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餐桌上的欧洲肉类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8.01.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非洲餐桌上的欧洲肉类

许多非洲国家都从欧洲或是美国进口便宜的禽肉类产品。而进口鸡、鸭极为低廉的价格也让当地的家禽养殖业苦不堪言。

Vogelgrippe in Nigeria

(德国之声中文网)阴凉处都达到30度的高温,空气湿度高的让加纳首都阿克拉(Accra)一家市场卖货的售货员脸上爬满汗水。在肉类柜台,一些冷冻的禽类肉开始慢慢融化。像加纳这样冷冻链系统不完善的国家,进口的冷冻肉类存在着很高的健康风险。

尽管如此,每年加纳从巴西、美国和欧洲进口的廉价肉类产品约有16.5万吨。这些进口产品都是在这几个国家不受消费者欢迎的“垃圾肉”。上个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加纳的肉类自给率达到至少80%。加纳禽类协会董事会秘书科克尔(Quame Kokroh)表示:“自从便宜的进口商品打入加纳市场,情况出现逆转。现在我们本地家禽业的市场份额只占10%,我们担忧这点份额也会失去。”

欧洲人爱胸脯肉 鸡背骨给非洲

Geflügel im Supermarkt

因为肉质细嫩,滋味鲜美而脂肪含量低,胸脯肉深受欧洲人的青睐。

据统计,每个德国人禽类肉的年消耗量将近19公斤。尤其受欢迎的是胸脯肉。它不仅鲜嫩并且脂肪含量低。在欧洲,比起其他禽类肉的部分,特别是注重饮食健康的人更倾向于胸脯肉。

德国农民的生产量要比消费者的消耗量高25%。在德国卖不掉的肉类就会被以便宜的价格卖到非洲地区。这些出口产品主要包括禽类“垃圾肉”,比如内脏、翅膀、脖子,这些都是在欧洲没有市场的肉类。另外“鸡背骨”也是热门的出口产品。2012年,德国向非洲国家出口的禽肉类约有4200万公斤。根据欧洲统计局(EUSTAT),非洲进口的禽肉类产品中,有10%来自德国,其余的90%主要来自巴西、美国和荷兰。

发展救援机构"世界有粮"(Brot für die Welt)农业贸易专家玛瑞(Francisco Marí)认为,出口的数量并不是问题所在。至关重要的问题是,这些卖到非洲的肉类价格十分便宜,如此低的价格在德国超市根本看不到。在90年代,这些产品被供应商以极为廉价的价格卖到非洲。直到进口商品占据了市场,当地的竞争对手被排挤出去时,价格才有所上升。玛瑞说,这属于纯粹的低价倾销。

花上两欧元,加纳的消费者就能在市场上买到冷冻鸡块——本地农民鸡块的价格约为四欧元。玛瑞表示;“我们希望能够鼓励民众,通过帮人帮己来摆脱贫困。”

加纳议会在2003年曾经尝试通过提高进口关税来保护本地市场——可是很快政府就取消了相关法令。科克尔认为,这与加纳受到国际社会的压力有关。玛瑞证实了这种说法:“当时加纳正与世界银行进行关于减免债务的谈判。如果政府没有收回议会的决定,那么国家就会有很多资金损失。”

Francisco Mari Brot für die Welt

农贸专家玛瑞

再加上,加纳政府奉行开放市场的政策,因此也必须要遵守国际合作伙伴的游戏规则。这项议会决议被递交到最高法院讨论,不过直到今天法院都没有下达任何裁决。而今,加纳政府希望借助补贴和小额贷款的方式扶持本国家禽业。

塞内加尔的抵御战术

玛瑞表示,面对国际压力,其他一些国家的抗压性可能更强。例如尼日利亚,因为该国的贸易伙伴依赖于这个西非国家的石油供应,他们会在抵制欧洲进口鸡肉的问题上采取“睁一眼,闭一眼“的态度。此外,喀麦隆、科特迪瓦和塞内加尔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成功地抵御住了来自欧洲的廉价进口肉类的”侵袭“。

塞内加尔国家农业中心负责人迪乌夫(Makhtar Diouf)表示:“只是因为我们是世贸组织的一员就得让本国的市场遭到破坏,我们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2005年以来,塞内加尔商店的货架上已经找不到进口家禽肉类产品了。从那以后,当地的家禽业出现复苏,也给国民创造了数以千计的就业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别于其他非洲国家从欧洲进口的做法,塞内加尔开始自己养殖雏鸡并且向邻国比如马里或是几内亚提供货物。迪乌夫表示:“这个业务的贸易量约有1.5亿欧元。”也是基于这个原因,塞内加尔政府做出决定,把对禽肉产品的进口限令延长到2020年。


作者:Hilse Gwendolin 编译:文木
责编:任琛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