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开先例:香港本土派人士在德获庇护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2.05.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首开先例:香港本土派人士在德获庇护

两名香港本土派活动人士在德国获得庇护,成为香港公民在外国获庇护的先例。人权组织认为,这表明国际社会对香港的法治和自由失去信心。

(德国之声中文网)黄台仰和李东昇或许是在德国获得庇护身份的首批香港公民。25岁的黄台仰和27岁的李东昇是香港本土派活动人士、本土民主前线创建成员。两人因在2016年的"旺角冲突"中扮演重要角色,被拘捕起诉。在保释期间逃离香港。

逃亡两年后,黄台仰和李东昇在柏林露面。据《纽约时报》和《金融时报》报道,两人已于一年前在德国正式获得庇护。德国移民和难民署向《纽约时报》证实,去年对两名香港公民给予庇护身份。黄台仰对该报表示,"香港已失去了其的国际上的特殊地位"。

报道援引大赦国际组织的中国问题研究院潘嘉伟和另两位人权律师指出,迄今还没有香港公民因逃避司法迫害而在外国获得庇护权的先例。潘嘉伟称,这表明国际社会现在对香港的担忧有多严重。

避难之旅

2016年农历新年,与警方发生严重冲突的"旺角骚乱"后,黄台仰和李东昇受到"暴动、煽惑非法集结"等罪名指控。2017年11月在保释期间,他们获法庭批准离港出席活动后,经台湾前往德国。此后,两人受到香港警方通缉。另一名本土民主前线的成员梁天琦,也受到类似的指控,于去年被判6年监禁。

Hongkong Proteste (Reuters/L. Chung-ren)

2016年2月抗议者在旺角与警方发生冲突

据《金融时报》报道,两人抵达德国后提出了避难申请。在等候审核结果期间,他们先后被安置在三处难民营,2018年5月,终于得到了获准的批复。

黄台仰说,德国当局没有说明给予避难保护的具体理由,但他在与移民官员面谈时表示,香港司法当局对他的指控是出于政治动机。

北京批德国干涉内政

本周,媒体报道了港人在德获庇护的事件后,德国政府出面表态。德国外交部发表声明表示,香港的人权状况总体是良好的,“但同时,政治反对派空间受到挤压、言论和新闻自由的逐渐流失,特别是在涉及敏感政治议题的时候,这让我们深感忧虑。”

中国政府立即就此做出回应,批评德国政府干涉中国内部事务。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周四在例行记者会上,要求德国方面“尊重香港的法治和司法独立”,停止以任何形式干预香港和中国的事务。他表示,香港回归以后,有效落实了“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原则;香港的事务完全是中国的内部事务,他人无权干涉。

德国绿党联邦议院党团的人权政策发言人鲍泽女士对德国之声表示,根据德国避难法,申请庇护的条件是当事人因自己所属的民族、社会群体、宗教或政治观点而遭受威胁、迫害。

Ray Wong Toi-yeung (picture-alliance/AP Photo/K. Cheung)

黄台仰2015年7月在一次本土派示威集会上

据她所知,2017年到2019年间,包括黄、李二人在内共有三名香港公民在德国申请庇护。就另一人的申请尚未做出决定。她强调,难民部门必须根据个案的具体情况做出决定。

忧逃犯条例修法

黄台仰说,选择德国是因为"德国对中国有着坚定的立场,特别是在人权议题上"。他还表示,在庇护获批准一年后,现在公开露面,是为了唤起人们对香港修改《逃犯条例》以及六四惨案30周年纪念的关注。

香港立法会正在审议的《逃犯条例》修正案,拟将移交逃犯的范围扩展至台湾和中国大陆,被批评是为向大陆遣送例如政治异见人士等打开大门。修法计划引发香港民众大规模抗议,国际舆论也再度关注香港的法治前景。

鲍泽也对香港的有关修法计划表示担忧,认为这将使公民社会的活动空间愈加受挤压,人权人士、民主人士、公民社会代表和记者等都会受到更大压力。

黄台仰对法新社表示,如何通过修法,他就完全没有可能再返回香港,因为在那里会面临被遣送往大陆的危险。

据黄台仰说,自己正在学习德语,准备今年秋季在哥廷根大学开始攻读政治学和哲学。6月4日,黄台仰和李东升将出席德国绿党在柏林主办的一场以天安门事件30周年和中国发展为主题的研讨会并发言。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