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 - 我的宗教 | 文化经纬 | DW | 28.07.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音乐 - 我的宗教

摇滚乐坛传奇人物吉米•亨德里克斯,或意大利的吉娜•娜尼尼等众多著名歌星都把音乐视为宗教,但他们未必是教徒,他们的粉丝也一样。

(德国之声中文网)意大利女歌星吉娜·娜尼尼(Gianna Nannini)不久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唱歌对我来说有如诵经。歌唱引领我进入浑然忘我的境界,使我产生幸福感,也让我的意识有所改变,我要与全世界分享这种感觉。但我不是教徒。"。

Flash-Galerie 25 Jahre Festival Rock am Ring

吉娜•娜尼尼

吉娜此言道尽从吉米. 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到桑塔纳(Santana)等众多乐坛巨星的心声:音乐演奏使他们的身、心、灵如花绽放,激情随乐音一泻千里。在此氛围中,乐迷们受音乐的无形感染,也沉醉其中。来自瑞士的音乐理论家及心理学家玛丽娅.施皮辛格(Maria Spychiger)解释道:"音乐与宗教同源,能释放难以言说的情感,使人获得超然的形而上经验。"

舞动翅膀的天使

自古以来音乐之于人类就具有一种灵性的力量。直到21世纪的今天,巫师举行仪式也需要借助击鼓或笛音辅助。音乐对土著人来说,不是娱乐而是通向神灵的媒介。

音乐在基督传统中也扮演着重要角色:从教会圣咏、巴赫管风琴圣乐到福音演唱,音乐已寻获自己的语言来释放悲叹、欢呼、冥思及狂喜的情绪。

Wolkenengel

似真似幻

帕德博恩(Paderborn)音乐心理学家干姆布里斯(Heiner Gembris)这样说道:"音乐有如天使舞动的翅膀,触动我们的灵魂,让我们体察超越这局限世界某种不可企及的伟大….."

非宗教的灵性

音乐的宗教性一面,在西方世俗世界已渐趋边缘化。与备受祖母辈崇敬的圣母玛丽娅或圣神基督相比,年轻人更热衷于崇拜流行乐坛的明星。从前人们在礼拜仪式及祈祷中经历的宗教情感,现代年轻人可在演奏会中获得类似体验。音乐会成为他们寻求欢乐和慰籍的场所。

音乐理论家施皮辛格表示:"灵性并非呼之即来的东西,而是得之于存在文化中的某种元素。音乐在许多人的心中占有极重要的地位,他们从中获得人生方向和生命的意义。有人甚至通过音乐来调整他们对宗教的诉求。"

Classic Open Air am Gendarmenmarkt Berlin

音乐即宗教

酩酊乐声中

36岁的乐迷伊丽莎白证实了专家的说法,她说:"过去我喜欢听'谜'(Enigma,音乐团体),他们的乐曲轻柔,对我来说是纯粹灵性的音乐,使我有沉浮于几度空间的感觉"。今天她喜欢去摇滚音乐会,她说:"摇滚乐与灵性无关,但当几百乃至几千粉丝一同欢庆时,很难不受感染,这时我会像入魔了似的。

这种现象也可在电子音乐舞会中观察到:年轻人随着躁动、激越的节奏,扭摆、摇动着身躯,就像喝醉酒一样。研究证明,电子音乐的节奏透过植物神经系统,对人的全身产生影响。音乐厅的主持人(DJs)善用这一认知,在播放乐曲时优先选用每分钟节拍相同的唱碟。一个人在电子乐声中舞动数小时之后,不知不觉就会进入一种恍惚的状态。

Raver tanzen am Freitag (30.04.2004) bei der Mayday in der Westfalenhalle in Dortmund

电子音乐舞会

音乐即宗教

在此情况下,不仅乐坛明星,甚至迪斯科舞厅主持人都可能成为正值青春成长期青少年们竞相仿效的,仿佛"神"一般的偶像。美国摇滚女歌星"粉红佳人"(Pink)的经典名曲"God is a DJ"把话说到了点子上。

此外,在偶像的演唱会上,粉丝与粉丝之间也会生出一种彼此相属的感觉。也有些粉丝团刻意通过某种形式、服装和饰物来与其它音乐风格的爱好者做出区别。

明星制造工厂

艺术家的神秘化是市场营销术上的重要一招。广告商极力为艺术家打造出一种超人形象。

比如德国电视歌唱大赛"德国寻找超级歌星"(Deutschland sucht den Superstar)节目,唤起了无数年轻人的"明星梦",他们希望有一天也能成为像自己偶像那样的"超人"。

Madonna Kreuz Konzert in Cardiff

玛丹娜

宗教徒及挑衅者

宗教在明星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各不相同:德国著名流行歌手Xavier Naidoo是一位有宗教信仰的音乐家,他不仅将自己的信仰写入歌词,也实践于日常生活中。虔诚信仰基督教的Xavier Naidoo坦言每天祈祷两次。

也有些艺术家利用宗教符号进行挑衅,例如美国流行乐坛大姐大玛丹娜(Madonna)在手上绘画耶稣圣痕(Wundmale Jesu),触怒了梵蒂冈教廷,而她自己则将此视为女性解放的标志。不容忽视的是,这种做法确有其巧妙的市场行销作用。

仿宗教式的自我表演

另外,如美国天王歌星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偏好用火焰、夸张的灯光效果及激动人心的激光秀装点舞台。心理学家一致认为,置身其中的歌手,犹如降临人间的救世主,演奏会变成了浮夸的音乐大秀,使用的象征性手法,令人联想起旧约圣经中亲会上帝的场景。

粉丝们对这些分析不感兴趣,重要的是,他们从中得到了乐趣。一名19岁的乐迷说:"我和同事去听摇滚乐演奏会是一种解放,我们可以一飞冲天,整个一周的乌烟瘴气以及与老板的不愉快全都抛诸脑后,什么都无所谓了!我有一种被接受的感觉,在属于我自己的世界里。

作者:Suzanne Cords 编译:杨家华

责编:李鱼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