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示威「私了」风起﹕以武制暴或以暴易暴?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4.09.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香港示威「私了」风起﹕以武制暴或以暴易暴?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香港街头再次爆发多宗不同政见人士的流血打斗事件。香港示威者不再打不还手,「私了」反击成为行动共识。示威者失控了吗?在外界看来骇人的新闻画面背后,勇武派示威者和学者向德国之声解析原委。

(德国之声中文网)继9月15日北角多宗群众殴斗后,上周六(9月21日)民众到元朗商场纪念「721白衣人袭击事件」满两个月,到了深夜又再接连爆发街头肢体冲突。短短一小时内,最少发生4宗殴打事件。

其中一段广为流传的影片显示,一名白衣中年男子手持玻璃瓶,大声喝骂数名黑衣民众,并挥动瓶子追着他们,现场传出尖叫声。有报导指他曾经把瓶子挥向栏杆打碎。随后有新闻直播拍到,该名白衣男子被十多名戴口罩的示威者拳打脚踢,围殴至血流披面,旁人不断高喊「私了」。差不多同一时间,另一名被指非礼义务急救员的男子遭多人包围脚踢,也有被指破获连侬牆的男子被打。

这些场面最近愈来愈频繁,特别是在元朗、北角等两方阵营「积怨已久」的地区,而且有扩散的迹象。前者是新界乡事派地盘,后者属建制派传统根据地,有许多祖籍中国福建的人士聚居。7月21日,大批白衣人在元朗西铁站无差别殴打乘客和记者,当晚警方被动的反应惹来「警黑合作」嫌疑。8月5日全港多区举行罢工集会,荃湾有白衣人挥刀砍黑衣市民,伤者的手脚被斩至见骨;北角则有人用木棍和藤条袭击黑衣示威者。自此上述区域陆续出现示威者还击的情况,发展到最近一个多星期,社交平台上对于「私了」和「以武制暴」行动原则的讨论愈来愈炽热,更有在示威者之间渐渐成为共识的趋势。

勇武派示威者John几乎每周都到最前线抗议,他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非常贊成「私了」策略。他解释:「警察是香港唯一拥有合法武力的执法者,他们不做那谁去做?如果我们任人鱼肉,对方会觉得自己可以横行无忌,就算打我们、斩我们都没有问题,因为警察不会行动。我觉得,我们做的事跟以前好警察做的差不多。」John也曾经参与其中,有一次他在Telegram上看到有人拿着棍子现身连侬牆,于是马上赶往现场。他说双方一开始互相推撞,最后变成殴斗。

大专生Leo也是勇武派示威者,他向德国之声表示:「我们不是为了暴力而行使武力,我们是用武力阻止暴力发生。」他形容自己本来也是「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示威者,但是几个月来示威者多次遇袭报警,警方的反应却一再令他们失望愤怒。他与John都不约而同向记者表示,721元朗袭击事件是改变他们想法的转折点。当晚造成几十人受伤,警方两个月以来拘捕了34人,律政司在事发后超过一个月才开始提告。John认为这是民愤积累爆发的结果:「香港人的忍耐力一向都很高,也明白警察调查需时,但我们给警方的时间已经够长了。为甚麽现在连『和理非」都贊成『私了』,因为大家已对警察失望至极,觉得完全没得救。」

Hongkong Proteste verhindert - Rangeleien mit Pro-Peking-Kräften (picture-alliance/dpa/AP/Kin Cheung)

9月14日,兩批不同政見的民眾在淘大商場內發生衝突。

让数字说话:警察诚信破产?

成立175年的香港警队是亚洲历史最悠久的警队之一,近年每逢遭遇大型社会运动,警方的执法方式总会成为关注焦点。2014年的雨伞运动中,至少8名警员执法时殴打示威者和市民被告上法庭,部分人成为阶下囚,警民关係一度跌至冰点。相隔五年,警方在反修例运动的许多执法手段曝露了更多操守问题,令其面临前所未有的诚信危机。

