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穿黑衣抗议警方篡改721历史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7.08.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香港人穿黑衣抗议警方篡改721历史

去年721元朗事件是反送中运动的转捩点,港警拘捕受袭人之一丶民主派议员林卓廷,被指「原告变被告」,警方其後在记者会上「改写」事發經過,引起港人愤概。警方论述和事实有何不符?

Hongkong Protest in Yuen Long

去年721事件使反送中运动的焦点从逃犯条例风波,转为警员滥暴丶警黑勾结问题,催化往后多场大规模示威。港人担心721历史会因官方「洗白」而被篡改。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民主派周四(27日)发起「全城黑衣抗警谎」活动,抗议警方前一天拘捕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并在记者会上改变721元朗事件的论述。

《苹果日报》报导,任文职的市民Eugene在元朗区长大,她忆述去年721该区没有任何示威活动,质疑警方把事件包装成「两群势均力敌的人互相殴斗」的说法荒谬,故穿上黑衣表达不满。

响应黑衣活动的元朗居民陈同学也批评警方颠倒是非,指自己去年观看721直播感到十分愤怒和痛心,至今对画面仍历历在目,担心721历史会因官方「洗白」而被篡改。

在社交媒体上,大量香港网民把鹿的照片标示为马丶黑色图片标示为白色,讽刺警方指鹿爲马丶颠倒黑白。另有不少人引用周星驰在电影《整蛊专家》里的经典台词「袁木好诚实,李鹏是我们最伟大的领袖!」,借六四事件暗讽当局谎话连篇。

警方做法也引起721受害人不满,《明报》引述受袭厨师苏先生指,警方拘捕伤者之一林卓廷,「犹如在伤口上洒盐」,对其他伤者造成二次伤害。目击事件丶逃走时跌伤右膝的65岁林女士表示愤怒,称事发逾一年,愿意站出来的当事人愈来愈少,有感这次拘捕「是想吓到大家不再出声」。

Hongkong | Schlägertrupp attackiert Demonstranten

厨师苏先生721当晚下班后遭白衣人围殴,留下伤痕。

民主派:当局无意解决警暴问题

去年721事件是反送中运动的民意转捩点,过百名手持武器的白衣人在元朗站无差别攻击市民,导致数十人受伤,警员接报後39分钟才到达现场执法,引起「警黑勾结」之说。

警方周三(26日)下午举行记者会,新界北总区刑事总部高级警司陈天柱交代事件时,改变了元朗事件的多个论述,引起社会强烈反弹。

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晚间发表联合声明,强调白衣人「无差别打人是铁一般事实」,又指议员到事发现场了解调停丶监察公权力使用是职责,林卓廷由受害人变被告,可见当局完全无意将警暴问题拨乱反正,无意修补社会对立撕裂。

温和建制派丶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也在脸书发文,指721事件是不少港人心中的刺,港府若不做到绝对公平丶公正和诚实地处理,「社会好难和谐,亦很难获得市民的信任!」

观看视频 03:34

721元朗事件「原告变被告」?

港警最新论述,为何被指扭曲事实?

1. 原告变被告

721事件受袭者之一林卓廷「原告变被告」,警方反驳称「从来没讲哪个是原告,哪个是被告」,又指「他是否報警、做了多少次記者會、在facebook出了多少次post、拿了多少次政治紅利,這些實際上跟他在現場的行為完全無關。」

至於林当晚有何行为构成该罪行?警方没正面回应,只是引用《公安条例》称,如有人在非法集结中破坏社会安宁,例如涉暴力或威吓暴力,集结即属暴动。

综合监警会报告丶直播片段及伤者柳俊江的描述,721晚上10时许,网上传出有市民在元朗被围殴的照片,林卓廷致电时任元朗警民关系组警长邓炳强,要求警方尽速到场执法,并表明会立即到元朗站了解事件。

林与党友在10时44分抵达元朗站并开始进行脸书直播,当时现场已有一名女伤者被打至头破血流,白衣凶徒逃去,地面留有血迹及断木棍,林要求站内市民勿触碰证据,称已联络警方。

