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派人士: 藉立法会参政已成绝路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4.11.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香港民主派人士: 藉立法会参政已成绝路

在港府施行国安法数月後,不少人认为香港民主运动已难有作为。三个香港民主派人士告诉德国之声,短期内香港情势恐持续恶化,但继续反抗是港人唯一的方法。

Hongkong | Gesetzgeber | Carrie Lam, Dennis Kwok, Kenneth Leung, Kwok Ka-ki und Alvin Yeung

11月11日,香港政府宣布取消四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的资格。

(德国之声中文网) 在《香港国安法》施行约五个月之际,香港政府过去几周也加强打压公民社会的力道。23日,香港着名的民主运动人士黄之锋丶周庭与林朗彦在法庭上认罪,目前被还押等待判决。同一个月上旬,四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被港府取消资格,剩馀15名民主派议员因此宣布总辞。

在《香港国安法》施行之后,这些事件似乎都是可以想象、却难以避免的结果。长期在美就学,与黄之锋同为前香港众志成员的敖卓轩向德国之声表示,民主派议员总辞是个无法避免的结局,因为中国政府不断在改变法律的定义。

敖卓轩说:「现在连立法会中最温和的反对派议员都遭港府取消资格了。过往,这些传统民主派的议员仍存着一种幻想,那就是只要他们不越过中国政府的底线,他们便会安然无事。然而,现在中国政府的底线不断在改变,所以民主派议员被迫总辞,是个无法避免却也悲伤的结果。」

敖卓轩指出,过去几十年来,香港人不断在争取让立法会成为一个完全民主的机构。然而,近期所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再次显示香港的政治情势正在崩坏。他告诉德国之声:「很令人悲伤的事,在民主派议员总辞後,香港又失去了一个可让民众发声的管道。」

「北京想掌控一切」

郭家麒是11月11日被港府取消资格的其中一名民主派议员。对他来说,这波大规模的DQ显示中国政府想掌控香港的一切,并运用各种办法来消灭香港的民主运动,让民主无法在香港扎根。他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一旦中国政府掌控了香港的整个局势,香港便与其他中国城市没太大区别。」

郭家麒批评中国政府在《中英联合声明》与《基本法》当中所做出的承诺都是谎言。他感叹地告诉德国之声,香港现在已无任何民主可言,即便有所谓的「民主」,那也只是装饰性的说法。他说:「过去香港人还能透过街头示威或是国际游说来表达他们的意见。但现在香港的现实情况是,这些过往香港人能仰赖的发声平台都已不存在。」

Hongkong | Gedenken an das Tian’anmen-Massaker

香港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表示,这次民主派的立法会议员是在毫无选择的情况下,才被迫宣布总辞。

香港支联会的主席李卓人曾担任香港立法会议员超过20年,他的社会运动经验丰富,早在1989年天安门学运期间,便曾带着香港人所捐赠的190万港元到北京支援学生。他回忆1997年回归初期,香港的民主派人士仍乐观看待香港的未来,认为香港能在10年内达成真普选。

回顾起这段历史,李卓人告诉德国之声:「回归初期,中国政府看似愿意遵守当初在《中英联合声明》中所做出的承诺。然而10年过後,我们发现中国政府违背了当初的承诺,所以我们初期所怀抱的乐观态度也不复存在。」

李卓人表示,这次民主派的立法会议员是在毫无选择的情况下,才被迫宣布总辞。他告诉德国之声,即便剩馀的民主派议员继续待在立法会内,他们仍会面临被取消资格的风险:「他们仍会被一个一个取消资格。现在香港人都担忧未来他们可能没有投票的权利。或是即便他们保有投票权,被提名的候选人没有一个是他们能真正支持的。」

李卓人认为,港府最近一波DQ显示中国政府要强迫香港迈向全面由北京掌控的道路。他直言:「除非我们能有个公平的选举,否则香港的民主正在我们眼前快速消逝。」

「香港民主运动跌到谷底」

回首过去几个月香港的巨变,敖卓轩说香港的民主运动现在已「到了谷底」。他指出,在民主派议员宣布总辞後,香港民主人士想透过立法会选举参与政治的这条路已被阻断。而自从新冠疫情爆发後,香港人也无法顺利申请合法在街头集会游行。而在国际游说的部分,香港人对於美国政治的看法有严重分歧,而国安法也让民主派人士在国际上高调进行游说变得十分困难。

USA: Nancy Pelosi trifft Denise Ho und Joshua Wong

前香港众志成员敖卓轩认为,他担心在许多倡议的管道都不通的情况下,香港人会决定远离政治。

敖卓轩向德国之声表示:「我认为香港的民主运动现在已跌到谷底。回顾历史上各个社会运动,他们其实都经历过低潮,所以或许对香港民主人士来说现阶段比较好的作法是,先静观其变,等待下一个可以发起行动的机会。」

敖卓轩认为,他担心在许多倡议的管道都不通的情况下,香港人会决定远离政治。他告诉德国之声:「部分香港人可能认为,既然现在无法上街游行,也无法参与选举,那整个香港社会已逐渐脱离政治,所以他们也会假设整个民主运动已瓦解。但我认为香港人应该继续奋斗,并不要忘了参与民主运动的初衷。」
 
李卓人认为,虽然国安法让整个香港社会充斥着恐惧感,但香港民主人士现在该做的,应该以反击来对抗恐惧。他向德国之声表示,或许去坐牢也是一种反抗。李卓人说:「我认为不论结果如何,香港人都应该继续维护他们原有的价值观丶权利与自由,便持续反抗中国与港府做出有损香港价值的决定。」

郭家麒则说,虽然他不认为短期内,香港人能够继续推动民主运动,但他呼吁香港人放眼未来,继续透过在媒体发表文章丶在社交媒体分享看法以及在合法的情况下上街游行来表达诉求。他告诉德国之声:「我总喜欢把东欧争取民主的过程与香港的现况做比较。那些国家在1980年代也没有任何民主的踪迹,但透过人民的力量,这些国家成功建立了民主。」

虽然三人都想要鼓励民众不要放弃希望,但对於短期内香港的情势发展,三人仍感到十分悲观。敖卓轩告诉德国之声,他认为现阶段,香港的情势会继续恶化。他指出,不少年纪与他相仿的香港示威者都已离开香港,而那些还没离开的,多半是因为没有办法离开。他说:「我们被迫在20几岁做出一个可能影响我们整个人生的重大决定。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李卓人则说,即便香港情势会持续恶化,但香港人不该因恐惧而脱离政治或是他们长年奋斗的民主运动。他说:「每个人或是组织可能都得为香港付出更大的代价。我们不知道香港还能抵抗多久,但我们也不知道中国共产党的政权还能维持多久。所以或许我们可以想的是,看看谁能坚持比较久。」

敖卓轩向德国之声表示,如果国际社会希望继续声援与支持香港,很大的关键取决於拜登政府上台後,会如何处理香港议题。他预测:「如果美国能够以行动继续支持香港,其他国家应该考虑加入美国的行列。因为多边主义仍会是对抗中国侵略性与势力扩张最有效的策略。」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