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独立电影挺进多元柏林 | 文化经纬 | DW | 26.05.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香港独立电影挺进多元柏林

2017年日本初见,2018年闯到台湾,由影意志筹办的香港独立电影节,今年会踏足欧洲,五月三十日至六月九日于柏林Babylon戏院举行,十四部放映的独立电影,从九七回归的《香港製造》,到伞后抗争的《地厚天高》,让柏林观众更看清香港。

(德国之声中文网)独立电影在香港,往往被界定为非主流、小众,加上近年政治气候令自由收窄,涉及敏感议题的电影,难以登上香港院线大银幕,更遑论打入中国大陆市场。然而独立电影的态度与价值,不容忽视。由一群香港独立电影人组成的非牟利团体「影意志」,已连续第三年走出香港,推广港产独立电影,今年更进军欧洲,选定柏林放映。

柏林多元包容文化 让观众看真香港

影意志艺术总监崔允信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前年首次在日本放映这一系列独立电影,反应出奇地好,而去年在对岸的台湾,也令不少观众产生共鸣,今年电影节选址柏林,除了当地有较多香港人聚居,也因为柏林的多元文化,包容性强,相信能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看到主流电影中不曾出现的香港,让观众更了解香港社会的实况。

今次十四部参展独立电影,主题离不开中港两地,并分成五大类别。包括香港议题纪录片、香港议题戏剧、性别系列、香港移民系列,以及关于中国大陆的议题,后者包括由中国内地导演应亮执导,改编自他流亡的真实经历、获全美影评人协会特别表扬奖的《自由行》。

这批电影的出品期横跨香港回归以来的二十年,当中具有时代标志的港产独立片,要数到九七回归面世的《香港制造》,讲述四位少年在香港回归大时代下的青春故事,也隐喻九七社会实况。而崔允信执导的《忧忧愁愁的走了》及《三条窄路》,记录九七前后及2003年七一后的香港社会,亦会于电影节放映。

Künstlerischer Leiter Vincent Chui und Regisseurin Nora Kan des Films - Ying E Chi Cui (Chan Ka Chun)

影意志艺术总监崔允信(右)与《地厚天高》导演林子颖将会现身柏林

题材丰富 涉中港政治性别移民

或许坊间有意见认为,独立电影人就定必关心政治、时事等,但崔允信坦言是个错觉,当年创作并没那么多计算与铺排。"当然我们应该关心社会,但我以前不太认识那些人和事,反而会看得透更多人性的东西,而不是原则。当时我拍《忧忧愁愁的走了》,记得大概在回归前几年,六四烛光晚会很少人,也没有再讲太多这事,甚至我筹备去拍摄讲述香港人如何看六四,有很多人认为,为何要再讲六四。所以就是我没有太投入在内,反而会看到这个香港。"

近年香港社会发生的大事不断,独立电影也难以摆脱政治,往往会与社会争议挂勾而炒热起来,例如记录雨伞运动寂寂无名参与者的《乱世备忘》;又或是细诉梁天琦的内心高低跌宕的《地厚天高》。

延伸阅读:《地厚天高》遭影院封杀 导演:盼主角信人性美好

同为旺角骚乱的参与者,遭遇却差天共地。暴动罪成的梁天琦,在港被判囚六年;当日弃保潜逃被通缉的黄台仰及李东昇,如今却获德国批准难民庇护。记者采访当天,还未传出黄台仰二人的最新消息,但执导《地厚天高》的林子颖坦言,两年间很多事都始料不及。"还未够两年,拍摄剪接时,都不知道黄台仰他们会这样(弃保潜逃),不知道他们的下场,回看所拍摄的,感受不同。"

梁天琦由街头抗争到参政,再沦为阶下囚,赌上了青春。林子颖最近曾在暴动案审讯听审时,重遇这位纪录片的主角,她期望今次将《地厚天高》带到柏林,观众所认识的不是政治与历史,而是回归基本,理解成为一个年轻人改变社会但失败的故事。"政治和社会现实所给予各人的意义,其实是差不多,大家都会觉得梁天琦判刑很惨,但戏中所讲的梦想幻灭、对现实的妥协,痛望给予大家冲击更大,陪伴每个人成长。"

Eröffnungsveranstaltung des griechischen Filmfestivals Filmbox Hellas Berlin (Johanna Maria Fritz)

Babylon戏院是柏林文化地标之一

《香港独立电影节在柏林》

Hong Kong Independent Film Festival in Berlin

日期:5月30日至6月9日

地点:柏林Babylon戏院 (Rosa-Luxemburg-Straße 30, Berlin)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