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四维园烛光不再 海外港人誓言延续传统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4.06.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香港六四维园烛光不再 海外港人誓言延续传统

随着标志性的六四维园烛光晚会连续第二年在香港被政府以控制疫情为由禁止,海外的香港民运人士积极找寻方法维系这个传统,也对香港境内自由度的快速崩坏感到担忧。

Hongkong | Gedenken an das Tian’anmen-Massaker

去年的六月四日,香港警方以疫情为由首次禁止了六四烛光晚会,但依旧有许多香港市民到场参与。

(德国之声中文网) 过去几十年来,香港每年都会在6月4日在维多莉亚公园举行烛光晚会,以此悼念那些1989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的血腥镇压中丧生的人。每年参与人数多达数万甚至十万多人。然而,这个传统现在在香港面临消失的危险。

上周,香港警方以疫情为由,连续第二年禁止香港支联会在维园举办六四烛光晚会。香港保安局在5月28日警告,任何参与六四烛光晚会的人都可能被判处最高5年刑期,任何宣传该活动的人都可能被判处最高1年的刑期。

此外,几十年来一直负责组织六四烛光晚会的几位领导人物,包含前立法会议员何俊仁与李卓人都因涉嫌参与2019年一场被警方视为非法集会的活动,而被判处超过1年的刑期。

另一方面,在香港食环署派员到六四纪念馆进行调查後,食环署声称六四纪念馆在根据条例批出的牌照的情况下,举办与六四相关的展览,所以才在收到检举後展开调查。香港支联会2日立即宣布暂时关闭六四纪念馆。

在一些流亡的香港民运人士眼中,港府针对六四相关活动发起的一系列措施,反映了香港的自由状况正在持续恶化。流亡英国的知名香港民运人士罗冠聪告诉德国之声:「很明显,中国政府正在将他们维持霸权的方式移植到香港。北京正试图在香港建立一个更加威权的政府和社会。」 

罗冠聪2020年也参与了当时被警察视为非法集会的六四烛光晚会,他後来也因参与该集会而被起诉。他表示,在国家安全法实施後,香港公民社会持续受到打压,民主运动人士也越来越意识到,香港当局正变得与北京的当局更加相似。

Hongkong Nathan Law

流亡英国的知名香港民运人士罗冠聪告诉德国之声:「很明显,中国政府正在将他们维持霸权的方式移植到香港。北京正试图在香港建立一个更加威权的政府和社会。」 

他指出:「香港人在2019年经历了流血冲突,虽然那个场面不如全球在1989年於天安门目睹的流血场面那样令人震惊,但香港人一直经历类似程度的压制,而且那个打压的程度甚至还更广。我们与1989年天安门事件参与者面对的是同一个政权,这个政权有着同样程度的残暴和对保留其权力的执着。」 

高科技支持的专制政府 

对于经历了1989年六四事件丶后来被迫流亡的天安门学生领袖来说,香港现在面临的中国政府,比他们32年前对付的政府更强大,因为北京正在建立一个由现代科技支持的专制政权。

现居美国的六四学运领袖周锋锁告诉德国之声:「香港很迅速的沉沦,失去本来有的很多的自由,包含立法会的权力都被剥夺。现在香港比起32年前的中国,面临的是更强大与无所不在的现代化高科技支持的强权。这比我们以前的处境还更加艰难。今年香港支联会申请举办六四烛光晚会的需求再次被拒绝,这是很令人感到悲哀的。去年的参与者很多被投入监牢因此获罪,这对我们这些六四屠杀的幸存者来说,都是非常不能接受的。」

其他旅居海外的香港民运人士则认为,六四学运和2019年以来在香港发生的打压民主派的事件都显示,中国政府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其合法性,同时打压那些被视为对其统治权力构成威胁的人。

长期旅居德国的香港民运人士邝颂晴告诉德国之声:「我透过阅读有关六四的材料了解到的是,中国共产党不能容忍任何人挑战他们的合法性或其统治权力。六四学运和2019年起香港的街头示威运动都挑战了北京的统治权力,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政府对这两个群体发动如此严厉的镇压。」 

专家认为,香港和澳门今年都禁止人民举行六四相关的活动,似乎显示两个特别行政区人民原本享有的权利和自由都在迅速消失,这也代表香港丶澳门与中国大陆之间的区别越来越不明显。

TTPD - To the point - Glacier Kwong

长期旅居德国的香港民运人士邝颂晴告诉德国之声,她透过阅读有关六四的材料了解到的是,中国共产党不能容忍任何人挑战他们的合法性或其统治权力。

专门研究中国与香港历史的加州大学尔湾分校历史系教授华志坚 (Jeff Wasserstrom) 向德国之声表示:「香港禁止人民举办六四烛光晚会的举动符合许多人近期对香港的评论,也就是『一国两制』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国一制』,这两个前殖民地和中国之间的政治区别标志越来越少。」

海外港人接力

随着香港表达意见和组织游行的空间不断缩小,许多人认为海外的港人社群在为香港发声的这个部分将扮演比以前更重要的角色,其中也包含了延续像六四烛光晚会这样的传统。

邝颂晴向德国之声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香港人不得不流亡或决定移民到其他国家,我认为世界各地会出现很多香港人的社群,而海外港人如何保留香港人的身份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我们必须做的,因为唯有如此,我们才能继续有一份归属感。」 

天安门学生领袖周锋锁认为,海外的香港民运人士必须设法与留在香港的民运人士保持联系,并想办法支持那些因各种罪名被香港政府关押的「良心犯」。他认为这对香港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Hongkong Gedenken an Massaker von Tiananmen in Peking 1989

天安门学生领袖周锋锁认为,海外的香港民运人士必须设法与留在香港的民运人士保持联系,并想办法支持那些因各种罪名被香港政府关押的「良心犯」。他认为这对香港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周锋锁表示:「对那些被打压的香港民运人士来说,如果他们有机会离开香港,这或许是个机会。但如果有人像当年的刘晓波决定留下, 他们将面临非常艰难的路,而海外的港人一方面要努力去落地生根,在海外的各方面奠定基础,另一方面也要与在香港本土的民运人士维持联系,支持留在香港的良心犯。」

他认为,流亡海外的香港人在致力於替香港发声的同时,应该也要着重在发展自身的专长,因为他们很难预测是否能在海外完全透过担任民运人士来过活。周锋锁指出:「从我们的经验来看,海外的资源,可能不足以支持那麽多人全职从事民运相关的工作。对这些香港年轻人的发展来说,他们最好能培养出专长,并运用剩馀的时间来从事社会运动,这才是比较持久的方式。」

加州大学尔湾分校历史系教授华志坚则认为,由于香港的抗议者一直善于在不同的地方寻找灵感与可行的模式,也许其他被迫离开他们所爱的地方并希望有一天返乡的群体的经验,可以为海外香港人提供一些灵感。他说:「我认为海外的港人社群已经开始发挥其关键作用,我认为这种趋势可能会继续下去,但目前我们不能确定他们会以什麽样的形式来延续香港当地的许多传统。」

在成千上万的港人无法於今年的六四当晚在维多利亚公园参与烛光晚会的情况下,周锋锁说,世界各地的民运人士正计划透过多场烛光活动,来「延续香港维园的六四烛光」。他说:「过去32年来,香港能一直能坚持纪念六四的传统真的非常了不起,我们今年希望让维园烛光点亮全球用这种办法来表示对六四殉难者的纪念。」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