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伞运动”4年后 “占中”人士面临审判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7.11.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雨伞运动”4年后 “占中”人士面临审判

香港“雨伞”运动已逾4周年,针对参与占领行动的人士,包括发起人“占中三子”的诉讼将于11月19日开审。德国之声记者采访了即将受审的占中领袖人物,以及政界、学术界的人士。

4. Jahrestag der Umbrella Movement Hong Kong 2018 (pictue-alliance/AP Photo/K. Cheung)

2018年9月28日,民众上街游行纪念“雨伞”运动四周年

(德国之声中文网)"占中三子"分别是港大法学副教授戴耀廷、中大社会学副教授陈健民、牧师朱耀明,其他六位是立法会议员陈淑庄、邵家臻、 社民连的黄浩铭等,被控"串谋作出公众妨扰"及"煽惑他人作出公众妨扰" 等罪名,下周一(11月19日)开审,预计审讯期为1个月,料明年初有判决。一旦定罪,最高刑罚可被判处入狱7年。

雨伞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又称雨伞运动(Umbrella Movement)或占领行动(Occupation Movement),发生于2014年9月26日至12月15日,历时79天,是香港历史上最大型争取真普选的公民抗命运动。运动中,示威者自发占据多个主要干道进行静坐及游行,占领包括金钟、中环、旺角等主要地区。象征是黄色的雨伞是运动的主要象征,源于示威者面对警方以胡椒喷雾驱散时以雨伞来抵挡,媒体便因而称此运动为"雨伞革命"。占领行动持续79日后,最终在12月15日以铜锣湾占领区及添马舰立法会示威区被全面清场作结。

"已作了入狱的充分准备"

九名被告之一、占中其中一名发起人陈健民早前向任教的中文大学申请提早退休获批,于周三(14日)在中大教授"最后一课",吸引逾600人出席。即将面对审讯甚至颇大机会要锒铛入狱,陈健民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坦言已作了入狱的充分准备,此刻心情很平静,没有愤怒和悲哀。

陈健民指出,案件中控罪颇为不寻常,其中"煽惑他人作出公众妨扰" 这一条控罪甚至找不到先例,所以对结果不能预测,就连律师也不能估算结果,再加上近两年来,涉及雨伞运动的案件审判结果都很不一致,在这个情况下他未能乐观 ,因此已作好最坏的打算,包括入狱的准备。

陈健民笑言,为了适应狱中生活,他早已作好身心的准备,两年多已没有开空调,并积极运动迎接身体上挑战,为自己及同行者打气,不让自己的意志低沉脆弱。他强调,政权希望击倒他们,他更要用一颗坚强的心去面对,不被摧毁。

"一生以参与这一场运动为荣"

回想五年多前,戴耀庭 ( 占中另一位发起人) 邀请他一起发起占领运动开始,他从来没有一刻感到后悔,强调这一生以参与这一场运动为荣。明年便踏入六十岁的他,感到前半生所付出的精力,包括写作、公开演讲,彷佛就是要锻炼他成就这一场运动,对他的人生意义非常巨大。

Hongkong Organisatoren der Proteste wollen aufgeben 02.12.2014 (Reuters/B. Yip)

2014年“占中三子”的合影,左起为陈健民、戴耀廷、朱耀明

雨伞运动后这四年间,社会气氛撕裂,政治气氛低沉。陈健民告诉德国之声,早在占领运动前已经发表了文章,指香港面对政治悬崖,如果争取不了民主,社会将会走向三个局面:一是年轻人走向勇武化,二是本土化,三是犬儒化;而运动后他陆续看见以上三个状况相继浮现。另一方面,政府对争取公民抗命及社运的打压比他想象中严重,那种不择手段已经达到了令他惊讶的地步。陈表示,这班由英国殖民地训练出来的香港官员,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变得像中国共产党的干部们,他尽管早已作了心理准备仍然十分惊讶,所以对香港感到很忧虑,因为香港受制于中国,而中国现时站在危险高地,习近平重新集权,令他感到悲观。

