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色?天价补习教师是怎样炼成的 | 文化经纬 | DW | 18.11.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香港特色?天价补习教师是怎样炼成的

“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这句中国大陆应试教育的讽刺写照也适用于香港。在那里,更有收入堪比娱乐圈明星的明星补习教师。

Screenshot YouTube Beacon College (YouTube/Beacon College)

林溢欣可能是香港最知名的补习老师

(德国之声中文网)颈绕耳机、身穿整洁笔挺的衬衫、一头时髦的发型--林溢欣(YY Lam)正在激情澎湃地上课,这是一种一般在政治家身上才能看到的激情。

但是和政治家不同的是,林溢欣不是在阐述经济或社会议题,而是在为学生辅导中文,帮助他们准备应对香港中学文凭考试(Hong Kong Diploma of Secondary Education, HKDSE)。这一素有"香港高考"之称的考试决定学生是否能上公立高校。

德新社记者刚刚描述的林溢欣是他在一个视频中的模样。他可能是香港最知名的补习教师,在遵理学校(Beacon College)任教。该校没有向记者敞开大门,也没有回复记者的采访请求。

"在一般的中国学校里,我们只是重复教授同样的课程和课本,作为老师,不需要做太多准备工作",林溢欣介绍道:"而在补习班,我们试图用有趣的方式讲授同样的东西。"

"有趣"也许不是用来形容其授课方式的最佳词语,但是无论如何,林溢欣在香港人气极高。2015年10上旬,补习机构"现代教育"在多份报章刊登全版广告,公开以8500万港元的天价聘请在对手学校任教的"补习天王"林溢欣。

学生不堪重负

遵理学校的补习老师也许是当地的明星,但是他们只是香港补习文化的一个缩影。据香港贸易发展局估计,该产业2015年价值高达27亿港元。

然而补习中心之间也有差别。如铜锣湾的Mini Grandmasters这种小一些的补习学校里授课个性化,也更加低调。高中生Thomas Wong每周会去Mini Grandmasters补习四门课。他说,上补习班的主要原因是"自己学校的课太难",他感觉补习老师可以教得更多,"我喜欢补习班,那里的课很有意思"。

也有学生认为,学业压力之大,几乎无法承受。据《南华早报》报道,2010年至2014年期间,香港平均每年有23名学生自杀。

学生和家长精益求精的态度也是补习产业繁荣的主要原因之一。香港大学教育学院比较教育研究中心主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比较教育教席教授贝磊(Mark Bray)指出,最新数据显示,逾一半多的香港中三(大陆称初三)生和超过70%的中六(大陆称高三)生在进行不同形式的补习。在普遍实行填鸭式教育的香港,像林溢欣这样的补习教师算是一种当地特色。贝磊说:"其他地方可能也有这样的老师,但是可能没有在香港这么夸张。"

老师压力也大

在贝磊看来,过去十年,香港补习业迅猛发展的原因之一是香港高等教育的开放。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香港只有两所大学,现在已有八所公立大学和许多私立高校。"八十年代的时候,许多人都会说,他们家的人不会去上大学,也许会上技校或者直接开始工作。之后因为高等教育的扩展,在短时间内就普及到千家万户。现在的问题就是,我想上大学,但是怎么才能上?"

大学录取的学生数量有限,公立大学的名额尤其紧张,大量学生由此涌向诸如林溢欣的补习老师,寻求考上好大学的"妙招"。同样在遵理学校任教,曾在牛津大学读书的英语补习老师林作(Joseph Lam Chok)认为,对于很多学生而言,这些补习老师相当于他们的救星,因此被高度认可。

这份认可对于顶尖的补习老师和学生而言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林作现在一周交12节课,刚入职时曾有过一周20节课的强度。他说,许多同事都半夜三、四点才睡觉。他说自己加入遵理学校时,一位老师甚至因为过劳而去世,他发烧带病上课。"我们补习老师一天24小时几乎都在工作,备课,想着如何给学生上课。"

 

安静/任琛(德新社)

 

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