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共党员「地上化」?「紫荆党」的七个政治啓示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5.12.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香港中共党员「地上化」?「紫荆党」的七个政治啓示

由「新香港人」成立的新政党「紫荆党」,雄心勃勃号称要招收25万党员,引起各方臆测。有意见认为是中共“地下党员”浮出水面,也有论者指这代表北京加速对香港的换血,连传统建制派的地位也受到威胁。

Hongkong & Sicherheitsgesetz China | Chinesische Flagge

紫荆党称要招揽25万党员,相当於香港人口的3.3%

(德国之声中文网)近日,香港一群有内地背景的「海归」商界人士成立新政党「紫荆党」,拟参选明年立法会换届选举,更号称将招募25万港人为党员(香港人口745万)。

更多阅读:立法会选举押後一年 林郑指「真空期」由人大决定

「紫荆党」横空面世引起诸多揣测,该党是否北京的「嫡系」组织?会怎样改变香港政治版图?德国之声整理该党背景及各界分析。

1. 创党人是「新香港人」?

紫荆党今年5月以有限公司注册成立,《南华早报》报导,三名发起人都是在中国内地出生丶後来取得香港居民身份的「新香港人」,他们在西方受教育,是「海归」精英,任职金融界。

三名创党人包括:瑞信集团董事会成员李山丶中播控股主席黄秋智,以及卓悦控股董事会主席陈健文。

其中57岁的李山生於四川,是美国麻省理工经济学博士,曾在多家环球金融机构及中国主要银行任职,包括国家开发银行丶瑞银丶中银国际丶雷曼兄弟丶高盛等,目前是丝路金融有限公司执行长丶香港中国金融协会副主席。

55岁的黄秋智生於广州,中学在香港名校拔萃男书院毕业,大学在哈佛就读,曾任职通用电气丶麦肯锡顾问公司丶高盛丶花旗银行丶法国巴黎银行等,目前是丝路控股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长。

黄秋智接受《星岛日报》访问时表示,政党创办人有十多二十人,大部分香港长大丶有留学经验,同时与内地有联系,强调政党是「一班热爱香港丶无分背景丶尊重一国两制丶捍自由民主法治的人」创立。

2. 有中共背景?

一般香港人对紫荆党三人闻所未闻,他们在香港政界也是名不经传,但深究其政治背景就会发现,他们与中共的关系密不可分,例如李山身兼全国政协,陈健文是内蒙古自治区政协港区召集人。

《立场新闻》的调查报导发现,陈健文是中国国家行政学院(香港)工商专业同学会(CAGA)连续两届的理事会主席,近年更经常率团往内地交流。

报导指CAGA名义上是国家机构,但另一面牌子为中共中央党校,专门培训党政领导及干部,属正部级中共中央直属事业单位,也有为香港公务员丶工商界组织举办国情研习班。

该会虽是香港的同学会,但周年大会多在深圳举行,中联办官员是座上客。在去年6月丶正值「反送中」初期的大会上,中联办派出经济部部长孙湘一丶副巡视员杨文明出席,孙湘一要求该会「高举爱国爱港旗帜」,支持港府施政及警队执法。

观看视频 05:21

政治壓力下香港人的集體創傷

3.由中联办统筹?

紫荆党与中共关系密切,外界关注该党是「嫡系」——即由中央或中联办组建,还是「庶出」——即并非北京组建但得到他们的祝福。

香港资深传媒人程翔在《众新闻》撰文推测该党属「嫡系」,因早在3年前丶雨伞运动後,中央及中联办已讨论「新港人治港」的问题,去年反送中期间中央也指「香港的问题,是国家的问题,是自己的任务,不能让港人去主要承担」,这表明中共不要再依赖殖民地的「港人」办一国两制,而要组织「新时代」的「新港人」。

不过,中联办旗下两份「嫡系」报章《大公报》丶《文汇报》,对紫荆党的新闻只字不提,被指刻意冷处理。

《立场新闻》也引述政界人士称,紫荆党并非由中联办直接统筹,而是与北京关系较密切,估计北京有意在现有建制派版块以外,树立另一派系,设立以「新香港人」为主力的政党。

港大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荣誉讲师袁弥昌也对《苹果日报》表示,荆党并非「嫡系」,以他所知该党与内地的联系暂时有限,甚至与内地关系人可说是「一点认识都没有」。他表示,很多港漂在香港发展成家,去年社会事件严重影响他们的利益,所以要组党发声,该党的可能支持者会是中间路线的专业人士。

4. 政党目标是什麽?