然而,另一方面,他对人性却仍然持乐观的态度,他坚信人的心底总是良善,而且渴望自由,因此无论大家受到多少折腾,总的方向还是会追寻自由的社会。

"咬着牙关沉淀下来"

陈健民寄语年轻一代要沉淀下来,他以骑自行车作比喻,逆风时,低下头来不要受风吹袭;另外要放缓脚步。他认为年青人要有历史观,要知道世界其他地方争取民主也不是一蹴而成,这是对争取民主信念的考验,因此,在这个不得已的时候,要咬着牙关,多点看书装备自己,当占据社会不同位置,仍然可以重新起航。

陈健民表示,对每个曾经参与运动的人深深感激,感谢那些牺牲坐牢的年轻人,感谢那些被追打而继续坚持抗争的示威者、众多生活及工作都被受影响的同路人,让他看到人性美好及光辉的一面。

第三度入狱

另一名被告,香港社民连外务副主席黄浩铭对德国之声表示,面对可能第三度入狱,他的心情仍然坦然。早前黄浩铭因东北案再加蔑视法庭罪,被判合共17个月牢狱 (最后实质坐了半年牢狱)。

当日在雨伞运动中,黄虽然不是站在最前者,然而也担当不同角色,包括冲入公民广场。黄表示,他后悔的不是参予了这场运动,而是当日没有把工作做得更好,包括在组织上没有充份把握这场雨伞运动的契机,使宣传工作更加扎实。

黄表示,这一场雨伞运动,是他经历最深的大型群众运动。虽然最终被清场,但对香港人及他自己,香港人用非暴力抗争的运动,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己,是香港人争取民主的第一章。他希望香港每一个人,都能为自己的城市努力、建设民主社会。"但愿在雨伞运动展现的无私和勇气,终有一天能够再展现出来。"

社会弥漫着失落及无力感

浸会大会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今次占中案九名被告很大机会被判重刑,甚至入狱。看到香港很多愿意承担的人走上牢狱,感到很心痛。吕认为,北京政府没有信守给予港人普选的承诺,香港人决心争取,北京却寸步不让,采取强硬的管治,让这班有良心的人自我爔性。事实上这班有良心的香港人,如能在自己的岗位上作出贡献,绝对能造福香港,而不是要在狱中贡献。

雨伞运动后社会弥漫着一股失落及无力感,吕秉权认为,这股无力感需要面对,同时也要去战胜,他认为,在低潮时候,香港人需要各自谨守岗位,低潮期不应长期存在,大家在一段沉淀后,在合适的时间,便要重新振作,共同捍卫香港核心的价值。

雨伞运动期间学生领袖黄之锋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目前香港己超过二十位政治犯身处狱中,而他们监禁的年期甚至高达六七年,他希望国际社会能关注香港的情况,香港民主运动不断受到北京的打压,而一些领袖相继面对审讯及判刑。黄之锋认为今次案件是极具指标性,案中被告年龄由20多岁年青人到70 多岁 ( 牧师朱耀明 ),如果判刑严苛,相信会激起香港人强烈的反弹。面对昔日曾经共同站在运动浪尖的九名被告,虽然曾经出现意见不同的时候,但此刻,他坦言最希望能给予他们支持。

建制派:"占中"令社会秩序荡然无存

另一方面,建制派民建联副主席、立法局议员张国钧书面回复德国之声, 指占中事件当初的论述是以"公民抗命"争取普选,违法达义。公民抗命的基础也是要尊重法治,而并非破坏法治。占中事件发起人在宣扬理念的时候也多番强调参与者会和平进行,并消极地自愿接受法律制裁。可惜大家见到的结果是违法占中一发不可收拾,社会秩序荡然无存,有参与者肆意作出违法的行为,暴力行为不断升级。

张认为,占中参予者不但积极地抗拒法律制裁,更甚至阻挠执行法律制裁,香港法治制度受到严重冲击。他期望法院能严肃地处理有关占中的案件,让社会大众明白对错。

DW.COM