约5分钟後,大批持棍白衣人折返元朗站并冲进闸内,林劝站内市民「站後一点」,多次对白衣人高呼「不要动手」并说警察已在路上,其後白衣人冲进车厢袭击乘客,林也被打至嘴角流血和手受伤,送往屯门医院治理。

Hongkong Protest in Yuen Long

721元朗袭击事件出現「无警时分」,大批香港市民斥「官警乡黑」。

2. 否定「无差别攻击」

721事件中,手持武器的白衣人袭击手无寸铁的市民和乘客,攻击目标不分年龄和衣着,伤者包括孕妇,因此被指是「无差别攻击」。

警方试图改变事件定性,宣称是「由持不同意见及派别人士的对峙及聚集演变成为的暴力冲突事件」丶「不愉快事件」;又指「无差别攻击」描述不正当,形容当时情况是「双方势均力敌丶旗鼓相当」。

追溯官方此前説法,警方在721翌日称「有人在月台及车厢袭击乘客,导致多人受伤」,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则于7月26日形容,当晚「有暴徒肆意袭击手无寸铁的市民」。但亲北京团体一直指控林卓廷故意挑起争端,此後几个月,警方的论述开始改爲「有议员带着一班黑衣人冲进去,令事件越閙越大」。

事实上,外界普遍相信721是有组织丶有预谋的暴力事件。事发前一天,《经济日报》前副社长石镜泉在建制派「守护香港」集会上呼吁拿藤条丶水管「打仔」,元朗原居民邹瑞常也对NOW新闻称「明天记得来,721元朗将有一场好戏」。案发当天,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与持棍白衣人握手,表示「辛苦你了」丶「你们是我的英雄」,何事後否认策动袭击,反指林卓廷带黑衣人到元朗挑衅。

3. 「无警时分」缩短一半

721当晚多人遇袭後报警求助,却出现近长达40分钟的「无警时分」,被质疑警队上下默许白衣人袭击市民。事发翌日,警方承认当晚接报後39分钟才抵达现场,即10时41分接报丶11时20分有40名警员到场。

不过事隔一年,警方重新定义接报到场时间,指出应以「元朗警区快速反应部队」收到指示的一刻才开始计算,即由10时57分起计,於11时15分到达西铁站,因此警员仅18分钟就到场,「绝对不是初时曾经讲过的39分钟」。

Hongkong | Schlägertrupp attackiert Demonstranten

传媒拍摄到防暴警察与持棍白衣人交谈并「搭膊头」,引起「友好放行」的争议

4. 否认与白衣人「搭膊头」

721元朗站袭击后,近百名白衣人转到南边围村口集结,多家传媒拍摄到防暴警察与持棍白衣人交谈并「搭膊头」(攀肩),过程中警员没有作出拘捕或登记资料,被指是友好地放行,惹「警黑勾结」争议。

时隔一年,警方解释防暴警员当时是在「推开」白衣人丶「指令」其离开,有关动作被别人用心人士「扭曲为搭膊头,污蔑是警黑勾结」,强调「警黑勾结」的指控子虚乌有。

至於为何警员当场没有拘捕或登记资料?警方表示当时村外两边都有大批人,警方不可能即时拘捕或抄录所有人的身份证,若只针对其中一方,反令局面更紧张。

5. 记者直播「片面」

警方指社会对721事件充斥很多片面丶扭曲丶误导,甚至虚假的消息,又不点名批评一名记者拍摄的直播,大部份时间只拍向单方面情况,加上有旁述,令人误会事件是「无差别袭击」。

721在现场进行长达一小时直播丶曾遭白衣人袭击的前《立场新闻》记者何桂蓝回应指,自己是当晚最早抵达现场的传媒,有在站内多个区域拍摄不同人士,「无论是白衣人、所谓黑衣人或者市民我都拍到,唯一拍摄不到,就是不在现场的警方」。

何续称,若她当晚直播讲出真相也可被视作暴动,欢迎警方随时拘捕她。

观看视频 02:42

「白色恐怖」下的劫後元朗

李澄欣/杨威廉(综合报导)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着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