政」等口號不絕於耳。縱然擠到外圍的人潮已經聽不到舞台上的演講,眾人還是頂住太陽,沒有離開。

Wesley的父親Eric在外資公司任職中層管理人員,他也響應罷工。他告訴德國之聲:「年輕人已經做了很多東西,逃犯條例是因為他們才能暫緩,也很多人被捕和受傷,我們大人都應該做點事響應。」Eric說公司氣氛開放,沒有向員工施壓,所幸同事也不會因為政治立場互相標籤。他也希望社會上的人能夠理解罷工的理念:「三罷是要令林鄭管治困難,令她回應訴求,否則大家都會一直僵持。但凡做每件事都需要付出,短期內會令大家不方便,但我們爭取的東西,將來所有香港人都會得益。」

現在正值暑假,許多學生利用暑假投身運動,Wesley希望罷工能讓更多不同階層的人加入運動。「最近警方禁止了許多遊行,上街抗議的風險也愈來愈大。我們希望透過罷工,令更多勞動階層和一般市民以和平的方式抗議逃犯條例和警察暴力。」

Hong Kong | Familie nimmt Teil am Protest gegen das Auslieferungsgesetz (DW/P. Kong)

大學三年級生Wesley(右)與父母一同響應「三罷」,到黃大仙參與集會。

經濟影響作為談判籌碼

而在政府總部旁的添馬公園,29歲的Alan正和朋友參與金鐘區的集會。相比起來,在中資銀行工作的他,決定罷工或許要承受更大壓力。他向德國之聲透露:「多數同事其實都是支持的,但我今天早上請假時,主管要求我自拍給他看,他說今天非常敏感,如果一整天都不現身公司會有『極大的concern』。我相信公司會數人數的」

雖然如此,他仍然決定要站出來,除了因為五大訴求未獲回應,他也認為要在經濟上向當局施壓。「金融業是香港經濟支柱,如果有一定人數參與罷工,影響到香港運作而且有經濟衝擊,希望能以有影響力的方法,作為與政府談判的籌碼。我相信大家做了第一次,就有能力和決心做第二次,即使政府今天不回應,對未來的運動來說也多了一個選擇。」

Hongkong Proteste gegen China - Generalstreik (AFP/I. Lawrence)

其中一場「三罷」集會﹕旺角麥花臣公園,參與者在中午時份陸續進場

在三罷的同一天,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率領所有問責官員舉行記者會,這是她在半個月以來首次面對傳媒。但對於民間提出的五大訴求,林鄭月娥的立場沒有絲毫動搖,反之把矛頭指向她口中的「極端分子」,並多次譴責示威挑戰國家主權。

幾位罷課和罷工的受訪者都異口同聲表示,林鄭月娥的表態不單對爭議沒有幫助,更有反效果。Alan向德國之聲表示,林鄭的發言只是為中共和警察護航,已經沒有期望。Eric則認為:「她是火上加油的人肉錄音機。其實我覺得她並不是不理解(訴求),她這番話的對象不是香港人,而要是向大陸說,合理化將來叫大陸介入的要求。」大學生Wesley反駁:「她完全沒有回應最根本的問題,那就是抗議的原因。我們學生很想每天抗議嗎?其實是很累人的。大多數人都不是分離或暴力分子,我們只想要民主與和平。」

Hongkong Proteste gegen China - Generalstreik (Reuters/Kim Kyung-Hoon)

香港周一大罢工

大眾運輸癱瘓

而在8月5日早上七點,正當人們從睡夢中悠悠醒轉,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已經在號召港鐵鑽石山站、荔景站、炮台山站不合作運動,以期同時影響綠線、紅線、藍線的三條路線通車。除了這三個站點之外,在其他站點也陸續傳出阻礙列車行進,示威者與乘客爆發衝突的零星消息。稍後,港鐵宣佈西鐵線、荃灣線、東鐵線、港島線、觀塘線與東湧線等6條路線受阻。另外,屯門站因有衝突,車站關閉。在下午1點左右,港鐵宣佈全線服務陸續恢復運作。

之前曾經爆發過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的元朗站,在早上7點時出現數名黑衣人手持「只有暴政、沒有暴徒」等標語走過月台。稍晚又有事民批評警員未在元朗黑夜時執法,被其他市民勸阻,之後又有多人大喊「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5日凌晨開始,多名示威者在路邊就地取得水馬、鐵欄、雪糕筒(交通錐)等雜物,在美孚、黃大仙等地設置路障。昨晚也有一些人剪斷電纜或是用黑漆毀損交通號誌燈。運輸署在清晨宣佈,有至少60條日間巴士路線需要改道,也有路線被迫暫停。

香港的班機也受到影響。截至早上7點,香港機場官網顯示,有170個離港及抵港航班遭到取消,其中大部份是以香港為基地的航空,如國泰航空、港龍航空與香港航空。

Hongkong Proteste gegen China - Generalstreik (Reuters/Eloisa Lopez)

示威者以快闪方式设置路障,阻碍紅磡海底隧道的交通,工作人员在示威者離開後移除路障以恢复通行。

前夜集會演變成游擊戰

8月4日週日,示威者分別在將軍澳與西環舉行集會遊行。在將軍澳,示威者向警署丟擲磚塊打破窗玻璃,警察出警局後示威者就散去。稍晚在西環舉行的集會,正當示威者逐漸往中聯辦走去,還有幾百米的距離時,警察就施放催淚彈驅趕示威者。示威者見狀隨即離開西環前往銅鑼灣。

示威者用「快閃」方式阻塞交通: 他們在銅鑼灣主要道路上設置路障就離開,等到警察抵達路障地點時,就已經找不到示威者。根據德國之聲記者直擊情況,警察一度在軒尼詩道與示威者對峙,並且突然往前沖想要逮捕示威者,但是卻沒有成功。

Hongkong Anti-Regierungsproteste - Sicherheitskräfte setzen erneut Tränengas ein (Reuters/K. Kyung-Hoon)

示威者把路边的水马移动到交通要道上阻碍交通

接著整個晚上,示威者都呈現多區游擊的形式: 銅鑼灣、觀塘、天水圍、黃大仙等地都有示威者聚集。有的是在路上設路障,有的是在警署外聚集,有的朝警署丟磚頭。之後,防暴警察出動,舉旗、射催淚彈,甚至還被看見未舉旗就發射海綿彈和胡椒彈。

香港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凌晨4點45分在牛頭角分區警署會晤傳媒。現場記者問,觀塘署警員從高處發射海綿彈,不但沒有警告,室內沒有開燈也看不到警員編號,余鎧均回答,警方使用武力的大原則沒有改變,會用最低武力驅趕示威者,在現場可行情況下會警告,需要瞭解現場同事在什麼情況下開槍。

 李芊/罗法/夏立民 (综合报导)

观看视频 06:46

香港仲夏街頭:一場運動四代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