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示威者: 「我們會並肩而立,永不放棄」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2.07.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香港示威者: 「我們會並肩而立,永不放棄」

过去几周,上百万名香港人上街要求政府撤回极具争议的逃犯条例。 专家认为,在香港奋力抵抗中国入侵的同时,这场没有领袖的社会运动再度唤醒了港人的公民参与。

HongKong Protest gegen Auslieferungsgesetz Studenten (Reuters/T. Siu)

7月1日,在部份示威民众冲击立法会的同时,也有数十万人在维园和平集会

(德国之声中文网)7月1日礼拜一,香港的天气格外炎热。 数千名示威民众身穿黑衣涌入维多利亚公园,准备按照20年来的惯例,参加七月一日的大游行。 与此同时,李小姐和她的两个朋友正在忙着把空气打进白色与黑色气球。 李小姐把打好的气球递给民众,她的朋友则手忙脚乱的制作气球,以应付鱼贯而入的人潮。

李小姐和她的朋友是透过香港最大的在线社会平台LIHKG得知有人想要在7月1日大游行时发起行动艺术活动,正在召集人手,才会决定加入帮忙。 她对德国之声说: 「在年轻人之間,像我们这样自發性的在示威期间,参与公民发起的小计划,这已经成为一股潮流。 」 她说: 「我认为这对我们这些不见得想要站上前线的人来说,是我们向这个运动展现团结的一个方式。 」

像这样无领袖式的、公民发起的运动的出现,已经在香港形成新的潮流。 专家认为,公民运动在形式上的变迁,让反修例运动变得更有效率。 在香港定居写作并出版《抗议之都: 香港公民不服从的近代史》的澳洲裔律師戴安通(Antony Dapiran),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这个新型态的抗争不但增进港人的组织能力,也能让他们更好的利用物资。

戴安通说:「我认为这次运动当中,示威者从经验中不断的学习与调整他们的策略,因此示威者能够更有效的对警方的行动做出反应。 」他举例: 「例如在雨伞运动当中,示威者会占领主要通道。 但是这次的示威者没有这么做,他们只是短暂的中断某些区域的正常活动,然后就会转移到下个地点。 」

但是戴安通也提醒道,由于这次的运动没有领袖,当示威群众真的要和政府交涉时,可能会面临到难以凝聚共识与诉求的情况。他解释道: 「如果政府想要和示威者对谈,他总得有个对象。 但是既然这场运动没有领袖,那政府要跟谁对话?」

Hongkong Regierungschefin Carrie Lam (Getty Images/A. Kwan)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过去一个月多次召开记者会,但是始终都不能缓和示威群众的情绪

动弹不得的香港政府

虽然香港人一再上街表达诉求,一再突破香港的历史纪录,香港政府与其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却仍然没有完整回答市民的诉求。 不论是撤回修例还是林郑下台,港府都没有做出进一步表态。 戴安通认为,港府看起来陷入泥淖,动弹不得。

戴安通告诉德国之声:「一开始,香港政府以为只要他们通过修例,所有人就会转移焦点。 但是显然这个预测没有成真。 」他说: 「政府看起来没有甚么能力处理,被他们自己的决定困住,动弹不得。 」

对大多数的示威民众而言,港府一再强调的「无限期延后修例」不足以说服他们,未来不会再看到同个条例「复活」。 李小姐说,港府回避的态度让更多人怀疑,其说辞的背后是有其他动机。 李小姐说: 「我想我们对于港府的回应不足感到失望... 现在我已经不期待政府会提出甚么具体的东西,我也不认为林郑会真诚的响应我们的诉求。 」

李小姐认为,对港府的不信任感是人们上街的主要原因:「我想大多数的示威者都非常清楚知道这场运动想要达到的目标是甚么,而他们决定站出来这件事,更反映了我们全体对撤回修例都抱持坚定态度。 」

Hongkong Proteste gehen weiter (picture-alliance/AP Photo/Kin Cheung)

示威群众中有很大比例是年轻人。

上街了,下一步?

对很多人来说,反修例运动不但给香港的公民社会注入活力,也是在伞运之后首次体现香港的团结。 泛民派的人民力量党副主席谭得志接受德国之声采访表示: 「很明显的在过去一个月内,反修例示威团结了香港的公民社会,这是我们过去几年都没有机会看见的。 」

戴安通认为,既然香港的年轻人已经透过这次事件目睹了群众抗争的力量,这次的反修例示威会在将来催生更多抗议活动。 「年轻族群已经向同侪证明,他们十分关心这些议题,也愿意参与... 我只能预见将来的公民社会将更加生机蓬勃。」但是戴安通也不否认,虽然目前为止反修例示威还没有退烧的迹象,将来在某个时间点,公民参与的程度会逐渐减少也是无法避免的。

他说: 「 虽然到目前为止,示威群众都十分克制不要干扰到一般居民的日常生活,但是如果将来继续拖延下去,造成太多困扰,我们就会看到大众的支持度开始下滑,就像雨伞运动时一样。 」

目前看起来是,除非港府给出一个能够完善的答复,否则抗争不会停止。 李小姐说: 「在反对修例上面,我们永远不会放弃。 我们希望所有人站在一起,面对所有挑战。 」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