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民众集体哀悼“慰安妇”受害者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2.02.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韩国民众集体哀悼“慰安妇”受害者

日前,“慰安妇”受害者金福童(Kim Bok-dong)的葬礼在首尔的日本驻韩国大使馆附近结束。金福童几十年来一直向使馆就日本不承认其战时暴行进行抗议。

Südkorea Kim Bok-dong Trauerfeier (picture-alliance/AP Photo/A. Young-Joon)

韩国民众悼念金福童现场

(德国之声中文网)数百名哀悼者本周五聚集在一尊女孩铜像周围,其中许多人身穿黑色服装,手里拿着富有象征意义的黄蝴蝶剪纸。这尊女孩铜像是数千名受害亚洲女性的代表,她们曾被日本军队强迫至殖民前线提供性服务。

这次集会充满着对东京的悲伤与愤怒,让为期五天的对金福童的哀悼活动迎来了数小时的高潮。金福童曾定期在当地领导集会,要求日本彻底承认"慰安妇"所遭受的侵害。

日本领导人此前曾提出道歉或表示悔恨,但许多女性及其支持者们希望日本政府作出赔偿,并做出更全面的道歉。在239名韩国"慰安妇"受害者中,目前只有23人还活着。

金福童1月28日因癌症去世。她曾是抗议活动的领导者,受到大家爱戴,在每周集会的时候都会坐在这座自1992年起就树立在大使馆对面人行道上的女孩铜像旁。
她的去世让整个韩国陷入悲痛,韩国总统文在寅曾赞扬说,她坚持不懈的抗议给了韩国人"面对真相的勇气"。

周五上午,当载着金福童遗体的灵车缓缓驶往雕像前时,悼念者们举着94条葬礼竖幅,数字代表着她以传统韩国方式计算的年龄,竖幅上面则写着感谢金福童、要求日本赔偿和忏悔的语句。

Südkorea Kim Bok-dong Trauerfeier (picture-alliance/dpa//MAXPPP)

韩国民众手持黄蝴蝶剪纸 站在日本驻首尔使馆前


"现在她去了一个好地方"

从市政厅开始的游行过程中,很多人都在哭泣。由一名活动人士在卡车上对着麦克风大喊带头,示威者们高呼"日本正式道歉"和"日本提供正式赔偿"等反日口号。

"你总是在担心她,现在她去了一个好地方,"另一名"慰安妇"受害者李永秀(Lee Yong-su,音译)说。她坐在雕像旁边,抚摸着雕像的脸颊和手臂,泪流满面地说:"我感到非常难过和伤心。我们都知道(在集会期间)会有她的声音。她现在再也不能大声呼喊了,她也从来没有收到过正式的道歉。"

尤米扬 (Yoon Meehyang),领导着一个代表韩国"慰安妇"受害者的活动组织,他说,金福童的抗议让大家看到了战争期间女性所受的侵害, 她用她的行为"抵挡住了战争和韩国男权社会的偏见"。

金福童出生于韩国庆尚道(梁山市,是韩国庆尚南道的一个城市),14岁时被掳走。在1940年至1945年间,她被迫在中国、香港、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等国充当日本军队的"慰安妇"。她是上世纪90年代初第一批站出来的受害者之一,打破了数十年来对日本战时性奴役罪行的沉默。


她曾周游世界各地为她的遭遇作证,包括1993年的联合国世界人权会议和2016年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

Protest ehemaliger Trostfrauen Japans in Südkorea (picture-alliance/AP Photo)

和中国的情况类似 韩国目前还有23名在世的“慰安妇”


日本:这些女性不是被强迫的

据1991-1993年日本政府的一项调查得出的结论显示,许多妇女是在违背她们意愿的情况下被招募的,尽管调查没有在正式文件中找到任何书面证据,依然让日本作出了标志性的道歉。

许多韩国人认为日本过去的道歉做得还不够。还有一种观点认为,东京过去的声明被日本保守派领导人削弱了,他们主张这些女性不是被强迫的。

日本坚称,所有战时赔偿问题都已经在1965年的一项条约中得到了解决,该条约恢复了两国之间的外交关系,同时日本东京还向当时处于军事独裁统治下的韩国提供了逾8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和贷款。近年来,已经完全独立的韩国法院裁定,该条约不能阻止个人寻求日本赔偿的权利。

金福童的去世让韩日关系正处于多年来的最低点,原因是两国在战时历史问题上存在分歧,其中包括日本拒绝对在1910年至1945年殖民统治朝鲜半岛期间被强迫劳动的朝鲜劳工进行赔偿。

文在寅政府去年11月宣布,计划解散一个由日本资助的基金会,该基金会向韩国"慰安妇"受害者提供资金。如果该计划得到执行,两国为了解决世纪争端在2015年达成的一项有争议的协议将会失效。

许多韩国人认为,首尔的前保守派政府在建立基金会的协议中要求过少,在协议中东京只同意用10亿日元(合900万美元)为该基金会提供资金。也有批评称,日本仍未承认对其殖民占领朝鲜期间的暴行负有法律责任。

日本则表示,它不把向该基金提供的资金视为正式赔偿,并重申所有战时赔偿问题都在1965年的条约中得到了解决。
 

Ellen/任琛(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