创党人之一李山去年曾在《信报》撰文,倡议成立「爱国爱党」的新政党,「从根本上改变香港目前严重失衡的政治生态」,他强调该党必须是一国两制的「坚定维护者」,「旗帜鲜明地支援港人治港丶高度自治」。

《星岛日报》报导,紫荆党核心政治主张是「为全体香港人争取下一个五十年不变,追求百年『一国两制』」,该党认为,2047年的期限困扰各界,也影响经贸活动丶合同契约,因此将「向中央争取下一个五十年不变」定为首务,形容这是「香港社会稳定的定海神针」。

该党表示,将筹建一个多维度的运营平台推动政策主张,函盖智库丶行政学府丶民调机构丶媒体网络丶以及跨国交流平台,又会为特区政府培养和输送人才,参加各大选举等。

观看视频 06:13

Conflict Zone专访罗冠聪:香港民运失败了吗?

程翔就在《众新闻》撰文称,该党是中共在香港的「群众组织」,目的是为全面接管香港的政权机构(行政丶立法丶司法丶区议会)和非政权机构(大量的法定团体丶马会丶大学的校委会等等)作好准备。

他在文中指出,在中共历史上,「解放」大城市前必会事先在该市建立大量亲共「群众组织」,以便配合解放军的进军步伐,这是中共「城市工作委员会」(简称「城工委」)的任务。上世纪50代初中共在港除了设有公开的「港澳工委」外,也有一个不公开的「香港城工委」,是为配合解放香港而建立的「内应」力量。文章认为紫荆党的成立,很可能就是这些内应力量。

5. 如何招收25万党员?

香港建制派龙头政党民建联建党近30年,也不足5万党员,新成立的紫荆党却称要招揽25万党员,相当於香港人口的3.3%,民建联成员叶国谦直指这是「有点天方夜谭的想法,说当然容易」。

《立场新闻》引述知情人士透露,不少在港海归派和官二代,包括中资金融机构丶国企的中高层,近期都收到紫荆党的入党邀请。

创党人之一黄秋智接受《星岛日报》访问时表示,招收25万党员「是一个憧憬」,他指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有5000万党员,香港有700多万人,须有足够党员人数才能代表港人利益。

6. 中共“地下党员”浮上水面?

在港招收25万党员的目标令人难以置信,前立法会议员朱凯廸在脸书发文指出,唯一能建立到这种规模的方式,是「直接将潜伏在香港的中共地下党员浮面,在国安法时代建立「一党独大」的政治组织,与大陆看齐」。

他表示,中共地下党员早已遍布社会各界,「他们之前以亲政府姿态低调替中共护航,日後容许「名正言顺」以党员身份行事,建立相应的党委组织行领导之权」。

资深传媒人程翔则在《众新闻》撰文分析指,估计香港地下共产党员至少达40万人,若中共贯彻「公开的与隐蔽的双结合」策略,即部分地下党员浮上水面,部分继续“潜水”,则一夜间把25万人划入紫荆党并非不可能。

更多阅读:媒体:西方警觉中共全面渗透

7. 内斗传统建制派?

紫荆党成员在内地出身,与中共官员关系密切,「成分」上比香港传统建制派成员更根正苗红丶是「自己人」,有评论指这代表了中共全面推行「改土归流」,要以内地精英全面取代其讲广东话的代理人本土精英,清洗旧香港人和传统建制派。

资深传媒人程翔撰文直指,北京对香港左派群体的不信任由来已久,一是北京向来对「白区」党组织存戒心,二是香港建制派无论从形象或能力看都仍是碌碌无才,无法委以重任,「紫荆党的出现无疑是对传统左派打了一个耳光」。

前公务员事务局局长王永平在《AM730》专栏指出,论个人质素,这批海归派的学历丶普通话和英语表达能力丶内地人脉丶国际视野,以至事业成就,都比目前大多数香港建制派代表好,「从中央全面管治香港的角度思考,除去民主派後,让一股爱国新力量参与各级选举,藉此制衡本土建制势力,并显示政治多元,只有好处而无风险」。

从港媒报导可见,现有建制派成员也感受到威胁,对紫荆党的评价相当有保留。《南华早报》访问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丶新民党叶刘淑仪,以及一位不愿具名丶属於「本地最大建制阵营」的立法会议员,三人都一致不看好紫荆党前景。

田北俊认为在港中资企业在立法会功能组别中已有代表,北京未必轻易换上一批出身内地丶知名低的人士来平衡现有政权,匿名的议员更直言:「如果没有人脉和地区经验,很难赢得席位。」

此外,民建联叶国谦说近日才得悉紫荆党成立,该党未有接触民建联,但他认为两党可以良性竞争,但会否合作则言之过早。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