香港中文大学传播与民意研究中心本月公佈的最新民调(9/5-9/11),以0至10分量度受访者对警方的信任度,结果显示对警方「零信任」的比例高达48.3%,相比运动开始前(5/23-6/5)的6.5%大幅暴增。即使运动初期,6月下旬警方的「零信任」比率也只有22.5%,但到了8月几乎翻倍至42.7%,反映7 月的事态发展确实重创警队的公信力。另一方面,对警方「完全信任」的受访者比例维持在一成左右,从五月到九月只有几个百分点的轻微波动,反映警方的铁杆支持者没有受到明显动摇。

示威者的施袭行为愈趋频繁,警方则使用更严厉的言词作为回应。警察公共关係科总警司谢振中在週一(9月23日)记者上批评:「暴徒滥用私刑已变成常态化,暴力蔓延到全港每个角落。暴徒肆意袭击普通市民,显露了他们残暴的真面目。」当局所指责的不光是袭击行为本身,还有其他支持者的解说。他形容:「从暴徒的文宣看到,暴徒不断美化措词和浪漫化暴力行为,用歪理试图掩饰他们企图灭声的目的,剥夺其他人的言论自由。香港社会现时充斥这些美化暴力,但实际上是肆虐呈威的伪善。」至于外界质疑警员对不同政见人士的执法标准亲疏有别,管理层则多次强调会依照案件的进度进行调查和拘捕,不会偏私。

以牙还牙的底線

从现场和新闻片段观察,示威者还手的力度似乎与日俱增,「滥用私刑」、「以暴易暴」和「以武制暴」的界线如何分野?John和Leo都强调,不会单纯因为政见不同而作出攻击,而是在对方动手或企图施袭时才会自卫反击,制服对方后就应该停止动武。不过Leo也承认:「有些手足有时候受到挑衅,反应偏激了一点。」John补充有某些情况会令示威者特别愤怒:「急救员和记者被袭击是我们绝对忍受不了的,这是底线,任何人触碰这两条底线后果都会很严重。因为他们都是不论政见的履行自己的职责,你要打就打我们这些有政见的勇武派。」

长久以来,香港示威以和平闻名,这次反修例运动的暴力程度却拾步而上。但值得注意的是,以「和理非」佔多数的示威群众不但没有分裂,整体民意至今也未有明显逆转,对于暴力行为的包容度没有退减。中大本月公佈的调查发现,39.4%受访者认为示威者使用过份武力,与8月比例相若;但是认为警方使用过份武力的多达71.7%,较前一个月增加4个百分点。北京和港府一再意图把激进与和平示威者切割开来,但至少从这份民调数字来看,迄今没有成功。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副教授成名向德国之声分析:「大部分人都接受这种『私了』行为,除了因为抗争者的巨大团结性以外,最重要是市民感到警暴问题非常严重,而且政府独裁管治威胁还未解除。这次运动是香港30年来问题的大爆发,多年来的不公不义引发大众对暴力手段的同情。」

距离擦枪走火有多远?

六月两次上百万人的大游行被政府漠视,导致后来示威方式转为冲击对抗,但还是以破坏物品为主;而民众对执法者和现有体制的信心崩溃,则直接催化「以武制暴」的意识形态。成名认为这是价值观角力下的结果:「很多香港人觉得政府说谎,透过现有制度掩饰过错。但主流民意认为,核心价值高于所谓的和平非暴力。在两种价值观之间,他们选择了前者,因此对于政权威胁的反抗力度远远高于对武力的反感。」

成名评估,按目前形势而言,一些立场中立和保守的摇摆人士可能会对示威反感。但除非演变为大规模或无差别的主动袭击行为,否则民意不会大幅度逆转。他认为,现在看来群众打斗致死的可能不大,但他担心如果亲政府阵营联群结党挑衅,情况有机会一发不可收拾。

勇武派John和Leo异口同声地说,难以为「私了」行为设下绝对的底线,但他们对示威者的自制能力有信心,相信现场较冷静的同伴会制止过激行为。在没有大台的运动之中,网络是动员的地方,同时也是无形的制衡机制。John向德国之声表示:「其实我们前线示威者每次行动都会面对网友批评,我们会去看这些评语,自我检讨。如果真的很多人骂,我们为了不影响整场运动,也不会再去做。」

观看视频 07:14

不一樣的暑假﹕香港學生在街頭上的一課

外部链接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